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飘摇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最后一晚

飘摇人间 雪素烟雅 3852 2019.12.26 12:00

  时间抚平的不是真正的创伤,但对一些表面上的痛苦还是有很大用处的。

  失去了伊丽莎白之后的第三天颜陌就不再会流泪了,至少他还能每天都见到伊丽莎白,这就代表着伊丽莎白并不是彻底抛弃了他。

  他很难再看到伊丽莎白的笑,也很难看到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过往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境,梦境中的场景随着冬日的寒风渐渐远去。而那些刻苦铭心的画面,在颜陌的脑海中已经被冻成了冰雕,它们不再有生命,显得刻板无比,毫无感情。

  孩子的心总是梦想着奇迹,所以即便颜陌明知伊丽莎白不会再和他说一句话,但他仍然坚信他们娘俩之间还有复合的可能,他也坚信世上没有一个娘亲忍心抛弃自己的孩子。可是总有几个孩子会告诉他,他们之所以来到了孤儿院,就是因为被亲娘和亲爹抛弃了。

  颜陌知道他们不会骗他,可他还是忍不住和他们拉开了距离,他不再待见他们,他认为他们都是坏孩子,他们巴不得在他和伊丽莎白之间树立一道屏障,总希望嚼几句舌根拆散他和伊丽莎白。

  素素好像并不在意颜陌失去了第二个娘亲,她依旧如故,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点儿也没有因为颜陌失去了伊丽莎白而表现出半点儿同情,颜陌难过的时候她都在笑,不会去想象自己在颜陌伤心的时候放声大笑有何不妥。

  于是,一种没来由的抵制便从颜陌的内心深处涌起,他开始回避素素的笑声,回避她朝自己伸过来的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讨厌素素了,他只知道,素素的心里永远只会顾及她自己,一点儿也没把他放在心上。

  他虽然没有娇气得想让素素来安慰他,但素素却不该整天都笑得像只喜鹊,自己那么难过,她却难么开心,他们两人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况且,颜陌总认为伊丽莎白不要自己和素素有很大的关系,素素当着院长的面说要嫁给他,伊丽莎白一定是因为这件事伤心的,毕竟伊丽莎白曾经说过,在他成年之前不希望他和女孩子在一起。

  鸡蛋一旦破了一丝缝隙,就不会再有保质期了,这种感情会渐渐变得恶臭。所以在日复一日的时间流逝里,颜陌开始得寸进尺,对素素的排斥越来越不加以掩饰。到了1996年2月15号的那个夜晚,他没有去大榕树下和素素会面,第二天面临素素的责问时,他也只是简单地撒了个谎。

  他真的是受够了,他不想再和素素在一起,不是因为他讨厌素素,也不是因为他不喜欢她了,而是因为他觉得和素素在一起有背良心,他笑不出来,可是素素偏要千方百计地引他开心,从而满足她自己那种微不足道的成就感。没有任何人受得了这种不需要的给予,这是种折磨。

  时间又过了几天,眨眼就到了除夕节,也就是1996年2月18日。

  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已经逝去,这就意味着他们这群孩子已经迎来了生命里的第六个春天。再有三天就要离开孤儿院去学校读书了。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分在同一所学校,所以在除夕夜这个特殊的团圆夜里,孩子们对友情的惺惺相惜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

  喜悦的气氛在整个孤儿院里达到了波涛狂涌的地步,操场上架起了诺大的舞台,五光十色的灯光伴随着摇滚音乐翩翩起舞,台上的戏剧一场接一场,可惜颜陌仍没有融入这个充满喜庆的大家庭里。

  他总是悄悄去看坐在最前排的伊丽莎白,因为她是背对着颜陌,所以颜陌可以把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她身上,也不必担心会被察觉。

  他注意到,每一场戏剧落幕之后,伊丽莎白和他一样都不鼓掌,颜陌觉得她也没有感到快乐。

  素素似乎对前几天颜陌的爽约生了气,她没有再来找过颜陌,而是和她的姐妹们坐在了一起,她们挑选了一个最不被注意的黑暗角落,为的就是能在黑暗中窥视颜陌的所作所为,从而不被颜陌发觉到。

  她以为颜陌会很着急地寻找她,可是颜陌自从坐下之后就没动过一下,状若雕塑,也不知道他看的是舞台还是哪里。

  素素难过极了,却仍没有说服自己放下娇小的自尊心去靠近颜陌,反正再过两天就到了她们约定结婚的日子,到那时她非得让颜陌道歉不可。

  的确,颜陌和素素确实是不同世界的人,颜陌沉默内敛,不喜浮躁,而素素虚荣自傲,感情强烈。他们不仅仅是性格相反,就连对事物的看法都抱有各自的准则。就拿最简单的时间来说,所有人都置身于相同的时间里,素素渴望着时间飞快,而颜陌则巴不得时间停止。

  素素担心夜长梦多,毕竟两天过后就是她和颜陌的好日子,她激动,她憧憬,入夜后难以平静,满脑子都是颜陌的影子。她想亲吻颜陌的小嘴,这个埋得极深的欲望连她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害臊,可她真的想那样做,她相信,只要到了那个夜晚,她会有勇气的。除此之外她还患得患失,总担心颜陌再次爽约。

  颜陌更是忧心仲仲,他不想离开伊丽莎白,哪怕只能在远处悄悄地偷看她两眼也能让颜陌感到幸福,可是到了21号早晨他就得走了,到那时候他就真的失去她了。

  如果真让颜陌选择的话,他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亲情,因为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他对母爱的渴求远远高于他对异性那种还不成型的爱情。

