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707 2005.10.19 19:47

    

  老伯见自己的右拳落空,先是征了征,又迅速地挥出了左拳,小白的头连忙一偏,身子又快速地向后移了几步,躲开了老伯在出拳的同时又一次横扫过来的腿…

  “小鬼,别光闪。”老伯喊道:“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

  别说小白,就是立在一边的我们,嘴角都不由地抽了抽…好搞笑,根本就打不过他好不好,要打得过他还用得着闪得那么辛苦么?再说,小白的本事就是闪啊闪…= =|||

  小白本来就是个非常听话的好孩子,而且也不愿被人莫明其妙地打进医院,所以他乖乖听老伯的话,使出一身本事,尽他所能地闪啊闪啊…

  大门院内,一老一少就这么不停地上窜下跳着…

  小白使出的这一本事,让那老伯气得直打哆嗦,自以为是小白之所以只退不进完全是不屑于和他交手的原因…想他在道上混过三十多年来,却是头一回受到如此轻视,虽然觉耻辱,却也是头一回如此觉得力不从心,看着明明就要触及的少年,用着他此生见过的最快速度躲闪着,这名少年显然看穿了他的每一个动作。

  难道他就要这么败在一个毛小孩的手下了?老伯一惊,猛然提气,拳越出越狠,拳位也逐渐地开始转移向了小白的致命点。似乎企图逼出小白的“真正实力”,小白暗自汗颜的同时也闪得更勤了…(小白:~还要闪到什么时候啊~不想死~TOT~)

  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七点了啊…

  “吼~”老伯突然长啸一声,跃身而起,拳锋左拐,小白跳到一边看着老伯一拳击在了离门不远处的观赏用的巨大石头上。

  “不好。”小龙轻哼一声,拉着我和小慧扑向了小白。

  观用巨石在发出“叭啦叭啦~”的声音后,眼前一花,就见到带着成堆碎块的烟尘溅满了整个被夕阳衫得格外红艳的天空,身上瞬间被砸得生痛。

  “咳…咳咳,小龙,你没事吧?”生痛停止后,我从小龙的身下伸出了灰头灰脸的脑袋,看到小龙笑眯眯地对我眨眼表示没事后,我伸出右手对着那个被石灰碎块埋了一半的疯老伯比了根中指:“靠!他奶奶的有病啊…”

  “老打不着人,憋气了,不发泄,会怒火攻心,很容易走火入魔的。”小龙从我身上爬了起来,慢悠慢悠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就算如此,也是他活该,”被小龙推进了灌木丛里的小慧,从灌木中伸出了满是叶子的脑瓜子,她从嘴里吐出根杂草后小声地嘀咕道:“谁让他见人就打,我听到小龙说不好时,还以为他要出绝招了呢…”

  “没有时间说别的…”小龙笑道。

  “咳,咳咳…沙子,跑喉咙里了…咳,咳咳…”小白拧着自己的喉咙断断续续地发出怪音自言自语,虽然看不到,但他知道自己被小龙从那疯老伯手中捡回了一条命。

  “你到底是谁?” 疯子老伯沙哑戒备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啊?”小白莫明其妙,他还没从沙石中清醒过来。

  “古磊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老伯气息有些不稳的呼吸着。

  他转身再一次打量着小白,干净可亲,完全是一副老实的乖小孩模样,如果不是从监视器中看了小白的表现和跟他交过手,还真的看不出他的不凡。

  “…朋友”小白说道,至少他当古磊是朋友…

  老伯对身上的沙土石碎毫不在意,只是死盯着小白:“古磊是个怎么样的人,有些什么本事,这些还瞒不过白虎,还是说,他并没见过你出手?”

