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龙石异事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龙石异事录 半碗稀饭 4431 2005.06.28 19:14

    

  两个老头子把我们带进了一间客房里。

  那个面如温玉的老头坐在沙发上笑呵呵地打量着我们,眼中隐约闪过丝丝精光:“呵呵……老妖怪,这四个孩子都长得很可爱哟。”

  可爱?暴汗。。。。

  “那当然!”老老头于任王听了马上把头一仰,鼻尖顶着天,一脸的臭屁。“怎么样,你这个杂毛老古董道士羡慕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所有人都顶上了一头黑线。

  “老妖怪,这里到底哪个才是你的孙子啊?”玉尘子的眼睛从刚见到我们开始就一直在我们身上溜来溜去,我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个老变态!

  “……干嘛?你该不是想打什么主意吧?你会后悔地哟。”于任王伸手指着小龙:“喏,他就是。”

  “……噫?他就是啊?我还以为他才是哩。”玉尘子伸手一指。

  小白莫明其妙地看着指着自己鼻子的那根手指,冒着冷汗干笑了几声。

  除了小白跟小慧,我们都能理解他的意思,我跟小龙的修炼方式都很奇特,都是我从大脑多出来的记忆里搜寻整理出来的没有名字的方式来修炼的。特殊而不符常规的修炼让我俩人很轻易就能把自己的气息转化到最弱。

  而小白是天生的特异者,没有经过任何的修炼,所以不知如何掩藏自己天生的特异灵气,这使他看起来比其它人更胜一筹,自然就被高阶段修为的玉尘子看透了。

  于是,玉尘子就很自然地认定了我们四人中看起来修为较高的小白是于任王的孙子。

  于任王看着小白愣了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老古董啊老古董,真难得啊,这回你居然会看走眼。”于任王送出了一句不明不白的话,然后看向我们:“你们准备得怎么样?”

  我们点了点头,知道他问的是解咒的事情。

  玉尘子不解,张了张口刚想问话,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并从门口传开了一道冷幽幽的声音:“师伯,一切就绪。”

  我们四人抬起头来,愣了,来人也愣了。

  玉定子打量着眼前这四个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的,跟他年龄相近的男女生,四个人中好像只有一个看起来像是有点本事的样子,但却看不出是修的是什么;另外三个看起来虽没什么能耐,却也有种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像是受到什么冲击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就在玉定子打量着我们四人的时候,我们也在细细打量着他,一头黑色及腰长发潇洒地随意扎着,散落着一些飘散在酷俊的脸颊两边及肩上,白色唐装,表情很冷漠,眼神也好像可以冻伤人,周身上下都是雾一般的清冷和蒙胧,一看上去就像是那种难以接近的人。

  我可以肯定,小龙和老老头跟我一样,对他身上的,隐隐约约散发出的一种凡人所没有的灵气非常地感兴趣。

  “呵呵呵~~”玉尘子对老老头可算是非常的了解地,他当然看得出老老头对玉定子很有兴趣,于是有些得意地说:“怎么样?老妖怪,我家的玉定子跟你家的孙子哪个看起来更可爱啊?”

  又是一顿暴汗,好比不比,比可爱?这个玉尘子果然变态!再看看玉定子,居然一脸的冷漠,习惯了不成?

  老老头愣了愣后,低头露出了一个很有感触的表情,嘀咕道:“嗯嗯……其实,无论是什么人,跟老不死家的孙子一比,都会显得异常可爱的……”

  “………………”屋里一片沉静。

  小龙挑了挑眉,对着屋里的人露出了一个很美很美的笑容。

  美得让除了因被他扣着腰而没法动弹的我之外所有的人,包括头次见面的玉尘子跟玉定子都冒着冷汗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几大步。

  一屋子的人都狠狠地瞪着那个该死的老老头,真是,虽然他说的是实话,但好歹也要看看场合吧?!

  “咳咳咳……”还好,不了解小龙的玉尘子并不怎么把小龙放在眼里,大概是算准了小龙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打不过他吧,于是,干咳几声,转移了话题:“我们出去吧,等收拾完毕,咱们一帮子去吃顿饭怎么样?”玉尘子笑道:“老怪物,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喝过酒了吧?”

  “呵呵呵~~”心里稍稍为刚刚的嘀咕而后悔的老老头,非常聪明地顺着玉尘子的台阶下了去:“是啊,足足三年了,这一次,老不死的不把你灌醉就不放你回去。”

  于是,我们一帮人被带进了三楼的一个大厅堂里,听玉尘子说,这里是聚会厅。

  我仔细打量着屋里的人,忽略了杨家那三个讨人厌的兄妹,屋里还有个很胖很胖的胖子,那个肚腩,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临产的妇女,胖子此刻正在跟身前一个目光锐利的西装青年在说着话。

  也不知他们俩人到底说了此什么,那胖子看起来很生气的把脸涨得好像新鲜出炉的烤猪猪头,而西装青年一脸不屑地冷笑着,好像根本就不将烤猪头放在眼里。

  我们一走出来,他那双锐利的眼睛就不停地盯着我们每一个人,眼睛里除了不屑外,还含着深深的警戒。

  老实说,我很在意,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开始变得很不安,抬头又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大厅里算不上多的人群。

  “……活该。”站在身边的玉定子突然冷冷地吞出两个字,看到我们四人好奇的目光,他慢吞吞地开口:“胖的是托主。”

  “喔。”我们应道,总算理解了“财大气粗”的由来。

  “你刚刚说什么活该来着?”小慧追问。

  玉定子冷笑一声:“哼,什么都不知道就乱买一通就是活该。”

  “……” 我们四人送他白眼。废话,要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能看得到那些东西的话?你还有饭吃么?

