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飘摇人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神秘快递

飘摇人间 雪素烟雅 3223 2019.12.31 12:00

          

        没过多久,枫凌雪就走出了房门,给自己接了很大的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就喝了起来。颜陌发现她的脸上有哭过的痕迹。

  这可把颜陌吓了一跳,他仔细地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情,可他一点也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能使枫凌雪哭,顶多也就难过一下吧,枫凌雪是不是因为别的事情才哭的?

  一种很自然的同情感蔓延开来,颜陌忽然不想离开枫凌雪了,枫凌雪也是个孤儿,如今见她哭了,颜陌顿时没有了任何违背她愿望的想法。为了如此至情至善的女子,付出自己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名声又有何不可呢?

  “你怎么了?”颜陌小声地问着,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明早和我一起走,我带你去面试。”

  颜陌没想到枫凌雪一来就说这话,他愣住了,他不喜欢她这种命令的语气。

  颜陌可以肯定,如果枫凌雪不提这件事的话,也许他明天就会去面试了,他不想再看见枫凌雪伤心。毕竟他是将枫凌雪当亲人来看待的,他们好歹也相依为命两年了,若是一点儿亲情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可是枫凌雪一来又再次命令他,这使他从内心深处萌发出了一种抵触感。

  原来在颜陌心中变得有些可怜的枫凌雪眨眼间就再次变回原样,果然,强迫只能使执着的人更加铁心,而不能使人回心转意。

  颜陌摇了摇头说道:“我想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他准备实话实话,把自己的所有想法都说出来,只有这样才能让枫凌雪放弃对他的约束。

  “为什么?这里不够好?还是我对你不够好?我惹你烦了?”枫凌雪这时似乎已经不把颜陌当傻瓜看了。

  “恰恰相反,这里非常好,你对我也很好,我也把你当我亲姐姐,没有厌烦之说。”颜陌回答。

  “那你为何想要离开?”

  “因为你对我已经够好了,我一个四肢健全的男子汉,没脸继续躲在你的保护伞下,你有自己的生活要过,将来你还要结婚生子,我怎能一直和你在一起呢?那对你不公平,我不希望负了我最亲最爱的人。”

  “哦.......”枫凌雪长长地吐了口气,“看来我在人才市场说的那些话白说了。”

  “我只是不想因为我的存在而阻碍了你的生活,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亲人,请你相信我。”

  “你口口声声的爱我,如果我说,我的生活不能少了你呢?”

  “这话很动听,我会放到心里去,谢谢你。”

  “我要你放在耳朵里,而不是心坎上,别用那些毫无作用的‘谢谢’来报答我对你的付出。如果你真的感恩于我,那我希望你对我唯命是从。”

  “你所说的唯命是从就是让我继续干扰你的生活?哦,你很好,我知道你对我心存愧疚,你想要把我留在身边并不是你的初衷,你只是想弥补那种早已还清的亏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对我做的已经太多了,我不允许自己再从你身上得到什么。”颜陌说着还摸了摸枫凌雪的头,他希望自己的一些肢体语言更能令枫凌雪听从吩咐。

  “你想错了,把你留在身边是我心甘情愿的,和你自以为是的那些愧疚无关。”

  “我永远都把你当我姐姐,但我不希望你把我当你的弟弟,从今以后,我只会允许我对你付出,不会允许你再对我付出,希望你能理解我。”

  “呵呵,付出?对我付出就是和我分开?这世上哪来这种道理?”枫凌雪的动作变得抓狂,她一个女人家的自尊心是非常薄弱的,若不是内心深处的那一道执念还左右着她,她早就打开门让颜陌走了。

  “希望你能理解我,我要离开这里,我不想永远被别人当成傻子。”

  “口口声声的付出,居然出卖一点儿名声都不肯,你这是侮辱了‘付出’两个字。”

  颜陌无言以对,枫凌雪趁机说道:“你用离开来诠释对我的好,却不曾问问我需不需要,快不快乐。”

  “但你所有强加给我的都说为了我好,却也从不问问我需不需要。”颜陌反驳。

  “哦......”枫凌雪终于哭了出来,“你走,走了就别再回来!”说完就冲进浴室关上了门,呜咽声就连颜陌在外头都听得清清楚楚。

  颜陌知道,他已经说服她了,强忍着内心的愧疚,他站起身来就要离去,这时门却被敲响了,来人是一个佝偻着腰的大爷,他是社区的保安。

  “这是你的快递。”大爷说着递给颜陌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也不管颜陌疑惑的嘴脸,转身就走。

  颜陌关上门,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快递,正准备拆开看时,枫凌雪猛地拉开浴室门走了出来,颜陌原先还以为她去洗澡呢,看来不是。

