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519 2020.03.20 00:00

  杜行的死亡让学校原本就压抑的空气多了几分凝重。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那随时准备侵入自己身体的病毒始终都在这所学校游荡,所有人都因此而倍感压力。然而,江宁整个人却看上去要比之前轻松了很多,不过,他依旧保持着沉默寡言,面无表情的样子。医生虽然对江宁的冷漠感到厌恶,但是,他的善良让他无法对江宁保持距离。

  杜行去世后的第三天,医生找到了江宁,让他跟随自己去医疗站取物资。江宁答应了下来,但是,他感到好奇,因为之前几次都是孙明宇在做这件事情。这是孙明宇唯一称得上是为对抗疫情而做的事情。面对江宁的疑问,医生同样感到好奇。他觉得,江宁和孙明宇在同一个休息室,所以,江宁应该注意到什么。江宁说,他不知道该注意什么,他也没有注意到什么。

  医生带着江宁来到了学校的储物室。储物室的门刚刚打开,生命的气息像疯狗一样逃了出去。至于孙明宇,他坐在储物室的最角落,背靠着墙壁,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腐烂的老树根。医生说,孙明宇最近这两天都是这样。

  “他一直没有回休息室,你没有注意到吗?”医生问。

  江宁说,他不知道。不过,他现在好奇孙明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医生说,孙明宇前两天找到他,说这个世界太吵了,他想要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休息。于是,医生在询问校长的意见之后,就把孙明宇带到了这里。医生说,他很喜欢这里,但是,他不明白原因,一个人怎么会喜欢生活在黑暗当中呢,而且,他已经两天没有进食了。

  “好几次,我们都以为他自杀了。”医生说。

  接着,医生又告诉江宁,他们尝试要把孙明宇送走,但是,孙明宇不愿意离开,校长曾带着几位男教师想要强行带他离开,但是,孙明宇像疯子一样反抗,甚至还哭了出来,声音无比凄惨,就好像是遭受到了非人的虐待,让人毛骨悚然。说到这里,医生问江宁怎么看孙明宇这种情况。江宁说,他也不知道。不过,他觉得挺有意思的。医生当然不认同江宁这种看法,但是,他知道,自己反对也没有用。事实上,他已经习惯了江宁的冷漠。紧接着,医生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其实他觉得和杜行有关。因为孙明宇离开杜行的隔离室后,精神方面似乎就出了问题,但是,他又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不,”江宁说,“确实和这有关。”

  江宁告诉医生,孙明宇对写作的执着是超出想象的。接着,他告诉医生自己和孙明宇之间有关杜行的协议。医生为此感到愤怒。

  “你们这样缺乏人性!”

  医生厌恶地看了眼角落里的孙明宇,然后狠狠地关上了储物室的门。当巨响在自己耳边回荡时,江宁觉得孙明宇一定会被吓一跳。想到孙明宇那肯定突然惊慌的表情,江宁险些笑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医生指责他根本不配做一名医护人员的话。

  面对医生的指责,江宁先是觉得无法理解,接着同样觉得生气。他告诉医生,自己之所以答应孙明宇,是因为那段时间诊所很忙,他需要缩短自己去诊所的路程,而且,找一个距离诊所近的房子,这同样是医生交给他的任务。所以,江宁认为医生不应该生气。

  “这种辩解,只能显示你的懒惰。”

  医生告诉江宁,距离完全可以利用时间来取代。他告诉江宁,只需要早点起床,就足以解决一切问题。江宁不明白医生为什么会这样想。他想告诉医生,他当时只是想尽力完成医生交付给他的任务。并且,一开始他也认为孙明宇这种做法缺乏道德。但是,江宁想了想并没有去解释。正如他认为的,当他人认为你犯了错时,就完全没有必要去解释。所以,他再次选择沉默。与此同时,江宁开始同情医生了。他觉得,这位善良的医护人员显然还没有接受杜行去世这个事实。他不明白,这种自欺欺人有什么意义。然而,医生凭借对江宁的了解已经看出了江宁对自己的同情。

  “你是不是觉得,杜行已经去世了,所以,现在争论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医生愤怒地说。

  江宁点了点头。他为医生能够有这种想法感到高兴。但是,医生告诉江宁,他现在仍对杜行的去世感到难过,因为杜行是他的朋友,而且杜行也是为了对抗疫情而献身。江宁对此无法理解。

  “但是,”

  医生指了指身后的储物室,然后说:

  “对于你们来说,杜行的去世让你们永远无法弥补自己的过错,你们的内心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救赎,你们将永远活在悔恨当中。现在,我明白孙明宇为什么会这样了。”

  忽然间,医生愣住了,他直视江宁,然后质问道:

  “你是否感到后悔?”

  医生告诉江宁,这是一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江宁不明白医生为什么突然这么认真,他觉得现在讨论这种问题完全没有必要。但是,江宁看到了医生双眼中的坚定,同时也看到了隐藏在其中的答案。

  “后悔。”江宁说。

  医生听到了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回答。所以,他问江宁是否出于真心的。此刻,江宁就感到厌烦了。江宁不明白,他已经说出了医生想要听到的答案,为什么对方还在质疑他。难道真的需要他痛哭流涕,内心无时无刻饱受煎熬才可以吗?江宁越想越感到厌烦,他很想结束和医生之间的谈话,他甚至想到储物室里面待一会。他觉得孙明宇说的不错,这个世界,确实太吵了。

  医生看到了江宁脸上的厌烦。他心平气和地对江宁说,人只要有了悔恨之心,只要敢于面对过去的错误,就无异于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机会。江宁看了一眼医生,然后说:

  “是的,我错了。”

  医生认为,江宁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程度了。但是,医生的责任心又让他无法真的放弃江宁。医生开始感到厌倦。这个时候,医生想到了自己的妻子,如果她在的话,那么,一切看起来应该都会简单很多。但是,他们之间的联系已经由医生单方面保持很久了。医生虽然不愿意承认某些事实,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想到这里,医生就觉得江宁以及孙明宇的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医生知道,他的这种想法有违他的身为医护人员应该要有的责任心,但是,他无法对自己的内心撒谎。他始终认为:人一旦把爱情放在了次要位置,那就没什么是什么不能放弃的。

  医生告诉江宁,今天的交流到此结束,他们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江宁对此求之不得。紧接着,他们开车前往市内的医疗物资站领取各个地方捐赠给他们的医疗物资。医生告诉江宁,不管一个人遭遇过什么样的不幸,这个世界能够让人感受到的,总归是温暖的。江宁点了点头。医生无奈地摇摇头。紧接着,医生想到了江宁刚才说他和杜行在同一个小区。

  “你是否知道杜行的房间?”医生问。

  “知道。”

  医生询问江宁是否愿意跟他去杜行的房间整理下有关杜行的遗物。江宁虽然觉得没有必要这样,但是,想到他刚才和医生的争论,他就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