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102 2020.03.16 17:32

  江宁回到了临时休息室,看到了正在苦恼的孙明宇。自从孙明宇上次遭受众人的拒绝之后,这位作家就感觉自己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江宁走进休息室,躺在床上,准备开始休息。孙明宇搬椅子坐在江宁的床边,询问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发现。江宁说,没有。然后他告诉孙明宇,自己很累了,需要休息。很显然,这两天异常清闲的孙明宇并没有去顾及江宁是否需要休息。

  “我们之间可是有协议的,就算你现在很忙,但你也完全可以跟杜行一起工作,然后去完成我们的协议。”

  孙明宇忽然明白了什么,有些讽刺地说:

  “我明白了,你觉得他们很厌恶我,所以,你就为之前和我有协议而觉得厌烦,你觉得这样让你在他们面前无法抬头。”

  江宁翻了个身,告诉孙明宇,自己没有这样觉得。孙明宇却不这样想,他始终坚信事实就是这样。江宁不想和孙明宇继续纠缠这种无聊的问题。他闭上眼睛,准备休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总是响起刚才校长对他说的完全没有必要拥有理想的反驳,接着,他就想到了医生问他是否拥有过理想。他还想说,没有。但是,那个问题却一直都在他的耳边绕来绕去,就像此时在休息室喋喋不休的孙明宇一样讨厌。江宁从床上坐起,接着,他很认真地告诉孙明宇,他并不为之前的协议感到后悔。他确实不后悔,因为那给他带来了三千块的劳务费。

  “但现在,”江宁说,“你让人厌烦。”

  “呵!”

  孙明宇冷笑一声。他先轻蔑地看了看江宁,然后看着窗外说:

  “那是当然,你们都是对抗疫情的高尚人物,而我什么也没有做,除了给你们的工作添乱。”

  停顿了下,孙明宇继续说:

  “我可没有给你们添麻烦。”

  江宁走出了休息室。当一阵冷风吹来,江宁觉得身子有些冷,他本能地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城市已经快步入冬天了。因为这阵冷风,江宁原本积累的疲倦消失了不少,但是,他耳边关于医生询问他是否有理想这个问题反而更加的清楚了。江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他意识到自己曾经确实有理想,但后来为什么没有了,他自己也搞不清楚原因。但总的来说,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这时,他看到了不远处医疗小组的防护工作室,看到了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以及不久前加入的教师们。这个时候,江宁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了。他知道,他应该去休息了,因为接下来还有工作要做。想到这里,他原本顺畅的心情就又感觉到烦了。

  他回到了休息室。孙明宇还在那里嘀嘀咕咕个不停,就像个小丑。这一幕,江宁觉得有些好笑,但是,他不想笑。江宁觉得很累,所以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这个时候,孙明宇就好像那独自在舞台表演的小丑发现了观众似的。他搬椅子坐在江宁的床边,然后很认真地告诉江宁,不管怎么说,他没有做错什么。

  “我只是为了写作的真实性。”

  孙明宇告诉江宁,一个作家,如果不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哪怕能赚很多钱,内心也难以安宁。那个时候,江宁已经快睡着了,他告诉孙明宇,这些并不重要。孙明宇站起了身子,他的椅子倒在地上,发出了剧烈的声响。江宁很烦躁地睁开眼,然后坐起身。江宁还没有说话,孙明宇就愤怒地对他说:

  “你刚才这是对我,对我的作品,以及对我想成为作家的这个理想的侮辱。”

  又是理想。江宁听到了这个词,觉得头很痛。他告诉孙明宇,如果他刚才确实说了什么错话,那么,他为此道歉。但是,孙明宇却好像没有想就此结束。他向江宁讲述着自己为什么想要成为一名作家,以及他为什么想要写作,以及写作的意义是什么。江宁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疲惫感让他觉得心烦意乱。但是,孙明宇始终在那喋喋不休。这时,他忽然想到了那位偏瘫那妇人的哭声,他听得很清楚,每一个音符都拼命的想要挤进他的耳朵。因此,他想到了校内人员之前因他对学生冷漠而对他谴责,就因为这样,他想到了之前诊所那些流感患者对他的不满。他把头埋在了双腿之间,双手不断蹂躏自己的头发。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之前那个让他厌恶的房间,他看到了那个房间内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节都是让他那么厌恶。此时此刻,所有声音,所有面孔都拼命了想要挤进他的大脑,似乎外面的世界已经被病毒完全占据,而他的大脑成为了唯一的避风港。接着,他又感觉自己身处在车流不息的十字路口中间,车鸣声像海浪一样对着他不断的拍打,江宁觉得很恐慌,想要逃离。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车突然消失不见,周围的环境变得无比阴暗,天地间寂静的可怕。这时,一辆辆汽车从远方缓慢的开来,距离近了,他首先看到的是一朵白色的大花,往后看,每辆车都有。这个时候,江宁知道了,这些都是送葬车。他感到惊惧,但是,他却没有想要逃跑的想法。灵车经过他的身边,突然变得缓慢了,好像是给他告别的机会。他看到了漆黑的棺木被死死地绑在车内,就好像那棺木内毫无生气的尸体一样,他因此感到窒息。突然间,江宁看到一道道透明的身影从尸体中漂浮起来,然后慢慢的升向那广阔的天空。江宁知道,那是人的灵魂。每个灵魂都对他露出温暖的笑容,然后挥手,接着一个个消失不见。这个时候,江宁露出了笑容。

  忽然之间,江宁停止了挣扎。他双手握拳,仰头长出了一口气。至于孙明宇,此时正看着窗外的风景说些什么,江宁依旧完全没听。他穿好鞋子,然后站起身,将自己因刚才挣扎而褶皱的衣服整理整理,在这个过程中,他抿嘴笑了笑。一切就绪,江宁握住身边那侧翻的椅子,然后砸在了孙明宇的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