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189 2020.03.04 22:36

  因为太过劳累,所以医生选择提前关门。分别之际,医生提醒江宁可以利用这个时间看看附近有没有合适的房子。江宁答应了下来。他当然不能告诉医生自己没钱支付房租。虽然这样,但江宁依旧在附近闲逛了会。当饥饿感出现时,江宁就朝着公交站牌的方向走去。江宁走到了那里,发现很多人在等车。正是下班的时间,所以,他决定在旁边等一等。人群流动,昼夜交替。除了腹中的饥饿感,江宁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变化。过了一会,江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公交车上走下来。是杜行。这一幕,让他想起了白天做的那个噩梦。江宁想要离开这里,但他被那个身影用目光锁定住了。

  杜行带着笑意朝着江宁走来。

  两人距离只有十几步远。江宁看着江宁的脚步。在那个过程中,他推测着两人接下来要发生的对话。他们首先都会惊奇在这里遇见彼此,然后互相问候这两天如何,他还会询问杜行的身体情况,而杜行则会向他表示感谢。毕竟,杜行看上去要比前两天好太多了。

  现在,杜行来到了江宁的面前。接着,他们展开了江宁意料之中的对话。整个过程就好像清水煮豆腐的味道一样。然而,杜行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

  “这附近有家餐厅不错,我们可以边吃边聊。”

  江宁只想离开。在这个短暂的聊天过程中,江宁的眼前总会浮现白天做的那个噩梦。但是,江宁又想起了医生对他接二连三的嘱咐。

  “你住在这附近吗?”江宁问。

  “是的。”杜行说。

  十分钟后,两人在餐厅面对而坐。对于江宁想要租房子这件事情,杜行保证自己一定可以办到。等待服务员上菜的过程中,两人互留了电话。接着,两人又展开了一些江宁觉得毫无意义的聊天。事实上,基本都是在杜行在说,而江宁则保持着倾听者的身份。他为此感到厌烦。但餐厅内时不时出现的咳嗽声提醒着江宁,如果他不做个称职的倾听者,那么他大概会因为找不到房子而失去工作。这样一想,江宁就觉得自己应该保持耐心。虽然杜行的讲述的内容都是抱怨生活所带来的不幸,然而餐厅这种人群汇聚的地方,总是能听到些有趣的内容。

  比如,有位家长总是喜欢给学校的老师打电话询问自家孩子的情况,面对这种尽职尽责的父母时,孩子就展现了他聪明伶俐的天赋:孩子把父亲电话里“老师”和“爸爸”的备注互换了一下。当听到父亲对着电话里那道苍老且熟悉的声音说了声“您好”时,江宁险些笑了出来。因为杜行正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他的不幸,所以江宁及时忍住了。接着,江宁开始时不时的环顾四周。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江宁看到了有个男人似乎一直都在注意着他对面的杜行。

  他大概三十岁,偏矮,皮肤有些黑。

  江宁注意到,男人看杜行的目光,就好像一个探险爱好者在审视自己的藏宝图一样。在江宁注意男人的同时,男人也看了他一眼。江宁躲避了对方的目光。晚餐结束后,江宁适当提醒杜行帮自己留意下房子。杜行再次保证自己一定会做到。两人就此分别。就在江宁走向公交车站的途中,餐厅里那位观察杜行的男人追上了他。

  “我没有恶意,请不要误会。”男人解释着。

  杜行停住了脚步。在那个过程中,男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孙明宇。江宁询问对方有什么事情。孙明宇先是介绍了自己是一名作家,然后他很客气地问:

  “您和杜行是什么关系?”

  “朋友......”江宁想了想,然后又简单了讲述了杜行去诊所看病的事情。

  虽然孙明宇看起来想和他多聊聊,但是江宁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因为他昨天夜晚没有休息好,而明天又要早点起床,所以他急需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

  “看病?”孙明宇沉思了一会,然后又笑着说,“以后有关于杜行的事情,您可否及时的告诉我。”

  说话的同事,孙明宇递出了自己的名片。江宁出于礼貌性地扫一眼。这个时候,他才发觉对方的名字以及身份。

  “关于杜行的事情?”江宁有些好奇地问。

  “没错,但您不要误会。”

  随后,孙明宇快速地向江宁解释自己为什么在留意在杜行。简单的说,孙明宇正在准备写一部关于人的两种性格的文章,他觉得可以通过了解杜行,让他笔下的角色变得更加立体化。江宁下意识地看了看杜行刚刚离开的方向,接着他表示自己无法做到,因为这看起来很不道德。

  “不,我们是在拯救他,”孙明宇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接着说,“他这里多少有些问题,而且,他还患有一定程度的抑郁症。”

  “如果他生病了,医院可以帮他。”

  江宁把手中的名片还给了孙明宇。他有些厌恶地说:

  “如果你真的想观察他,那么就自己观察他好了。”

  “这不一样。我已经了解过他一段时间了。”

  孙明宇表示自己和杜行之前是同事。他是为了让时间自由化才选择当作家,至于为什么要通过他人的视角再次去了解杜行,因为这样会让他对杜行的了解更加全面些。

  “我对这些没有兴趣,而且我很累了。”

  江宁头也不回地朝着公交站牌那里走。他现在只想睡觉。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那个脏乱不堪的房间是那么让人留念。然而,当杜行回到了家中,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时,他又陷入了头脑清明的状态当中。过去一天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呈现在他的眼前:被父亲带到诊所的小男孩。因劳累而疲惫的医生以及医生的妻子。诊所内不断出现的病人。公交车站遇到的杜行和餐厅内听到的趣事。最后,江宁想到了孙明宇。回忆到此停止。江宁告诉自己应该要休息了,因为明天将会早起。到了这个时候,他又想到杜行对他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帮他找到房子。想到这里,江宁就在黑夜中露出了笑容。

  但不管怎么样,明天依旧要早早起床。江宁提醒自己要睡觉了。当他这个想法越来越坚定时,他的意识也就越来越清醒。就这样,江宁在黑夜中同失眠做斗争的时候开始失眠。

  第二天,江宁带着足够多的困意出现在了医生面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