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205 2020.03.05 23:22

  对于江宁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医生并没有表现出应该有的不满反应。事实上,整个上午他们都陷入了一种绝对忙碌的状态当中。越来越多的人挤进了这个平日让人躲避不及的小诊所内。那原本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仿佛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喜欢的香水。医生让江宁为所有人发放口罩。江宁照做了。但是,剧烈的咳嗽使他们不得不摘下自己的口罩。医生只好告诉他们,流感具有一定的传染性,希望大家可以为了自己的安全而忍忍。

  “想要咳嗽哪里能够忍得住。”有人对医生的建议很不满。

  面对大家的不满,医生选择了沉默。因为他真的很累了。江宁收拾完一些碎活后,就看见医生已经在椅子上进入浅睡状态。江宁觉得,这位结婚三年多,昨晚独守空房的男人一定度过了一个极度难受的夜晚。而相比较独自一人面对黑夜,他应该是更加担心自己那个因病情而不得不搬到医院去的妻子。就当时来说,这对年轻的夫妻,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已经见过了彼此最后一面。看着医生疲劳的状态,江宁为自己无法搬家而感到愧疚。恰巧,不敢真的睡觉的医生看到了江宁脸上那难得出现的具有人类色彩的表情。

  “你看看,”医生看了看四周,然后无奈地说,“我现在可不能让你走。”

  江宁勉强笑了笑。

  接着,他又信心十足地说:

  “我昨天找房子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朋友,他可以帮我找到合适的房子。”

  “那可真是谢天谢地了。”

  江宁走到了诊所外,他准备询问杜行关于房子的事情。电话接通了。杜行表示房子还在找,他对此很遗憾。江宁告诉对方不必太在意,并希望两人夜晚能够再见一次。电话那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在江宁的疑问下,杜行答应了下来。电话挂断。江宁看着远方的天空,心里盘算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半个小时后,江宁接到了杜行的电话,杜行很高兴的告诉他关于房子的事情已经谈妥。房租很低,每个月八百块,但按照租房条款,江宁依旧需要按照押一付三的方式支付租金。

  “这没问题。”江宁说。

  病人走进了诊所。

  “那夜晚我们在车站那里见面。”杜行说。

  江宁答应了下来,然后快速挂掉了电话。诊所内,江宁向正在忙碌的医生解释了自己刚刚为什么接电话的原因。医生示意江宁不要紧张,他说,无论什么时候,接电话都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现在,我们可该忙了。”医生笑着说。

  两人再次进入了忙碌状态。期间,医生不得不出诊。他嘱咐江宁一定要按照正确的方式去给病人拿药,千万不能去妥协病人的意愿。江宁做出了保证。就在不久前,一位咳嗽不止的老人希望医生可以加大他的用药量,因为他天真的认为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咳嗽好的更快些,他告诉医生自己的嗓子像是有蚂蚁在爬,充足的药量可以让那些“蚂蚁”死的更快更彻底些。医生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拒绝了他。老人并没有因此罢休。医生停下了动作。他询问老人是否有后代在上学。老人说,自己有个外孙。说这话的时候,他提高了音量,以便让所有人都听清了他外孙在学校的成绩很不错。

  “那太好了,”医生说,“如果您真的想服用更多的药量去治病的话,那就请在学校放假的时候这样做。”

  “这是为什么?”老人很不解。

  诊所内,很多人都看着医生和老人。江宁也看向医生。

  “因为这样,您的外孙才不会因为参加您的葬礼而耽误学业。”

  整个诊所的人都被逗乐了。医生并没有因此停止,他用玩笑的口吻告诉大家,如果市内新闻上突然出现了某位老人因服药过量而去世的时候,他希望大家能够为他作证。大家齐声叫好。老人带着微怒的表情离开了诊所。大家又笑了起来。紧接着,咳嗽声就再次代替了欢笑声充斥着诊所。

  直到夜晚七点,医生才回到了诊所。当时诊所正有两位学生一边输液,一边认真地书写自己的课后作业。他们每个人输液的那只手臂都被绑在椅子上。医生想询问江宁原因,但当看见那两个孩子时不时剧烈地咳嗽时,他就明白了这种做法是合情合理的。因为他们的父母就在旁边。当江宁发觉医生回来后,他就没有把目光继续放在吊瓶上了。两人简单的交流几句。江宁告诉医生,自己不得不走了。虽然,他觉得自己在这种忙碌的时候离开很不符合情理,但是,杜行已经给他打过了一次电话。如果房子的事情处理好了,那么会让以后省去更多麻烦。医生表示赞同。

  十几分钟后,江宁和杜行碰面。几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小区外。江宁大概推测了下小区距离医生诊所的路程,徒步的话,二十分钟是没有问题的。这一点,江宁觉得很满意,接下来就是租金的问题了,而这也是江宁为什么要和杜行见面的原因。

  “我们可以进去看看。”杜行说。

  江宁摇了摇头。

  他环顾着四周,在一片阴影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孙明宇。虽然两人只是昨晚见过一次,但江宁确定就是他。当杜行离开后,江宁直接走到了孙明宇的面前。面对江宁的突然靠近,孙明宇心中只有疑惑。因为就昨晚的交流来看,他觉得江宁对他很反感。

  “我可以帮你。”江宁直接说

  “帮我?”

  “没错,关于杜行,关于你的写作。”

  “为什么?”孙明宇笑了笑。

  江宁看了看四周。他的视线在杜行离开的方向停顿很久,然后,他看着孙明宇。

  “原因很简单,我需要你支付我三千块的酬金。”

  “三千块?”

  孙明宇很不解地问:

  “三千块并不多,但请给我相信你的理由。”

  关于这个问题,江宁早就料到了对方会这么问,而他花费了一天的时间也没有思考出怎么去解决。

  “没有理由。”

  江宁沉思了会,然后指了指身后的小区,对着孙明宇说道:

  “如果非要说理由,那就是你支付我的三千块酬金,可以缩短我和杜行的距离。”

  两人的交流陷入了沉默。在那个短暂的过程中,江宁的理智渐渐让他产生羞愧心。当理智赢得上风时,江宁就选择迈步离开。

  “我答应了!”从他的背后传来了略显急促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