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9章 逝者和生者

我行走在诸天世界 郭家 2050 2019.05.21 23:32

  这话都说出来了,肖止感觉头皮发麻。

  再不制止的话谁知道这艾米丽还会说出什么厉害的话来。

  肖止直接打断她的话:“艾米丽,我不得不认真的告诉你,我父母确实是被玛丽·肖害死的,玛丽·肖害人喜欢灭人全家,虽然不知道这几年为什么没来找我,但我能感觉到玛丽·肖的诅咒又开始了,你跟我在一起很危险……”

  艾米丽脸色有些复杂:“肖止,你不要用这种借口拒绝我!”

  肖止正色道:“你是好女孩儿,我不希望你变成一具尸体。”

  艾米丽眼眸里泛起一丝水气道:“肖止,我想过你可能会拒绝我,但却想不到你会拿玛丽·肖这种40年代的老旧鬼故事敷衍我,你还不如直接干脆了当说不喜欢我更方便一些……”

  唉,跟女的牵扯上就是脑壳疼。

  肖止狠心道:“艾米丽,我不喜欢你,我们不可能!”

  艾米丽眼睛透着坚定:“我喜欢你,你会喜欢我的,我很有耐心!”

  这……这是什么操作?

  肖止感觉脑壳更疼了,他一只手撑着:“快饿晕了,话题以后再聊。”

  结束午餐,把艾米丽送到她家附近后,肖止骑着车慢悠悠往家里走,就在这时候前方出现一堆满脸哭丧表情的黑西装的人上了几辆面包车,汽车喷着尾气走了。

  忽然旁边传来一个神经兮兮的声音:“那是莉莎,镇上年轻人吉米的妻子,还怀着孕呢就被玛丽·肖给杀死了……”

  肖止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旁边房子的门口阶梯上坐着一个满头花白头发的老太婆,刚才的话是她说的。肖止看了看房子又仔细看了一下老太婆,认出来了,她就是小镇沃克殡仪馆负责人亨利·沃克的老伴玛丽安。

  他心中一动走过去问道:“老人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老玛丽安小心看了一眼肖止,浑身有些发抖:“你,你是当年那两个亚洲人的儿子,玛丽·肖回来了,她找安森一家报仇后就会来找你,千万不要让木偶进家门,千万不要尖叫,千万不要呀……我什么都没说,我怕……”

  这个老女人可能是整部剧里对玛丽·肖最为敏感的一个角色。不过暂时无法提供什么有用的价值,因为有用的早已让肖止从电影里记录下来背到脑海里去了……

  这时候有个白发老头匆匆走出来,轻轻扶住老玛丽安:“亲爱的,我在那柜子暗道找了半天,还以为你跑丢了,吓坏我。”老头正是殡仪馆负责人亨利·沃克,他对肖止歉意的点点头:“不好意思,她一直都这样子。”然后将老玛丽安带进房子里去。

  肖止转身看着那些黑衣人早已离去的方向,主角杰米的妻子已经死了,他回来除了安葬妻子之外就是想要调查玛丽·肖的事情。

  对于这个主角,肖止表示没有抱着太大希望,因为杰米虽然有勇气,但太过于自我和莽撞。

  只是为了调查妻子真正的死因,明知道玛丽·肖的鬼魂是真实存在的情况下,依然敢自己一个人前往墓地埋葬木偶,剧情后面还敢一个人前往失落之湖旁被遗弃的大剧院看看是否有收获,结果害死了同行的警探,他回家后又害死了自己……

  这部剧里的杰米有些令人不解,在大剧院里面对100个人偶以及玛丽·肖的追杀时,他心智坚定无比能忍住不尖叫而逃出来。但回家后却因为看见父亲尸体的时候,再被吓一下就违和的尖叫起来被杀掉……跟送人头没有差别。

  杰米的父亲爱德华是个喜欢殴打妻子的疯子,打死了第一任妻子(杰米的生母),又打跑了第二任妻子,导致杰米对爱德华有很强烈的怨气,爱德华死了应该不会有多少影响才对……

  肖止坐在摩托上陷入了沉思……

  仔细想想,主角杰米还是有点用处的,比如用来开路……

  原剧情里他可是个要死的男人,如果拉来贡献一点力量的话,说不定还能顺手救下他的小命。如果玛丽·肖真的只杀尖叫的人的话,肖止不介意给男主杰米嘴里塞个实心大灯泡,这样遇到多惊险的事情想喊也喊不出来。

  肖止内心感到一阵平和,这个办法还真可行,不小心又要拯救了这些可怜人的性命……

  询问路人公墓的位置后。

  他骑着摩托车冒着黑烟,哒哒哒朝着公墓去。

  这墓园的出乎意料的近,就在殡仪馆后面的山上,肖止穿过充满古老痕迹的公墓大门进入墓地时,周围忽然呱呱的飞起一大群的乌鸦,正是中午时间,随着这群乌鸦在天空来回盘旋,天色瞬间变得有些昏暗起来……

  西方的坟墓并没有多大区别。

  墓园的地面上立着一个个长方形大墓碑,上面刻着死者的姓名和生平,甚至还有一些座右铭之类的话语。墓碑后面的土地很平坦,不像东方那样鼓起一个小包,不过棺材确确实就埋在在这下面……

  骑着摩托车走了一会儿,肖止很快看到有个新墓碑前站着一堆穿着一身黑的男人女人。

  主角吉米站在人群中央显得有些迷茫和错愕。

  据说身边亲人刚死去的时候,你并不会立即觉得痛苦,只会有一种很茫然的感觉。

  但在往后的日子里,生活中你看到一个杯子,一张椅子,又或者是一个地方时,脑海里就忍不住回忆起逝者还在世上时的情。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你才能真正从灵魂深处明白逝者真的已经逝去,再也回不来了……

  所有的思念和痛苦瞬间上涌,堵在胸口喘不过气来,明明没有哭泣的冲动,眼泪却会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掉落下来。

  这时候的吉米,应该身心上应该还未能接受妻子已经死去的现实吧。他站在墓碑前,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没有生气,可对于周围人的安慰问候,却又像被操控着一一礼貌做出回应……

  坟前哀悼仪式结束,人们散去。

  吉米没有离开,他眼神有些空洞的在墓园里走动起来,肖止轻轻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