  回过头去看前方正在摆弄着什么的玉尘子,只见他一脸的严肃,他摆用的东西都放置在他眼前一张铺着黄布的长方台上,而老老头则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摆弄。

  我看了看,长方台上有一柄木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桃木剑吧,还有一只小香坛、三支檀香、五六张黄色符纸、一枝长着几片叶子的树枝,一个像是铜制的铃铛、还有一只葫芦?

  什么跟什么啊?跟电视上看的完全不一样嘛。

  不过……

  我疑惑地看着玉定子:“喂,你们每次做法事都得弄成这样?”累不累啊?

  小白也奇怪地说:“是啊,看起来很麻烦的样子。”

  要是每次做法都得摆上一桌子的东西,那要突然碰上了厉害的东西,还用不用打啊?

  我们四人怀疑地斜视着玉定子。

  玉定子的脸色变了又变。

  我们看着玉定子变来变去的脸色更是疑心重重,不约而同地把斜视他的眼睛眯了起来。

  “……那是……”玉定子吐出两个字后,顿了下来。

  “那是?”如果他再顿下去,我们立马竖起中指鄙视他。

  “……障眼法。”终于,他又吐出了三个字,这次倒是轮到我们顿下来了。

  一秒!

  二秒!

  三秒!

  …………

  “……这这这这,这就是传说中的障,障眼法?”小白惊呼。

  “…………”小慧的头上暴起一个青筋,伸出食指,指上了玉定子的鼻子:“你。骗。人。”

  “我想他应该没骗人。”我咧了咧嘴想道。

  “啊?”小慧傻了,维持着玉指指鼻的样子,呆呆地看着我。

  “不,确实是在骗人。”小龙笑眯眯的接道:“是障眼法没错,但实际上用得上的只有一两样,会弄得那么复杂,就是为了骗人。”

  小白跟小慧呆了呆后张口结舌,两眼炯炯地看向玉定子。

  玉定子看了看他俩,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美丽笑容,又吐了两个字:“宾果。”

  “砰!”

  我跟小慧小白三人很不客气地趴到了地板上。

  有没有搞错啊~~~||||

  这种事情被人看穿了,有什么好高兴的。

  而且胡蒙人的又不是别人,那是他自己的师伯好不好。

  小白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看着那张施法台上零零碎碎的道具,受不了地问道:“那哪几件才是要用的啊?”

  “呵呵~~小白小慧,不如你们来猜猜看。”我爬起来傻笑。

  “好好玩啊,我要先猜我要先猜。”小慧直接了当地跳起来大叫。

  玉定子眯眼点头:“有意思。”这几个人真有趣。

  小白小慧两人兴奋地打起了万分精神,盯着施法台上的东东。

  “咦,感觉每样东西都很有用的样子耶。”小慧歪了歪头。

  小白“嗯”了一声:“我想好了,你呢?”

  “我也想好了,我先说喔,嗯……我想的是那把桃木剑、三张符纸……还有那只葫芦。”小慧边想边说。

  我不解地看着她:“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三样啊?”

  她一本正经地看着我:“笨,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无语。

  小白歪了歪头:“我想到的是那只铃铛和葫芦……就那两样。”

  他看到我一副很想开口问又不敢问的样子,温和地笑了笑,说:“我是胡猜的,那两样东西让我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我就选它们了。”

  我“喔~”了一声,心里想着,还是小白最好人。

  玉定子暗暗吃了一惊,那台上摆出来的东西,每一样都是货真价实的法器,这些东西里都含着不同的效用的,之所以会摆出来,可不仅仅只是胡弄普通人,还是为了胡弄那些道行低下,心术不正的同道之人,连同道之人都胡弄得了,就证明了这些法器的厉害。

  这个小白,不但能从中感觉到它们的不同?还能明明确确地指出师伯所用的法器?这个小白,到底什么来历?

  如果此时我们知道玉定子的想法,肯定立马抱着肚子直接滚到地上哈哈大笑一番。其实,小白哪有什么来历啊?只不过是因为小白天生擅长的就是找东西,而且有实验证明,精确度为百分之二百,够变态吧?什么?要实验清单?实验清单就在第XX章,自己找去。

  这几个人还真有意思啊,看来X市是没白跑了,呵呵呵……玉定子偷偷地给自己做了一个决定,表面上却是维持着冷漠。

  “喂,玉什么子来着……”小慧扯了扯玉定子的袖子。

  “是玉定子啦。”小白无奈道。

  小慧皱了皱可爱的鼻子:“喔,名字真怪,玉定子,你怎么不说话,你快说说,我跟小白两人谁猜得准确些啊?”

  玉定子笑逐颜开:“小白猜对了……而且猜得很准确,没错,正是那两样东西,你真厉害啊小白。”他现在的心情可说是百分百的好,说出来的字数自然有增无减了。

  “呵呵,是么。”小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

  小慧倒是无所谓,因为她知道小白本来就很厉害。

  她拍了拍小白的肩膀,笑道:“哈哈哈,为了表示对小白的奖励,玉定子,一会你请客吧,对了,出钱的也是玉定子你喔。”

  “哧!”我趴在小龙肩上毫无形象地笑了起来,看来,小慧还对上次被我和小龙两人吃掉的那三百多块钱耿耿于怀啊。

  玉定子愣了愣后,扯了扯嘴角,做了一个让他狠狠后悔了一阵子的决定:“好啊!”成功地换来小慧跟小白一脸的同情。

  不过,同情归同情,能吃白食的机会毕竟不多啊,他俩当然不会傻到自个站出来亲手葬送掉这个难得的机会。

  “不过,说到厉害的话,应该是红石跟飞龙最厉害吧。”小白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地转移了话题,反正他跟玉定子又不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