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872 2020.03.21 22:18

  江宁敲响了房东的门。门开了,是一位身材矮胖的中年妇女。江宁说出了自己到访的原因。房东看见了江宁穿着防护服,便惊声道:

  “原来你是医护人员呀。”

  江宁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对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惊叹。

  “打扰了。”

  医生很客气的打个招呼。随后,医生又快速地重复了一遍他们到访的目的,并希望房东能够把钥匙给他们,因为他们还要回学校。很显然,在这种疫情包围城市的情况下,身处不幸当中的人们对医护人员已经产生了崇高的敬意。女房东对着身边的丈夫说了一声,她的丈夫就去找钥匙了。在那个过程中,医生询问他们的身体怎么样,家里有什么人。女房东先是因为疫情而担心的说家里只有他们两个,至于孩子,都在外面。以前他们希望孩子能够回来见他们,但是现在,他们更希望自己的孩子不要回来。

  “医生,您说说,这个病多久会过去。”女房东问。

  “很快就过去了。”医生说。

  说话的时候,女房东又对江宁歉意地笑了笑。她说,要是早知道江宁是一名伟大的医护人员,那么,当初租房子的时候,她就不会和杜行达成另外的协议了。

  “另外的协议?”江宁好奇的问。

  “是的。”女房东说。

  接着,女房东告诉江宁,那天杜行说他有一个朋友需要租房子,但是,租金可不可以减少一点。然而,当时生活尚且美好的女房东并没有如今这么细腻的情感。最后,杜行希望她在租房合同上减少租金,至于房东的损失,他会另外弥补。说到这,女房东问起江宁有关杜行的身体情况。

  “他死了。”江宁说。

  男房东拿来了钥匙。江宁站在那里,有些愣神。医生接过了钥匙,说了声谢谢。房东夫妇对杜行的死表示很遗憾。门关上了之后,医生把接过来的钥匙递给了江宁。江宁稍稍犹豫了会,然后接过钥匙。接着,江宁就感觉有股火热的气息想要挤进他的脑袋,他险些站不稳了。医生扶住了江宁,问他怎么了。江宁告诉医生,他感觉很累,想休息。

  “您有没有听见哭声?”江宁问。

  “没有。”医生说。

  江宁神色痛苦的告诉医生,他确信这里有哭声,而且是很难听的哭声。他再次询问医生是否听见有哭声。医生依旧摇头,说,没有听见。江宁挣脱开了医生,他自己扶着身边的墙壁。不知道为什么,江宁想起了躲在储物室的孙明宇。但是,江宁确信,这哭声不是来自孙明宇。现在,他想起来了,是那个偏瘫的老妇人。是的,他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被遗弃在角落里,活像一块废铜烂铁的老妇人。

  “她呢?”江宁问。

  “谁?”医生好奇地问。

  此时此刻,医生发现江宁很不对劲。江宁告诉医生,就是那个老妇人。医生说,那个老妇人已经去世了。医生感到好奇,因为老妇人去世那天,他有告诉江宁。忽然,医生意识到江宁为什么说有哭声了,因为他们去老妇人家里那天,老妇人就曾哭过。医生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江宁就曾询问他,为什么老妇人会哭。只不过,医生想不明白,这件事情怎么有种成为江宁噩梦的感觉。当听见老妇人去世后,江宁像是吃了某种灵药似的。

  “走吧,我们去杜行的房间。”江宁说。

  说话的同时,江宁就自己先走了。看着江宁的背影,医生觉得如果江宁现在死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医生始终都保持着现实主义,因为每位患者在他面前表现出的痛苦都是无比真实的。医生快速追上了就要消失在楼梯拐角的江宁。片刻之后,他们到了杜行的门前。在钥匙插入门锁的时候,江宁停下了动作,然后说:

  “能不能让我一个人进去。”

  说实在的,医生觉得江宁可能会在里面自杀。但是,医生答应了江宁。当时,医生确信他没有违背自己身为医护人员的行事准则。医生感到很奇怪,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心理反应。

  江宁推开了门,感觉很阴冷。房间里整整齐齐,但感觉很死寂,就好像有个喜欢整洁的鬼魂住在这里。江宁关上了门,然后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一本被蹂躏到快烂掉的书,江宁把书拿起来,翻了翻,但是看不出什么。他觉得很厌烦,就把书扔在了地上。接着,他躺在沙发上,没有一会他就觉得很晕。他觉得自己该睡觉了,但他又感到很饿。没有办法,江宁从沙发上起来,来到了厨房,厨房很干净,餐具整整齐齐的站在那里,还有等待被煮熟的食物。江宁在里面站一会,想着自己应该做什么,在这个过程中,他就觉得自己不饿了。现在,江宁感觉自己更困了。江宁走进了房间。房间很小,床里面有一张淡黄色的柜子,柜子上面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花瓶,花瓶里面插着花的尸体。江宁不知道那是什么花,但尸体的颜色是淡紫色的。他想,如果这花没有变成尸体,那应该很好看。他说,有一天我看见桌子上有二十六颗花粒,于是,我就把花束上面的花粒数了数,发现比昨天少三十一颗,还有几颗大概被风吹走了。

  江宁觉得很累,然后就躺在床上,但睡不着。江宁想起校长曾经问他是否有理想这个事情。现在他心里有很多理想,他觉得自己只要完成一个,就足以让所有人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看到了美好的未来,所以,他笑了笑。这个时候,他又觉得饿,他想着自己该做些什么,想到这里,江宁就不觉得饿了。他很困,但是,他觉得睡觉很浪费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起来去努力完成心中的理想。他觉得很烦,就在床上翻了翻,还是很烦。他感到有些不舒服,所以,他就推开门,走出房门,走出家门,走出小区。那个过程,一共有七个人经过他的身边。他继续走,现在,他等红灯,这个过程,有四十二辆车经过。他来到了一个诊所前,他觉得不舒服,所以,他走进了诊所。里面有个年轻的医生,他告诉对方,他有病。

  年轻的医生什么也没有说。他看到了年轻医生双眼中的冷漠,他知道,对方丝毫不关心他是否健康。这样最好。接着,他开始忍不住讲述一些他的不幸。在那个过程中,年轻的医生还是什么都没说,他知道,对方没有听。但是,这无关紧要。他正需要这样,他从不需要谁安慰自己,也不需要谁陪同自己难过,更不需要有人告诉他一切都会过去。他只是想找个人进行讲述一些事情。他有很多同事,也有很多朋友。但是,他知道,他的不幸遇上酒,就足够让人开心很久。他也很开心。

  他付了钱,离开了诊所。接着,他想到了年轻医生说的安眠药,所以,他去买了。他又回到了家里,躺在了床上,拿着药。这个时候,死神已经迫不及待地出现了。他说,他会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他不想自己死后灵魂还活在煎熬当中。他说,他今天看到了一个冷漠的灵魂,但是,他觉得那个灵魂其实很可怜,像是被人遗弃在阴暗角落的废铁,为了掩盖自己的模样,废铁就和绿锈达成了协议,让它们依附在自己身上。他说,那个过程一定非常的痛苦。他希望可以拯救那块废铁。人一旦学会隐藏自己,就更不敢面对自己。

  死神答应了他的请求。死神认为,这样会让他的灵魂得到升华,而这正是死神一直在寻找的。接着,他又和病毒达成了协议。他告诉病毒,可以吞噬他的血肉,但不要损坏他的精神面貌,这样会影响他和年轻医生的最后一次沟通。病毒也答应了他,然后欢快的进入了他的身体。现在,年轻医生走进了隔离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