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169 2020.03.29 22:47

  在进入隔离期的最初那段时间,人们沉寂在内心深处的情感确实苏醒过,也让他们的情感变得细腻起来。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种细腻的情感在长时间的隔离下让他们开始对生活产生需求欲。他们开始怀念过去所拥有的美好生活,开始想念这个城市的灯红酒绿。然而,随着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的不断增加,他们才意识到,自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就是对当前防疫工作所作出的最大贡献。

  但是,长时间的欲求不得让越来越多的家庭氛围变得微妙。人们在疫情初期所诞生的温情渐渐被消磨一空,夫妻之间的交流开始变得言辞激烈。大人们开始对孩子失去耐心,认为之前那些看似充满童趣的问题其实相当无聊。然而,当夜色走进他们的房间时,他们就开始为自己对家人的冷漠而自责。是的,他们认识到自己错了。但是,他们自诩为成年人。他们认为自己的尊严高过一切,他们觉得如果对身边的爱人道歉,那么他们将永远失去尊严。因为,他们要和自己的爱人走完这一生。

  所以,他们习惯于对领导、同事、朋友甚至陌生人来表达歉意。因为,他们天真的认为,这些人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他们把这称之为日常交际,用这种方式来慰问自己那可怜的自尊。而且,如果这种行为被冠以为了理想而奋斗,那么他们就会觉得自己这种丢失尊严的行为并不可耻,反而有某种高尚的味道。但不管怎么说,当黑夜开始唤醒人们那脆弱的内心,他们便会因此而饱受煎熬。他们会在某一时刻突然意识到,他们曾经是多么厌恶这种把温暖给予他人,把冷漠强加给家人的蠢货。是的,他们曾经可没少这样怒骂。

  所以,当救护车的呜咽声突然响起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身边的家人。于是,他们开始在黑夜中紧紧相拥。然而,当黑夜退去的时候,他们在第二天虽然不会继续争吵,但是却变得有些形同陌路,甚至开始有礼貌的谦让起来。似乎昨晚那来源自彼此内心的拥抱是一件令他们感到很羞耻的事情。但是,到了深夜,他们会在摸索中继续相依偎在一起。这种无法言说的病态现象被孙明宇称为:妥协式精神婚姻。

  在孙明宇的遗作中有这样一段解释:

  我们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极其美好的时代。然而,时代的美好与个人的幸福程度并无直接关系。我们是否幸福,源于我们能够在这个美好的时代中获取到什么。所以,美好的时代虽然给我们铺出了康庄大道,但现实中我们要走的却是沼泽独桥。因此,我们在前进的路上必须要保持绝对的小心翼翼,不断的完善自身的弱点,始终秉持着宁可面目全非,也不能万劫不复的崇高信念。但是,我们终究会在这种生活中觉得疲惫与无助。这时,婚姻就体现了它的必要性。是的,确实是婚姻,而不是爱情。就在情侣变成夫妻的那天,爱情也同时把那对可爱的人托付给了婚姻,否则,他们也不会流泪。

  婚姻在我们人生中所占据的重要性完全不必言说。要强调的就是,在那漫长的婚姻生活中,婚姻对于夫妻而言更多的是倾诉自己的劳累。因此,他们会开始不满对方,开始争吵,但这种现象倒也可以称为事物发展的正常规律。这时,会有人选择脱离自己的婚姻,或者暗地做出某些出格的举动。然而,终究有人受于自身道德限制,以及那在回忆中时不时出现的有关爱情的影子。所以,这些人会以自我妥协的方式让婚姻以苟延残喘的方式继续着。但是,当他们遭受到人生的不幸时,就好比这场令人深恶痛绝的病毒性肺炎,他们的内心会告诉自己无法独自面对这些。只不过,当情感由细腻归于平淡后,他们在清醒的意识形态下是无法在白天拥抱自己的爱人,因为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在白天如何去伪装着生活。只有到了黑夜,他们才会小心翼翼的卸下伪装,然后在摸索中拥抱自己的爱人,以寻求精神上的安慰。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在黑夜中生活。因为,阳光虽照亮了方向,但黑夜点亮了自我。

  以上言论,大多是孙明宇在疫情后整理得出的。不可否认的,这位大作家的文字叙述能力以及情感表达能力都略显稚嫩。就好比那位儒雅随和的校长前面所认为的不值一提。所以,在大家为对抗疫情而费心费力的时候,孙明宇始终都对校长以及诸位校内教师保持绝对的热情。我们这位大作家,虽然在请教有关写作技巧方面屡屡遭到拒绝,但也从未放弃过。若是抛开疫情给大家带来的困扰和伤痛,倒是也可以对他这种坚持不懈的行为加以称赞。然而,病毒性肺炎带给这座城市的痛苦是让人现在以及未来都无法忘记的。某一天,校长很气愤地来到了医生的面前,然后说,孙明宇必须要离开学校。

  对于孙明宇的所作所为,医生早已经是了解的一清二楚。但是,就当时的情况而言,孙明宇已经无法离开了学校了,除非宣布隔离结束,或者说校内人员全部排查完毕。

  “那可以把送回家隔离。”校长说。

  “我确实有这样想过。”

  医生告诉校长,他不仅这样想过,还曾和孙明宇商量过这个事情。但是,孙明宇很认真地说,如果让他一个人待在家里接受隔离,那么,他就选择结束掉自己的性命。因为他要写作,而且是以记录真实的方式去写作。

  “虽然有点危言耸听,但我相信他的话。”医生说。

  “可是,”校长说,“他已经严重的影响了我们的工作。”

  “我会和他好好谈谈的。”医生说。

  当天下午,医生找到了正在搜集写作素材的孙明宇。那个时候,孙明宇正在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医生很好奇地问他在干什么。孙明宇表示,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太闷了,让他觉得很困很累。

  “地表的寒冷能让我保持清醒的去思考。”

  接着,孙明宇问医生找他做什么。医生摇摇头,说了声没什么,然后就离开了孙明宇。他知道,孙明宇如果得病了,那么就是彻底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