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216 2020.03.14 19:46

  虽然医疗组的人员始终保持着绝对的理智,但是,当他们进行工作的时候,医护人员特有的善良总让他们在面对学生的无助模样时说上两句安慰的话。然而,在这种环境下,江宁的工作效率却异常的快。就在其他医护人员因不断安慰学生而导致工作进度缓慢,甚至有些无法继续工作的时候,江宁只用半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医生交给他的工作量。当江宁将整理好的资料递交到医疗组时,医疗组的人员显然对江宁的工作效率很满意,同时,又觉得很有必要和江宁交谈一番,以了解他是如何做到的。

  “没有必要。”

  面对医疗组人员的询问,江宁简单而又直接的回答了他们。医疗组的人员对此感到很意外。江宁看到了一张张充满感情色彩的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时,他觉得自己的回答似乎有些不合乎情理。江宁想告诉他们,他只是完成了医生交给他的工作,而他因此能从医生那里获得薪水,仅此而已。而且,相比较对学生嘘寒问暖,早点统计出结果显然更有助于学生们的健康以及病情的防护。但是,那些医护人员脸上的表情让江宁觉得,自己要是这样说,似乎有点更不符合情理。想到这里,他就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江宁找到了医生,告诉对方自己已经完成了工作。不同于那些医疗组的人员,医生对此一点都不意外。接着,他告诉江宁,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去杜行那里帮帮忙。自两人认识以来,医生首次以商量的语气让江宁去工作。正因为如此,江宁有些愣住了。

  “你不愿意?”医生说。

  “我......”

  江宁告诉医生,他听从指示。但是,医生始终告诉江宁,这件事看他自己的意愿。江宁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他确实不想和杜行一起工作,不过,医生的语气又让他觉得有些不安。这种不安的心理渐渐从江宁的内心浮现到了表面,他的面部表情因此而挣扎,让他心烦意乱。始终都在留意江宁的医生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

  “你觉得杜行这个人怎么样?”医生问。

  “话多。”

  江宁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发表了自己对杜行的看法。医生笑了笑,然后询问江宁为什么这样说。江宁向医生讲述了杜行总是在自己身边诉说关于他自己的不幸。至于杜行所讲述的内容,他没有说。

  “那都是一些无意义的废话。”

  江宁表示,谁都会遭遇自己的不幸。医生对此作出了认可地反应。紧接着,医生询问江宁为什么不拒绝杜行。

  “你只需要表现出厌烦的反应,”医生说,“我相信,杜行就会和你保持距离。”

  江宁认为医生很早就认识杜行。医生否认。这段时间,医生只要有机会就会留意杜行的言行举止。他对所有人都保持微笑,过分谦逊,会尽心尽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哪怕说这件事情让他大费周章。尤其是对那些学生,医生不止一次见到杜行违背医疗组的规定,将他自己的电话借给那些孩子,以便他们能够和自己的父母说上两句话。虽然医疗组的人会定期让学校的孩子和父母通话,但是,毕竟这个学校三千多学生。然而,当杜行这种充满暖意的行为被发现的时候,他并没有以关爱这种说法为自己辩解。事实上,他从不辩解,只是一味给医疗组的人道歉。在那期间,若不是医生干预其中,医疗组的人已经将杜行赶出了学校。但即使这样,杜行的这种行为依旧没有收敛。

  “必须要让他离开学校。”

  某一次,医疗组的组长很生气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他告诉医生,虽然,杜行来到学校是义务帮忙,但是,杜行的行为已经让学生的安全受到了严重影响。身为医护人员,医生当然知道杜行的所作所为代表着什么。

  “我知道他的行为很不对,”医生说,“但,请给他一次机会。”

  眼看着对方要拒绝,医生再次恳求地说道:

  “也请给我一次机会。”

  面对医疗组组长的不解,医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告诉对方,虽然,现在对抗病毒性肺炎是重中之重的事情,但是,身为医护人员,他同样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位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从自己眼前走开。是的,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医生就看出杜行的精神状况可能出现了问题,而随着他一步步的观察,就十分确认杜行是一位典型的微笑抑郁症患者。

  过分善良,过分微笑,过分的谦逊到自卑。以至于习惯了自卑,习惯了微笑,习惯了善良。

  医生见过很多抑郁症患者,但从未见过像杜行这样小心翼翼的。

  “你看那些学生,怎么能让人拒绝。”

  “但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就只能离开学校。”

  杜行并未表现出什么反应。医生想了想,接着说:

  “而且,按照隔离规定,你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

  从那之后,杜行就再也没有违反过规定。医生原本想要继续了解,但是看到了杜行始终不敢直视自己,他就放弃了。所以,为了能够更好了帮助杜行,医生找到了江宁。相比较杜行,江宁他尚且能够说得上了解。至于似乎更加了解杜行的孙明宇,医生最开始并没有打算同他交流。自打进学校以来,孙明宇基本没有参与防护工作,而是通过交流不断积累自己的写作素材,当有人对他的行为加以谴责的时候,他就说:

  “相比较我们所遭遇的不幸,我们要做的,更是如何铭记这段不幸的经历。我现在正在为此而努力。”

  此时,面对医生的问题,江宁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也不知道。”

  想了想,江宁又说:

  “他的不幸和我无关,所以,他的讲述也和我无关。”

  医生为此感到震惊。江宁注意到了医生的表情,他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回答似乎有些错误。他想解释,但又觉得没有必要。他意识到,正是因为他对上一个回答进行解释,才导致了他给出了这个错误的回答。为了不让自己继续犯错,江宁选择了沉默。不管怎么说,沉默总是没错的。医生让江宁先离开。看着江宁的背景,医生知道,江宁的沉默是导致杜行向他倾诉的唯一可能。事实上,医生也曾向杜行展现自己的沉默,但没有任何效果。现在,他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大概,病人与病人之间有股莫名的亲和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