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183 2020.03.06 23:51

  江宁停下了脚步。

  “你必须每个夜晚都和我碰面。”

  孙明宇告诉江宁,自己并不在乎那点酬金,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创作而需要及时知晓关于杜行的一切。他不希望第二天在从江宁那里得到消息,因为一个夜晚的时间,足以让江宁忘记很多细节。

  “我在乎的就是这方面的细节。”孙明宇认真地说。

  “这没问题。”江宁说。

  江宁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准备连夜就收拾好自己搬家时要带走的东西。他推开了门,打开了灯。接着,他看到了自己房间的一切:地板就好像被廉价的黑墨洗礼过一样;被子和床单就好像是遭受了家暴的妇女一样,蜷缩在一起,让人觉得可怜;准备换洗的衣服和脏兮兮的椅子相依为命;剩下的饭菜正在如饥似渴的等待拯救它的乞丐。当江宁意识到自己一直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时,他的好心情就一扫而空。他不觉得眼前这一切是他自己造成的,因为他感到无比的恶心。人会恶心自己的所作所为吗?不会!江宁告诉自己。他关上了门,然后打通了杜行的电话。江宁告诉杜行,自己今晚就要搬过去。杜行有些犯难,因为现在已经快夜晚九点了。

  “请务必帮我这个忙。”江宁恳求地说。

  虽然后来孙明宇将自己为杜行创作的作品差不多完全销毁,但人们依旧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了此时此刻的一幕。在写这一部分的时候,他并没有去剖析江宁当时的心理状态,而是讲起了江宁是否因恳求杜行而丧失了自尊这种说法。他是这样总结的:人,很难有看到自己另一面的机会。关于这句话究竟代表着什么,倒也无人知晓。但结合孙明宇日后选择离开人世的行为,我们姑且可以认为,他做出了让自己拥有了自尊的决定。

  面对江宁当时的请求,杜行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力而为。就在当晚,江宁来到了自己的新住处。当杜行从那昏暗的路灯下看到江宁没有带任何行李就走来时,他一度认为自己是因为长时间作息混乱而导致视觉出现了问题。面对杜行的疑问,江宁什么都没有说。他现在只想看看自己的新住处,然后舒舒服服地进入梦乡。明天,又是忙忙碌碌的一天。想到这,他更累了。杜行带着江宁来到了新的住处。他今晚第二次推开门,打开灯,灯光渗透进了房间每个角落。眼前出现的一切让他很满意:干干净净的地板,除了床垫没有任何杂物的床。杜行告诉江宁,明天房东会和他签订合同。江宁点了点头。

  “你确定这样可以休息吗?”杜行问。

  江宁已经坐在了床上,感受着床垫那适中的弹性,他觉得很满意。

  “当然可以,”江宁说,“我可是个医生。”

  听到了江宁的话,杜行对此深信不疑,接着,杜行再次感谢了江宁上次对他的帮助。江宁不明白原因,因为他只是给对方拿了些药而已,每个医生都会这样。他说,这完全不用总放在心上。

  “不,这很重要。”杜行显得极为认真。

  杜行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江宁阻止了他。江宁说,他很累,需要休息。杜行说了声晚安,然后离开。江宁关上了灯,很快就在这个他期待已久的全新环境中进入梦乡。

  江宁精神满满地出现在了医生的面前。然而医生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观察这些事情。一整天,他要么是在诊所内医治病人,要么就是在出诊的路上。这位为了追求自由才选择自己开诊所的医生,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刚刚实现理想就从某种程度上失去了自己向往的自由。直到夜色吞噬了这座城市的时候,他才瘫坐在椅子上开始休息。但是,并没有多久,他的电话又响了。这一次,医生接通电话后没有站起来,而是重重地叹口气,轻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很无力的挂掉了电话。在病人日渐增多了这几天,江宁还是第一次看到医生露出这样的表情。江宁问起了原因。

  “那位老妇人,你应该记得吧?”医生说。

  江宁点了点头。事实上,他对那位总是颤抖的老人记得更加清楚。至于那位老妇人,江宁只记得对方像是快长满绿锈的废铁。

  “她去世了,就在下午。”医生长叹了一口气。

  “因为流感?”

  医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医生转述了电话的内容,是老妇人的丈夫,先是向他表达了感谢,然后希望他能够去参加老妇人的葬礼。医生婉拒了。他告诉老人,现在情况特殊,很多病人需要他去医治,最后,他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那位老人应该理解。”江宁说。

  江宁说,相比较去葬礼送别一位死去的人,那些走进诊所等待被救治的病人,显然更加的重要些。医生认同了江宁的话。

  “这该死的流感......”医生语气中带着愤怒。

  江宁想起了上次医生妻子来到诊所时说的话,他询问医生,关于大家传言的肺炎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还不知道。”

  医生拿起了自己的电话。江宁知道,他是准备给自己的妻子打电话。每天,只要有空闲的时间,他都会这样做。但是,很少有打通的时候。到了后来,他们只是在夜晚的时候互发几条短信,再后来,医生时隔几天才会收到妻子的短信。每次的内容都大概是:我很好,照顾好自己。虽然医生总是告诉江宁,他们的职业就是为了战胜任何病情。但是,每当江宁看到这位善良的医生眺望医院的方向时,他就觉得,医生其实已经看到了那一幕他自己不敢想象的未来。

  然而,纵然传染性流感明目张胆在这座城市内行走时,依旧无法冲淡大家对于生活所保持着那份执着的热爱。无论是人群密集的商场,还是热闹非凡的娱乐场所,人们在为时代所赠与他们的美好而宣泄着自己的热情。当看见诊所人满为患的时候,人们便会将这种情况冠以“生意火爆”四个字。甚至绝大部分人,都会对忙忙碌碌的医生流露出羡慕的眼神,因为他们觉得,这给医生带来了足够多的财富。

  不可否认,事实就是这样。某一天,医生对因劳累而依靠在门框的江宁说,这个月会支付他双倍的薪水。当江宁回忆起医生的时候,总是逃不开善良这个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