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210 2020.03.12 22:16

  第二天,封城令正式下达。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了肺炎对这个城市的影响到达了什么程度。当医生看到杜行和孙明宇时,先是对他们表示了感谢,然后按照惯例询问他们为什么要来帮忙。江宁知道孙明宇是因杜行而来,至于杜行,他确实有点搞不懂。

  “非要说的话,”杜行说,“那就是消毒水的味道让人清醒。”

  医生仔细观察了下杜行,然后询问他是否经常失眠。杜行的眼神有些躲闪,但还是点了点头。孙明宇忽然来了兴趣,对医生说:

  “医生,您能看出来他为什么失眠吗?”

  江宁注意到,杜行的神色有些怯弱。他看了看杜行,突然对这个问题也有了兴趣。医生笑了笑,然后说:

  “现在的人,多少都有些生活压力,失眠很正常。”

  孙明宇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因为他把杜行当做自己写作的灵感素材,所以,他始终认为杜行的失眠属于精神问题。他对此深信不疑,因为他曾亲眼见过。然而,作为当事人,只有杜行从医生的双眼中看到了谎言,他因此对医生无比的感激。后来,杜行问医生为什么当时说谎,医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说谎。

  由于答应了校长的请求,所以医生关掉了自己的诊所。他们四人分坐两辆车前往校长的所在的学校。在当时,孙明宇坚持要和医生待在一辆车里。江宁并不愿和杜行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因为,他知道,杜行总是抓住一切可以倾诉他自己的不幸的机会。每一次,江宁都想告诉杜行,自己并不想听他人生中的无聊事迹,但每次江宁都无法说出来,至于原因,江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因此而自认善良。后来,他的灵魂也因此而饱受折磨。现在,车内,杜行又开始自己的倾诉了......

  至于孙明宇,已经和医生因为杜行的问题展开了讨论。

  “医生,”孙明宇说,“说真的,你真的应该好好为杜行诊治下。”

  由于对医生的医术保持怀疑态度,所以孙明宇并没有去尊称医生。医生对此当然是完全不在意,并且坚持表示,杜行的失眠只是因为压力造成的,这是普遍现象。

  “不,显然不是这样的。”

  随后,孙明宇以作家特有的思维模式向医生讲述了杜行的事迹。就当时而言,医生并没有说出那句有关精神亢奋的总结。

  “他的问题确实只是生活压力造成的。”医生说。

  医生看到孙明宇对自己的回答很不满意,情绪上似乎有些生气。医生看着孙明宇,很是疑问地说:

  “您能否说说,为什么一定要我为杜行诊治下。”

  “因为,他确实病了。”

  “但是,我已经告诉您,他没有病。”

  “不。”

  孙明宇面向医生,然后说:

  “你只是随意看了眼杜行,就算你医术高超,但这样未免太随意了。”

  “你是关心他?”

  医生确信,孙明宇对杜行毫不关心。面对医生的问题,孙明宇说,是。医生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的谎言。孙明宇支支吾吾半天,然后说:

  “是的,我也许对他缺乏朋友之间的关心,但是,我真的需要知道他是否健康。”

  “为什么?”

  “因为真实。”

  孙明宇告诉医生,他正在写作,主要人物就是以杜行为原型。但是,假如杜行先前的表现只是普遍现象,那么他的写作就是毫无意义的。

  “我纵然可以欺骗我的读者,但是,我的内心无法得到安宁。”

  “所以,您就希望杜行是一位精神病患者,然后让您有足够的灵感去创作,顺便让您的内心得到安宁。”

  “不,你过分曲解我的意思了。”

  孙明宇告诉医生,他是先察觉到杜行的精神可能出现问题后,才决定通过观察杜行来进行创作。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保持健康。”

  孙明宇看着车窗外来来去去的救护车,很忧伤地说:

  “我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您可真是位大善人。”

  车停了。医生推开车门,在将要下车的时候,医生停了下动作,然后转身,认真而严肃地看着孙明宇,说,杜行没有患任何病。

  医生的答案并没有动摇孙明宇的想法。虽然他不是医护人员,但是,他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而且,江宁也曾向他转述了自己对杜行的看法。所以,孙明宇相信,在接下来的接触中,医生会发现杜行确实是一位精神有问题的患者。他并非妄自猜测,而是基于杜行曾经做过的一件事情,以及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曾经有一次,杜行把厨房的菜刀放在抽油烟机的上方,孙明宇清楚的记得,当他询问杜行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杜行神色害怕地对他说:“我害怕自己夜晚梦游的时候会出事。”还有一次,两人站在阳台的时候,杜行对他说:“现在只要靠近阳台,我就有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后来,杜行不再说这是冲动,而是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跳了下去。在他们的相处中,杜行的很多言行举止都让孙明宇觉得,杜行其实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但是,孙明宇并没有把这种特例告诉医生,也没有告诉江宁。作为一名作家,他希望医生是通过诊断在证明杜行的大脑有问题,而不是建立在他所举证上,虽然,医生在判断病情的时候需要这些举证。但是,他依旧还是希望得到来自医生自己的诊治结果。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当做是孙明宇希望自己的内心能够得到绝对的安宁。

  对于医生一行四人的到来,校长感到非常的满意。他告诉医生,学校来了一个专业的医疗团队。虽然现在各大医院缺少医护人员以及物资,但是学生们的健康是当前重中之重的事情。就在政府下达文件的当天,市教育局就宣布学校停课,但是,学生是否能够回家还需要得到进一步的观察。

  当父母意识到自己在这种病毒袭击城市的环境下要和自己的孩子分别时,他们内心的焦虑程度可想而知。最开始的时候,一度有学生家长不顾及规定要从学校带走自己的孩子,无奈之下,市公安局只能够采取强制措施,但更多的是通过教育让那些父母明白其中的利弊。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对父母的行为持以理解的态度。后来,当父母意识到孩子待在学校似乎更安全的时候,也就开始全力配合了。

  “我们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

  面对父母的诉求,校长,医生等医护人员作出了保证。

  

举报

作者感言

恒晓宇

恒晓宇

每天都进小黑屋,求推荐,求收藏,求动力!!!!

2020-03-12 22:1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