  “…”小白轻轻摇了摇头:“他没见过。”

  “哼,他当然没见过,要是他见过,他一定会后悔让你来这里的。”老伯露出了一个轻蔑的表情,他看了默不作声的小白一会,想了一会后开口:“你跟我来。”

  老伯领着我们走进了屋里,一名青年男子正抱臂倚墙对门而立,要笑不笑地看着我们踏进门里,不对不对,我们隐着呢,他看的是老伯和小白。

  身着黑色休闲服的青年男子二十三四左右,半碎的头发扬扬洒洒的落在肩头,眼眉上吊,下巴落着点点胡渣,看起来很痞,身上有意无意地散发着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霸气。

  “你该退休了。”青年男子对老伯挑了挑眉轻笑道,像极了一只狐狸,前院发生的事他全看在了眼里,碎石声引来的众人也是他很顺便的打发走的。

  “这个男的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小慧说道。

  “嗯…”我摸了摸肚子,开始觉得饿了。

  小龙打了个哈欠,

  老伯对向他挑唆的青年男子熟视无睹,脸无表情的带着小白从青年男子身边走过去。

  青年男子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轻笑。

  “呃…”正当小白走到青年男子身边时,青年男子一把拉住了他。

  小白不解的抬头,带着有些羡慕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个比他高了一个半头的青年男子,好高啊…

  “你叫什么名字?”青年男子弯下身子细细打量着小白的脸孔。

  “我…”小白咧了咧牙。

  “他不是你要找的人。”小白才吐出一个“我”字,便被老伯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唉哟~”青年男子露出一个要笑不笑的表情,瞄了瞄不知什么时候转身的盯着他抓着小白的手的老伯:“虽说如此,但要改变初衷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不是?”

  “那也先得问过馆主。”老伯依旧盯着他的手。

  “…真是个死心眼的老头子,早知道如此,我当初就不应该把那东西交到他手里啊~真是可惜了…”青年男子轻叹了口气,他拍了拍小白的脸孔,一脸不舍的放开了手。

  老伯看了看向正在揉抹着手腕的小白,转身便走。

  小白在青年男子的注视下快步跟上了老伯。

  “好了。”我拖着小慧跟了上去。

  “好个屁啊好,快放开我,可恶的臭男人,居然抓得那么用力,小白的手都肿了耶…红石你放开我,我要揍他一顿…”小慧不依的握拳向前挣扎着,大喊大叫道,非要把拳头送到那个青年男子的脸上…要不是别人听不到我们的声音,小慧的叫声足以引来整个参宿馆的人了。

  就在小白被那男子逮住时,小慧就已开始发飚,那也难怪,看小白那青黑了一圈的手腕,那男子扣住小白的力道真不小。

  “真是有趣啊…”

  我们停了下来,看向了喃喃自语的青年男子。

  就在小白跟老伯走了一段距离后,一直注意着他们背景的男子突然轻声自语:“这种奇怪的感觉,是第二次了…”

  他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与迷惑,伸出刚刚紧扣小白的左手看了一会后放到了嘴边喃喃道:“想不到,这么个孩子身上竟然会有…他跟那东西有什么关系么…”

  “…”我和小慧死死的盯着青年男子,他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嗯啊…真是不简单的孩子啊…有趣极了。”青年男子露出要笑不笑的表情直起倚墙的身子,向小白和老伯前进的方向跟了过去。

  “…红石,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啊?”小慧扯了扯我。

  我迷惑的摇了摇头:“先跟上去再说吧。”

  “嗯。”

  小白打量着四周直挺的七根红色柱子,他不明白参宿馆的人为什么要在那么大的一个厅里摆着七根大红柱,每根大柱上都嵌着四颗大珠子,珠子在夜里散发着柔软清亮的光芒,这光芒是厅里唯一的照明。

  再仔细看了看,那四颗发光的珠子只是外表圆凸的灯罩。这七根柱子是装饰么?说是装饰,却摆放得完全没有任何规律,真奇怪…

  “主人,古磊的人到了。”老伯对着面前,也就是厅里唯一的一张大木椅子说道,让小白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张大木椅是还空的,暴汗,根本没人坐在上面嘛,老伯到底在跟谁说话啊…— —|||

  “来了啊…”

