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把球给我啊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0 放开我女儿!

把球给我啊 墙头上的猫1 2099 2019.12.30 07:46

  罗娜的眼里的光越来越亮,她很开心。

  ”布鲁斯,没想到我还能见到你,你知道吗?从我离开纽约开始,我就一直想过有一天会不会重新遇到你。

  今天见到你上场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你了,但是并不敢确认,因为你从小就喜欢打架,打球这种事情,倒不如说你是为了打架才去的。

  我有时候甚至在怀疑,你总是为我和凯瑟琳出头和里德那帮家伙打架,是为了帮助我们,还是单纯就找个打架的机会。”

  别怀疑了,就是这样了,就是单纯找个机会打架而已。

  那小子很可能就是为了他的大事业而磨练自己呢。

  成为尼克斯黑暗世界的王!

  不过面对罗娜,李独夫笑笑没有说话。

  罗娜笑道:“当然啦,布鲁斯自然是为了我才打架的,至于凯瑟琳那个家伙,布鲁斯一定是看她可怜而已。”

  喂喂,你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李独夫摆摆手道:“中国人讲究侠客精神,大约就是见到了不公平的事情,就要挺身而出,铲除罪恶,帮你是因为我的理念,你不必放在心上。”

  罗娜叹息起来:“布鲁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还是这么害羞。以前也是一样,每次帮我之后,就脸红着赶紧走开,天了噜,太可爱了啊。

  每次我问你为什么帮我,你也是这么一套说辞: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罗娜最后一句用磕磕巴巴的中文说道。

  “哦,对了,你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怎么从东海岸调到了西海岸?”

  李独夫赶紧转移开话题,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羞耻了,虽然不是自己做的事情,但听起来都感觉中二。

  “fbi啊,你忘记啦,以前你总和他作对的。”

  李独夫怀疑道:“我和一个fbi作对?”

  罗娜掩嘴笑道:“是啊,我爸知道你经常帮助我,想请你吃饭,你在知道他是fbi之后,就当面拒绝了,你当时是怎么说的:大家走的路不同,就不要勉强走在一起了,我是要统治地下世界的男人,和你们这些家伙是天生敌对的。”

  李独夫捂住了额头,黑历史啊!

  罗娜举起杯子,和李独夫碰了一下,就一口倒进了口里。

  足足有四两的威士忌就这么全进了肚子。

  李独夫乍舌不已。

  “布鲁斯哥哥,要不要听歌,我唱给你听。”

  罗娜嫩脸通红,趴了过来,带着些酒气的气息暖暖的哈在李独夫的脸上,带着些馨香。

  不说朋克时候的装扮,这个时候的小姑娘的确是很迷人。

  李独夫点点头。

  罗娜一下子蹦起来,跌跌撞撞就往台上走。

  台上演奏的是一个吉他手和架子手组成的颇为专业的乐队。

  李独夫怕罗娜上去引发纠纷。

  没想到罗娜走到台边,就有人伸手下来把罗娜拉上去,看来是认识的。

  罗娜站在话筒面前,用手指弹了弹话筒发出噗噗的声音,憨态可掬,引起下面的人友善的笑声。

  “……今晚,我见到了一个思念了很久的朋友,我很开心,我想为他唱首歌。”

  罗娜回头和乐队说了些什么,音乐声响起,却不是撕心裂肺的朋克音乐,反而是万转千回的抒情歌曲。

  “如果是爱情选择了卡萨布兰卡,那命运安排我必须要离开……”

  才唱了第一句,罗娜的眼里就有了泪花,似乎想起她不得不离开她心爱的人。

  李独夫的神情微动。

  “请你不必原谅我就这样一个告别年代,如果有一天我还能回来,多习惯在相见在卡萨布兰卡,我的心将永远停留在你的爱,无论明天和谁相爱,在这样一个荒诞年代,如果说从此以后我再不能回来,我的世界已住在卡萨布兰卡,就算爱情已离开时光不在,如果我能回来在卡萨布兰卡……”

  原来是【卡萨布兰卡】啊。

  唱的真好听。

  婉转如诉。

  如同情人在耳边轻语倾诉别情。

  音乐的感染力是非常强大的。

  李独夫的心内也充塞着思念。

  想念起他的父母,想念起他爱慕的女生。

  不知不觉之间,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

  李独夫将才喝了两口的威士忌倾倒进了口中。

  火辣辣从胃中升腾而起。

  痛快!

  李独夫招了招手,拿出一张美金:“再来两杯,嗯……三杯!”

  当李独夫再次喝完一杯,台上的罗娜已经唱完,她摇摇晃晃正要下来,台下人齐呼:“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罗娜眼睛一转,看向李独夫,李独夫朝她举起威士忌。

  罗娜一笑。

  然后激昂的音乐掀起,属于朋克音乐的反叛和粗糙声音响起。

  罗娜一开口李独夫就跪了。

  歌词粗俗不粗俗这倒是另说,朋克音乐历来和这些脱不了干系。

  关键是罗娜的唱功。

  她一开口就像是山洪一般爆发,那肺容量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拥有的。

  狂野、不羁、反叛!

  即便罗娜素面朝天,一身的衣着朴素,但依然将不羁的气质展现了出来。

  她这是真朋克!

  罗娜这一曲将整个酒吧的气氛带向了高潮。

  连李独夫这个对朋克有意见的人都不得不说罗娜对音乐的理解那可真是顶尖的。

  罗娜唱完之后,就不管台下的人要求她继续唱的要求了,直接溜到李独夫的身边,见桌上有酒,直接拿一杯酒全部喝下去。

  李独夫吓了一大跳,罗娜已经喝了一大杯,这一杯再喝下去那还了得。

  当然了不得。

  李独夫抱着烂醉如泥的罗娜站在街头发呆。

  怎么整?

  回球队居住的酒店?

  被看到了怎么解释?

  算了,随便找个酒店吧。

  在侍应生你懂的眼神中,李独夫狼狈的将罗娜抱到床上去。

  然后李独夫看着罗娜吐的一身发呆。

  怎么办,这么睡,明天她怎么走?

  李独夫叹了口气。

  外套得脱下来,将上面的秽物清理干净。

  喝醉的人死沉死沉的,饶是李独夫力量大,半侧着身子也使不上力,只能跪在罗娜的身上,将她抱直,然后脱下她的外套。

  “砰!”酒店的门被踹开,发出一声轰然大响。

  李独夫吓了一跳,回头看到黑乎乎的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

  “放开我女儿!”来人脸色冷冽。

  李独夫一脸的苦涩,如果我说我只是帮你女儿脱一下外套,让她睡得更舒服一点,不知道你信不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