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第二种悲剧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第二种悲剧生活 恒晓宇 2193 2020.03.10 23:01

  接下来的时间,江宁把所有精力都投进了工作当中。至于医生说的来自病人的倾诉,他对此还缺乏一定的理解。在江宁看来,病人因生病走进诊所,他给出合适的治疗方案,然后病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他呢,继续救治另外一个病人。这种过程完全没有问题。他想起了杜行,想起了医生的妻子。江宁觉得,他们都称赞自己的医术以及工作能力。当诊所再次被病人挤满时,医生让江宁整理下关于最近学生患者的资料。校长的到访让医生意识到,如果这场传染性流感真的要往更严重的方向去发展,那么学校一定要以最大的可能性避开这次危险。

  医生想起校长所提的非典。每当想起那段人人被病毒囚禁在家的疫情时光,他的身体都会因害怕而颤抖。正是那段回忆,让他以更强的危机意识看待当前的传染性流感。想到这里,医生的内心就难以平静。因为就目前来说,不仅仅是诊所,各大医院都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人满为患。医生来到诊所外,看着外面人来车往的繁荣景象。似乎从未停止过的救护车声音继续在这座城市呜咽。医生知道,此时正躺在救护车内等待被救治的病人,一定会感受到这个城市繁荣背后的另一面,即,拥堵。人似乎只有在危难时刻才会看到美好的另一面。

  江宁打断了医生的思绪,将手中整理的关于学生的资料交给了他。医生按照登记的联系方式逐一拨打电话。让医生松口气的是,大部分学生似乎都有了明显的康复现象,只有几位学生还在继续咳嗽。不管怎么说,一切应该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在发展。

  在医生翻看病人资料的过程中,江宁很想告诉医生,自己完全适合这份工作,但他最后并没有这样做。因为江宁觉得,老板想要辞退员工,如果愿意给出理由,那就已经称得上是可敬了。想到这里,江宁就觉得医生的做法很符合常理。所以,当天医生告诉江宁可以提前下班回家好好休息的时候,江宁并没有犹豫就离开了。总的来说,一切都存在着合理性。很显然,这是最重要的。

  所以,当纵然因为提前下班,但精神依旧疲惫的江宁看见孙明宇时,他并没有因对方的出现而感到烦躁。虽然,孙明宇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这并不是因为他病了,而是江宁因为长时间的工作而无法履行他们之前的约定。江宁告诉孙明宇,这并不是他的错,完全是因为当前的流感所导致的。

  “显然,你现在有时间。”孙明宇说。

  “是的。”江宁说。

  接着,孙明宇告诉江宁,杜行很早就回来了。流感的严重性让他们的公司最近提前了下班的时间。

  “我现在可以打电话让他下来了,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去吃饭。”

  电话接通前,孙明宇看着江宁说:

  “他刚才还有问你。很显然,你的医者身份让他这位精神患者有些依赖心理了。”

  江宁勉强笑了笑。孙明宇在背后总是喜欢以精神患者来称呼杜行。他曾经告诉江宁,当他们是同事的时候,为了能够更加了解杜行,他曾经和杜行合租在一个套间里。

  “一个人,在深夜因幻想美好未来而笑出声,你说说他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后来,当医生了解到杜行的事迹后,就给出了自己的总结:理想生活与现实行为发生碰撞时所产生的短暂性精神亢奋。

  正是因为这个总结,让孙明宇加入了医生的团队去对抗后面更严重病情。然而,那个时候的杜行已经履行了和死神签订的协议。至于江宁,他想起了杜行第一次走进诊所时的情景。

  电话接通了。并没有多久,江宁就看到杜行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事实上,和孙明宇之间的协议并没有让江宁觉得厌烦,但是,每当看到杜行脸上所挂着的这个笑容,他就觉得无比厌恶。那种笑容,让江宁觉得像是做工劣质的人皮面具。

  晚饭的过程中,杜行询问江宁最近的流感在朝着什么方向发展。江宁说,一切都好。紧接着,杜行又提议孙明宇可以以当前的流感为背景进行创作。江宁好奇地看向孙明宇,他一直以为对方在瞒着杜行进行创作。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后来,孙明宇笑着说:

  “事实上,他偶尔还会主动和我谈论关于我的创作。”

  就当时来说,孙明宇表示自己正有这个想法。在江宁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的情况下,他们三个举杯碰在了一起。杜行的脸上依旧挂着那种令他厌恶的笑容。至于孙明宇,大概是因为透过酒杯的原因,江宁觉得对方的笑容有些扭曲。这个时候,江宁想到了医生曾经提醒他应该多笑笑。想到这里,他也加入了这场莫名的欢乐当中。

  晚饭过后,三人在小区内闲逛。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工作的原因,江宁满脑子都是关于流感病人走进诊所时的场景。至于杜行和孙明宇的沟通,江宁并没有参与其中。然而,当江宁发觉孙明宇以一种不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他脑袋里的病人就全都离开诊所了。现在,他有足够多的时间去观察杜行了。

  杜行的身体消瘦,脸颊凹陷,或许是因为夜晚的宁静让他的内心得以安宁,所以他的精神看上去要比刚才好很多。江宁注意到,每当杜行抬头看着夜空时,脸上出现的笑容就像春风刚刚苏醒时的稚嫩气息,而当杜行低头时总是会叹气,就好像是临终之人极为不甘心地吐出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口气。但是,这种不甘的背后又夹杂着自知无能为力的妥协。

  当江宁将自己所看到的告诉杜行时,杜行因此而感到惊讶。因为这一点,是他从未没有发现的。

  “你觉得应该怎么总结?”孙明宇满怀期待地问。

  江宁摇摇头,说,自己不知道。孙明宇对此感到很失望。他告诉江宁,自己愿意支付他更多的薪酬,如果他能够挤出更多的时间去关注杜行。

  “这不可能。”

  江宁拒绝了孙明宇。

  “因为这种做法让你觉得很不道德?”

  孙明宇想起了江宁在最初对他的拒绝。所以,他的语气中有些讥讽。

  江宁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他告诉孙明宇,自己是因为没有时间。事实正是那样,就在几天后,传染性流感对这个城市突然进行了更加猛烈的袭击。

  

举报

作者感言

恒晓宇

恒晓宇

很不幸,昨晚的第九章进小黑屋了,修改一次没有通过,浪费了很多的时间,所以今天没办法,只能第三次重新写第九章。明天补上两更,以后也会尽量加大更新量。

2020-03-10 23: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