  时间就在春天的萌发中一晃而过,颜陌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这种流逝,2月20号的一整个白天里他都在观察伊丽莎白,有那么几次他甚至都控制不住自己了,他好想和伊丽莎白说两句话,就算是道别的话也无所谓,他试着在伊丽莎白的面前走动,可惜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之下,伊丽莎白都没有看他一眼,更别说做出回应了。

  他从没有忘记过对素素的承诺,今夜是约定的日子,所以天一黑他就跑到了澡堂里去沐浴,腾腾的热水散发着阵阵雾气,给那一扇狭小的玻璃窗铺上了一堵厚重的水汽。

  颜陌凝视着外面朦胧的黑夜,这时一阵闪电划破了天际,猛地劈向了大地,带起一阵震耳的雷声。他被吓了一跳,这是翻年过后的第一个雷,颜陌好像好久都没听到过这种雷声了。

  “轰轰轰......”正当颜陌思忖间,又是几道几乎从天上延伸到地下的雷弧落下,浓重的雷声冲进了浴堂,在里面翻滚不息,仿佛几个拳头捶在了颜陌的胸口,他忍不住地吐了口气,这实在是太吓人了。

  他急忙穿起衣服走出浴堂,这时阵阵的狂风从楼梯间里席卷而来,几乎吹得颜陌喘不过气,他有一种快要飞起来的感觉。咔嚓一声闷响,颜陌听到了树木被吹断的声音。

  他哪里还敢留在外面,急忙跑进了宿舍,这才发现舍友们都盯着窗户外的场景。大雨已经倾盆而下,操场上的几棵小树早已没了踪影,从天而降的滚滚洪水霎那间就淹没了地面,就连下水道的洞口也经不住这么多的洪水鱼贯而入,被冲得越来越大。

  见到这一幕幕,颜陌顿时焦急起来,他和素素还有约定呢,素素现在会不会在大榕树下?如果她在的话可就糟糕了。

  可是转念一想颜陌就平静下来,因为他在回到宿舍之前还看见素素去了小卖部,这就说明素素还来不急去大榕树下面,颜陌不认为素素洗浴的时间比他还要短。想到这里,颜陌便回到了床铺上等待雨停。

  这场春雨足足下了大半个小时,颜陌刚刚一不小心竟然睡着了,如果不是寝室外头的嬉闹声惊醒了他,他说不定会睡到第二天早晨。

  急忙起床穿好鞋子,就在他刚要出门时却被文晓冬拦住了。

  “走那么急,去哪里?”文晓冬的脸上满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还用不着你管。”颜陌说完就推开文晓冬走了出去,可是他还没走几步,文晓冬那极为欠揍的声音就不慌不忙地响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干嘛,你要是敢去,我就敢到嬷嬷那里告状!”

  “咯噔......”颜陌的心顿时跳到了嗓子眼,若是文晓冬真到伊丽莎白那里去告状,那么他和伊丽莎白将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伊丽莎白现在虽然不理他了,但是她还在孤儿院,颜陌以后还可以来偷偷看看她,若是她听说了这件事后离开孤儿院,那么......颜陌不敢再想下去。

  见到颜陌顿住,文晓冬接着说:“下了这么大的雨,外面的路根本就走不了,傻瓜才会去外面!”

  颜陌思虑了良久,最终还是没有往外走去。文晓冬说得不错,这种情况之下,嬷嬷们根本不会让孩子出去,这是第一个原因。其次便是颜陌被文晓冬威胁住了,在他的心目中,伊丽莎白比什么都重要。

  再次回到了床铺上,这时外面又下起了雨,虽然没有第一次那么大,但也相差不多了。于是,颜陌便有了安心歇息的理由,他相信,素素肯定也不敢冒着这么大的雨和嬷嬷的责骂跑出去。

  颜陌却不知道,此时的女生宿舍已经闹翻天了,因为素素今夜从来没有回来过。

  所有的嬷嬷把女生宿舍翻了个底朝天,别说素素,就连素素的头发都没找到一根!雨一直下,现在已经晚上十点了,素素若是在外面的话可就危险了。

  这件事惊动了院长,当天夜晚,整个孤儿院里的大人都出动了,一直到十一点才在大榕树下找到了昏睡的素素。

  见到素素的那一刻,院长差点急得跳起来,他接连摇晃了素素好几下,素素才呼出一丝微不可闻的呼吸。

  “颜陌呢?”素素说着还将那一朵在除夕晚会上藏起来的玫瑰花插到了头发上,虽然布质的花朵已经掉了颜色。她是颜陌的新娘子,所以想把最漂亮的自己留给他。

  有几个嬷嬷急得哭了起来,平时最疼爱素素的那个短发女人直接问道:“你不回宿舍,跑来这里干嘛呢?孩子啊......”

  素素努力挺起身子环视周围,看了一圈又一圈,可是仍然没看见她最想看见的人,最后只能喃喃地说道:“我只想知道颜陌有没有来,我相信他会来的,所以我一直等,一直哭,我以为我哭了他就会来......他......骗我......”

  “快叫救护车!”

  ......

  在那个最后的夜晚里,颜陌睡得不是很熟,有一次起夜上厕所的时候,他看见一群大人围在了一辆救护车旁,有一个人还往车里塞进去了一个孩子。由于间隔太远,颜陌没有看清那个孩子是谁。

  那晚过后,颜陌没有再见过伊丽莎白,也没有再见过素素,这两个女人就这样不声不响、毫无预兆的消失在了颜陌的生命里。

  在坐上车离开南平孤儿院的那一刻,颜陌回头看了一眼,他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面包车里响起了那一首人人传唱的经典歌曲:

  “如何面对,曾一起走过的日子?

  现在剩下我独行,如何让心声一一讲你知......

  情浓完全明白了,才甘心披上孤独衣。

  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

  当天一起不自知,分开方知根本心极痴。

  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