  小白被这个凭空出现的阴柔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然后目光停在了一根红柱上。

  就在小白目光所停留的红柱后,缓缓挪出了一个苍白的身影。

  “…”天啊,小白大吃一惊,这个人就是参宿馆的馆主么?他差点大叫出声来,他的脸…

  “怎么?我…长得很可怕么?”苍白的身影边说着边径直的向着小白移去,看起来走得很慢,却是动作迅速。

  小白还没反应过来,随着话尾落定,苍白身影也就停在了离小白不到一步的面前。

  小白反应迟钝的向后挪了挪,抬起头来对着面前的人傻笑:“我,呃…没,只是吓了一跳…”

  是吓了一大跳没错,就连随后跟着进来的我们也吓得愣掉了,他,他,他他他的脸居然跟小龙长得一模一样啊?

  “…原来小龙是双,双胞胎啊…”小慧结巴道。

  “…不是。”小龙看到眼前这个长着跟他一模一样的脸,愣了愣后觉得很好趣的笑了起来。

  “…”别看我,我被吓愣了…= =当然,这除了参宿馆馆主那张脸之外…这厅里,还有让我更加在意的东西…

  “那他…”小慧指着那个所谓的参宿馆馆主皱起了五官。

  “不知道…”小龙耸了耸肩膀,轻笑:“不过,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这有什么好玩的,我们暴汗…|||

  “…请,问你…”毕竟相处了一段日子,小白当然知道对方不是小龙,眼前的男孩比小龙高半个头不说,身上的气息跟小龙的也不同,但面对着一张像极了小龙的脸,他总觉得别扭。

  “你跟古磊是什么关系?”馆主打断了小白,开口问道。

  “我么?”小白傻呼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呃…应该算是朋友吧…”

  声音没有小龙的清,小白的想法跟我和小慧的不约而同,没办法,两样相似的事物摆在一起时,人们总会下意识的去对比。

  小龙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表情。

  “朋友?”馆主似乎听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他勾起了唇角,引起我们几个认识小龙的人一阵鸡皮,虽然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可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好像。

  “好怪…”小慧满脸黑线:“明明见过的双胞胎也不少,可是为什么觉得这张长得很像小龙的脸就是特别怪?”

  “…怪?”小龙略歪头,看着那个馆主眼中加深了笑意。

  “是啊…真的很怪。”我支着下巴开口:“感觉很不对劲啊~是哪里不对劲呢?”我盯着那个馆主的脸一个劲的研究。

  “不…你并不是他的朋友…”馆主凝视着小白轻笑道:“至少…他没当你是朋友…”

  “…”这话无疑是个打击,小白低下了头。

  “如果他当你是朋友的话,就不会让你到我这来了…”馆主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小白失落的神情。

  馆主突然轻笑着抬头看向靠着大门的红柱子:“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娄宿…”

  “…呵呵呵呵,为什么要问我呢?”被唤作宿人影笑呵呵的从红柱后走了出来,正是那名尾随而来的青年男子。

  “如果不是…”馆主挑眉:“你又为什么要返回这里?”

  “哎呀!被你发现了。”娄宿故做惊讶状的笑道:“那么你就例外一次吧。”

  “如果我不呢?”馆主笑着挪步向前,把小白挡在了身后。

  “这样啊…”娄宿做思考状:“这回麻烦了…可是我很久没亲自动过手了呀…”

  馆主的眼中在听了娄宿的话后闪过了些东西。

  他笑:“真想不到呢…如果说出去的话,弟兄会被吓死的。”

  “得了得了…那群妖怪要是这样就能吓死的话就天下太平了…”娄宿哧笑了一声。

  “那个…”小白从馆主的身后伸出脑袋:“时间很晚了啊…”红石他们大概饿了吧,这两个人怎么尽说些让人不知所谓的话。

  “…”馆主和娄宿都把目光投向小白。

  “我要在晚上九点前赶回去,要不然老师会焦急的。”要不然也不会在他们四人临走时百般嘱咐。

  “老师?”娄宿有趣的看着他。

  “嗯,”小白点头:“我是跟着学校一起过来的,出来前跟老师说好要九点前回到旅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