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东汉嘴炮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钓大鱼

东汉嘴炮王 耿弇 2064 2019.03.15 04:37

  上谷郡北方,约莫一百三十里处。

  两千个大小不一的帐篷耸立在此,无数身披甲胄的匈奴们牵着马就地放牧。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上野草越来越稀疏。直至某一刻,一名传令斥候骑马奔驰而过,匈奴们立刻收拢帐篷,尔后翻身骑上马背,排列整齐,面相南方。

  匈奴单于王舆雄才大略,垂涎中华九州多时。虽四战四败,却不气馁,居然驻扎在上谷郡北一年之久,等候时机。功夫不负有心人,上谷郡终于陷入内乱。三大世家第一时间将此事告知了舆,舆没有丝毫犹豫,亲自率军南下,誓要攻破上谷郡,亲手斩杀耿况狗贼,为大将硅施阆报仇。

  起初,以李卞为首的三大世家之所以向匈奴投诚,不过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罢了。毕竟当时匈奴军足有三十万,而耿弇却只有不足两万军。

  自从匈奴惨败之后,三大世家除了走私铁矿之外,与匈奴再没有别的来往。直至李青山那个王八蛋将他们家的粮食抢了,散发给那些卑贱的饥民。三大世家这才铁了心地投奔匈奴,并且主动挑拨李青山与耿况发生战斗。

  舆站在高处,望着下方浩浩荡荡的二十六万骑兵,只觉一股雄心壮志在猛烈燃烧。他抚了抚胡须,对身旁一个将领笑吟吟道:“硅施剡,本王骑兵如何?”

  士兵上千,无际无边。士兵上万,接地连天!二十六万骑兵一出,连大地都在颤抖。马蹄所过,烟尘滚滚。兵器出鞘声、喘息声、金属撞击声响成一片。寒风刮过,带起无数杆匈奴王旗飘荡,形成一片翻滚的黑色怒涛。那等震撼场面,绝对是没有亲眼见过的人难以想象的。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被称作硅施剡的匈奴将领紧了紧拳头,低声道。

  硅施剡,乃是匈奴大将硅施阆之弟。硅施剡自小被父母遗弃,曾与其兄流落汉国,被一樵夫所救,且赡养成人。樵夫为让兄弟二人去私塾学习,拼命工作,甚至不惜卖掉耕地。故此,硅施阆、硅施剡二人都通晓一些兵法。后来,兄弟二人砍杀了那赡养他们长大的樵夫,割其肉于集市贩卖,得一老马,这才骑着它回到草原。

  兄弟二人凭借从私塾学来的兵法,纵横草原十数年,先后被单于王舆册封为万骑。每有战事,舆都要先问过他二人。时至今日,硅施阆已经成了匈奴心目中的战神、不败神话。舆对他颇为倚重,将三十万大军托付于他,令之南下中原。

  然后,硅施阆就特么让耿弇一箭射死了…

  硅施剡愤怒,并不是因为兄长之死,而是因为自己的名声。自从硅施阆被耿弇临阵击杀,他硅施剡在匈奴心中的威望极速下滑。若再不能立下一桩大功,他征战数十年才得来的名望,怕是要尽数毁了去。

  “哈哈哈哈…上谷郡所依赖者,无非耿弇一人。如今耿弇已死在李青山手中,还有谁敢挡本王兵锋?”舆仰头大笑,他似乎可以想象汉猪匍匐在他脚下的场景。

  “大王,上谷郡中还有一能人,名曰寇恂。此人用兵虽不及耿弇,却也不容小觑…”硅施剡出言劝谏道。

  “无妨,想必此时耿况正在与李青山交战。待他双方激战正酣之时,我二十六万骑兵倾巢而出,定要将之杀得片甲不留!”舆双手负背,颇为自信道。

  上谷郡足有汉猪六十万,除去老弱,最少能得奴隶十万以上。年轻的汉国女子可以用来贩卖,这又是一笔极为恐怖的收入…

  不得不说,舆的确堪称一位雄主。可惜这哥们运气不怎么好,第一次与大汉交手就碰上耿弇。按照历史走向,五个月后,舆会因粮草耗尽而裹挟四万汉人撤兵。可惜,有了李青山这只小蝴蝶,舆这次怕是连四万人都掳不走。

  舆率军南下的同时,李青山也在积极偷懒…哦不,是站在幕后操纵一切。

  有耿弇这个兵家大能训练士兵,从三大世家投诚来的万余食客迅速成长起来。单兵素质虽不及官军,最基本的排兵布阵却是练得极为娴熟。

  院中,一辆被拆的只剩底盘的马车停靠在门口。十几名‘赵军’忙碌着,将各种古怪零件按照图纸拼合在一起。连李青山的‘赵王宫’都被拆了去,抽出其中最粗最结实的木头,将笨重的铁块钉在那木头之上。木头顶端,则用铁棍衔接着三十个木盆以及五十个…粪勺…

  霹雳车之所以被称作攻城利器,无非因为其恐怖的杀伤力。可霹雳车却有一个致命软肋——攻击范围。

  霹雳车穿透力虽强,却只能投射直径一米以下的石块。如此一来,霹雳车在野战中的价值便不如投石车,这也是霹雳车一直无法取代投石车的原因。李青山稍微做了些手脚,将原本只能装填一块巨石的‘勺子’换为木盆与粪勺。如此一来,霹雳车所轰出的石块便如开花弹一般,杀伤范围大大增加。用以野战,简直就是神器。

  “唉…”耿弇斜靠在墙角,低着头,幽幽一叹。

  百善孝为先,他好端端住在李青山这里,却没有告知父亲,惹得父亲不顾一切也要率军攻伐李青山。每每想及父亲悲愤忧愁的模样,耿弇便愈发觉得不是滋味。

  “别叹气,算算时间,大鱼马上就上钩了。明天你就能跟你爹见面,慌什么?”李青山走上前,拍了拍耿弇肩膀,宽慰道。

  “我爹现在…只怕吃睡都不安宁…”耿弇苦涩一笑,愈发担忧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那些世家又不是傻子。不来点真的,匈奴怎么会上钩?你想想,上谷郡每月要被匈奴掳走多少人?此次若能杀匈奴一个措手不及,便能将他们逼走。”李青山笑笑,再度开口道。

  “报~启禀大王,耿况使者求见!”此时,一名士兵匆匆赶来。对着李青山半跪于地,朗声道。

  “我不是杀了李卞吗,耿况怎么又派使者?”李青山闻言有些错愕。

  “回大王,来人自称是耿况二子,名叫耿舒!”

  “耿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