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333 2020.03.19 02:20

  医生知道,如果他让江宁到杜行那里,那么,江宁就会过去。只不过,医生希望生与死之间的告别是充满温情的,而且,他也实在没有想到江宁竟然会冷漠到这个程度。最终,医生以命令的口吻告诉江宁,他必须要去隔离室和杜行做最后的道别。江宁为此感到厌烦,但还是答应了医生。

  隔离室内。

  医生原本很想了解杜行为什么想要见江宁,但是,杜行告诉医生,他希望能够和江宁单独聊聊。医生离开了隔离室。离开之前,医生注意到,杜行的精神虽然饱满,但气色已经差到了极致。江宁同样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觉得,杜行就好像一具化好妆的尸体,他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但似乎是因为化妆师的手法有点生疏,所以,显得并不那么自然。这让江宁感到厌恶。他想要离开隔离室。

  江宁站起身,不耐烦地询问杜行到底想说什么,如果是告别,那么,他们的会面就可以结束了。说话的同时,江宁已经走到了门边。这个时候,江宁的身后传来了杜行请他等一等的声音。江宁很厌烦地回头。杜行也站了起来。这时,江宁注意到,杜行的身后有个漆黑且巨大的影子,充满着阴冷的气息。他感觉那个黑影中有个诡异的笑容对着他。江宁觉得,那就是死神的真面目。不过,江宁并不感到害怕。他坐回椅子,询问杜行到底要说什么。

  “你对死亡怎么看?”杜行问。

  说话的时候,杜行也坐回椅子上。江宁不明白杜行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告诉杜行,他对死亡没有什么看法。接着,杜行问他是否怕死。江宁说,他也不知道,但死亡早晚都会来。然后,杜行又问江宁,。江宁说,第一次或许有,但他已经忘记他在第一次面对死亡时的心情是什么了。这个时候,江宁又想到了那位偏瘫最后又死亡的老妇人,他的耳边响起了对方那恐怖的哭声。他感到害怕。不过,当江宁看到位于杜行身后的死神时,他就不害怕了。

  “现在我就在你对面,”杜行说,“你是否会为我的死亡而伤心。”

  江宁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杜行,他不明白杜行为什么会问他这种无聊的问题。他告诉杜行,他不会为对方的死而伤心。这个时候,江宁看到死神的阴影开始笼罩杜行,他看到杜行那早就被病毒吞噬的身体开始塌陷,五官渐渐扭曲。但是,杜行的脸上还挂着那副令他之前无比厌恶的笑容。然而,这个时候,江宁并没有觉得那笑容有多么恶心。江宁笑了笑。但是,紧接着,江宁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笼罩杜行的阴影退去,杜行恢复到了之前的样子。

  江宁感觉到大脑眩晕,接着,他就陷入了无边际的黑暗当中。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宁看到了一丝亮光出现。紧接着,江宁看到了医生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怎么回事?”江宁问。

  此时此刻,他依旧感觉头脑眩晕,而且浑身疲惫。医生告诉江宁,当他从隔离室走出来的时候,就不断说自己很累很累了,然后就晕倒了。江宁对此很疑惑。他告诉医生,自己完全不记得这些事情。

  “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医生示意江宁好好休息休息。接着,医生就起身往外走。看着医生的背景,江宁询问杜行怎么样了。

  “他死了。”

  医生转过身,有些好奇地看着江宁。事实上,因为觉得江宁对杜行的死应该是毫不关心的态度,所以,医生一开始并没有打算主动告诉江宁这个消息。因为,他不想看到江宁得知杜行死后那种冷漠的表情。但是,他却没有料到江宁会主动问起杜行的身体状况。

  “你们在隔离室说了什么?”医生问。

  “我也不知道。”

  江宁想了想,然后又说:

  “好像,什么也没有说。”

  面对江宁这种状况,医生也不觉得意外。不管怎么说,自从防护工作开展以来,江宁的工作效率始终都是所有人中最高的。所以说,或许是因为身体长时间的劳累,再加上杜行将死之前在隔离室也许对江宁有刺激,这才导致江宁那原本看似坚不可摧的身体倒了下来。至于精神方面,即使现在,医生也不觉得江宁会是一个精神方面感到疲惫的人。至于江宁醒来之后会询问杜行的身体状况,医生仔细想了想,他觉得,他更倾向是因为江宁目前处于一种相对舒适的状况当中,所以,他那原本冷漠的灵魂似乎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缺口。想到这里,医生询问江宁对杜行的死亡怎么看。江宁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医生,然后说:

  “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的。”医生说。

  接着,江宁告诉医生,既然杜行已经死了,那么,他对这件事情就没什么看法。如果说非要给个看法,那就是,死亡是无可避免的。

  这时,医生确认之前自己的猜测是成立的。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和江宁争辩了。但是,他依旧为江宁所表现出的冷漠态度感到气愤。所以,医生离开了休息室。

  当医生离开之后,江宁就意识到,自己也许又让这位老板生气了。关于这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对此表示理解。员工承受上司的情绪变化,这不管怎么说,都是符合常理的事情。况且,现在又是特殊时期。紧接着,江宁想到了杜行,想到杜行总是在身边说一些他很不喜欢的无聊废话。想到这里,江宁就决定不想了。但是,想要抑制这种想法就像是和失眠做对抗,在对抗中不断失眠。江宁为此感到心烦。这个时候,孙明宇回到了休息室。自从上次离开杜行的隔离室后,孙明宇整个人就开始颓废了,就像是一个饱受摧残而丧失灵魂的流浪汉。孙明宇的这种情况一度引起了医生等人的警觉。他们认为,孙明宇这种情况属于偏执性人格在丧失所追寻方向后出现的一种严重自我否定心理而形成的颓废状态。若是平时,他们尚且能够为孙明宇进行治疗,但眼下,他们不得不把对抗病毒放在首要。

  孙明宇看到了江宁,突然像看到了希望一样。他的双眼爆发出异常的兴奋,不断质问江宁最后一次见到杜行的时候说了些什么。江宁推开了孙明宇,他告诉对方,自己什么也没有和杜行说。很显然,丧失一定理智的孙明宇对江宁的回答并不满意,并且怒骂江宁违反了他们之前的协议。江宁不想和孙明宇继续纠缠,他觉得对方已经是个疯子了。人一旦遇到了疯子,首先做的无非是保持距离。所以,江宁拖着还有些乏累的身体离开了休息室。

  

举报

作者感言

恒晓宇

恒晓宇

推荐,收藏,谢谢!

2020-03-19 02: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