  颜陌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原来是他关门的声音惊到了枫凌雪,枫凌雪担心他真的走了,所以才急忙冲了出来。

  在内心里叹了口气,看着枫凌雪那一副楚楚可怜的哭相上还洋溢着强烈的焦急,颜陌知道,想让枫凌雪心甘情愿地放他走是不可能的了。颜陌发现,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和枫凌雪这般可怜的女人。

  人们总以为颜陌这种苦命的被害人是可怜的,殊不知,枫凌雪这个伤害了颜陌的人才是真正值得可怜的人,因为她为了自己的一份过错,用自己的一生来弥补。

  “谁给你送的东西?”枫凌雪问道。

  “我不知道。”颜陌已经看了快递的外包装,上面没有寄件人的署名电话和地址,以此可以得知,寄件人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信息。

  枫凌雪拿过包裹看了看,发现寄件人的身份信息不明,心头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这快递是寄给她的倒也罢了,但收件人写的却是颜陌的名字。

  颜陌没有再提要走的事情,枫凌雪也没提,两人默契得有些可怕,冥冥之中“离开”两个字变成了祸患压在两人的心头,谁都不愿意再去触碰一下,担心它滚下来会压碎一切。

  拆开包裹,里面是一个红色的木质盒子,盒子显得很是古朴,枫凌雪打开盒子,首先见到的是一张古旧的黑白照片。照片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怀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而那个男孩,赫然是幼年时候的颜陌。

  见到这一张照片,枫凌雪的呼吸变得有些浓重,但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把照片递给了颜陌。颜陌看着照片中的一大一小,久久都不曾言语,陷入了漫无边际的回忆当中。

  除了照片之外,盒子里还有一串金项链,项链上悬挂着一颗指甲大小的蓝宝石,还有一封用英文书写的信。颜陌放下了照片,将信中的内容翻译过来:

  小可爱:

  请原谅我冒昧给你写信,分开之后我一直计算着时间,为的就是把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直到今天,我才忐忑不安地寄出了信,希望已经成年的你能守住属于你的东西。

  也许你已经记不得了,当年你把项链交由我保管,直到离开孤儿院我都没有还给你,除了不想这份珍贵的礼物落入他人之手,还因为它是唯一能够衔接我们母子亲情的锁链。

  我有过自私的想法,想把这份礼物据为己有,但并不是因为我贪恋钱财,而是因为这份礼物是我唯一能用来遏制住对你的思念的东西。我每夜伴它入睡,借此来填补你已不在我怀中的那一份空虚感。

  伟大的上帝知道,在那个狠心的女人离开你之后,她承受着哪些难以言喻的痛苦。如今我已是半百之人,我会用仅剩的生命向上帝祷告,祈求他能让你宽恕于我。

  人世荒凉不允许我把一切告知于你,因为我的生命不属于我。我只盼你能明白,无论我做出多么狠心的决定,归根结底都还是为了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些的,而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伊丽莎白·卡特

  信到这里就没有了,只是颜陌却觉得鼻尖酸楚。从始至终,他都没有怨过伊丽莎白,虽说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各种经历的洗礼,颜陌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淳朴天真,但他始终相信伊丽莎白对他的爱。

  既然伊丽莎白有心不让颜陌知道她的境况,颜陌愿意尊重她的决定,枫凌雪再怎么说也是大学出身,信上的内容她当然也看得懂,其实她也隐约记得伊丽莎白的模样,因为伊丽莎白是个美国人,在那个时候很容易让别人注意。

  颜陌拿起那串项链,蓝色的宝石在灯光的照射下变得愈加耀眼,这虽然是久远年代的东西,但放在如今仍然是件难得一见的至宝,就连枫凌雪都心生喜爱。

  颜陌把项链挂上了枫凌雪的脖子,她并没有说话,只是转着眼珠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里的泪水好像失去了难过的根源,反而变得欣喜,跳跃起来。

  别人都说那些美丽的女人笑起来更美,殊不知,那些喜中带泪的女人才是最美的,就算颜陌对枫凌雪是出于对待姐姐的心理,此时也无可避免地被枫凌雪的美丽所折服。

  “你干嘛?”枫凌雪轻轻地问了一声,浑然不管自己是明知顾问。

  “送给你呀,我娘亲让我送给对我最好的女人。”

  “可是......这合适吗?”枫凌雪的脸红了起来,似乎刚刚那个躲在浴室里哭鼻子的人不是她。

  “当然合适,没有任何女人比你更配得上它。”

  羞......

  生活真是千姿百态啊,两人根本没想到在伤心的争吵之后,他们还能迎来一个开心美满的黑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