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原身是个刺儿头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213 2019.05.04 23:33

  一出训练室的门,李栎便迫不及待地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

  对面无声无息,李栎奇怪地看了手机一样,确定还在接通状态,便又“喂喂”了两声。

  “你谁啊?”

  电话那头传出一个冰冷倨傲的声音。

  李栎仿佛心跳都停了一拍,这个声音,怎么听着既熟悉又陌生……他本能回答:“我是李栎。”

  对面静了一静,半晌后那个声音发出短促地一声冷笑:“哈!你是李荔?那我,又是谁?”

  声音透着疲惫和虚弱,但依旧掩盖不住语气中蕴含的桀骜不驯。李栎乱成一团的心绪倏然镇定了下来,他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了。

  “你也是李荔,”李栎答道,他舒了口气,问道,“你醒了?”

  沉默。

  李栎不以为忤,自顾自地说:“我这就去医院,有什么事当面说吧。”说罢挂断了电话。说实话,听着自己以前的声音那么戾气森森地说话,真是说不出的别扭。

  坐在出租车上,李栎心潮起伏,久久无法平静。他是兴奋的,有一种在遥远的异乡即将见到同类的心情。可明明是去见“自己”,怎么竟生出了“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李栎百思不得其解,大概是这种情形太过吊诡,身体根本分泌不出与之相适应的激素吧。

  医院电梯门关了又开。

  “韩大夫。”走进电梯的人正好是李荔的主治医生,李栎连忙打招呼。

  “小李,又来看朋友啊?他昨天就醒了,过两天就能出院了。”韩大夫对李栎印象挺深的,甚少有病人没有家属来探望,只有朋友见天过来。

  “是吗?”李栎若有所思地说,昨天就醒了?

  “……拿着钱,有多远滚多远,不许再缠着我儿子……”

  vip病房门口,李栎脚步一顿,脸色奇囧,心说这台词够老套的,起码得是一部十多年前的电视剧了吧。想着他推门走了进去,随手关上身后的房门,把医院里充斥的纷杂统统关在了外面。

  挂在屋角半空的智能电视正在播放一部连载中的家庭剧,一个形貌文弱的年轻人倚靠在病床的床头,双脚翘得高高地,一手抓着遥控器,一手握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往嘴里塞,边吃边看,吃得津津有味,看得更是津津有味。

  李栎霎时间觉得,整张床,乃至整间房都快放不下他了。

  听见门口开门关门的动静,李荔锐眼一斜,飞过来一个不满的眼神,脸上布满了“谁啊打扰我追剧真扫兴”的吐槽。

  “……阿姨,你也太小看我了,我会把这点钱放在眼里,我的爱情……”

  屏幕上的女主角正声情并茂的表现自己富贵不能淫的气节,可惜李栎对此丝毫不感兴趣,三步并两步走到电视下面,长臂一伸直接把电视关了。

  李荔吊起嘴角,按了下遥控器,电视又开了。

  “……像你这种没有教养的女孩子,想进我们家大门,休想……”中年贵妇不屑已极,她拧出一个鄙薄的笑,刚要张嘴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就又消失不见了。

  李栎把电源拔了。

  手里的遥控器随便一抛,李荔也不废话,直接骂了句“滚蛋”。

  “先说正事吧,电视剧什么时候不能看?回头看回放吧。”李栎动手拖了把椅子转过病床,坐到李荔的面前,挡住了他原本的视线。

  李荔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看的就是回放。”

  也对,毕竟躺倒了好几天,肯定大大影响了追剧的力度。

  李栎笑得有些尴尬,一时间屋里的气氛趋于冷场,只能听到李荔一下又一下啃梨子的声音(苹果吃完了)。

  “灵魂管理局的人也跟你联系了吧?”李栎开门见山的问。

  李荔上下打量着坐在病床前的人,这么看过去有种照镜子的感觉。

  镜子里的自己继续不停地说话:“我问了大夫,你昨天就醒了,怎么今天才联系我?”

  咔。李荔咬了一大口水多果甜的梨,施施然地嚼着。

  见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李栎不再废话,直接伸手在床头柜上摆着的果篮里翻检了一番,挑了个橘子出来,斜刺里突然伸过来一只手,在他手背上拍了一掌。只不过始作俑者病体未愈,这一掌的力道恐怕只够拍晕只蚊子的。

  “我买的。”李栎拿着橘子理直气壮。

  “用的谁的钱?”李荔斜睨他,笑得讥诮,“这几天是饿着你了?”他从喉咙深处哼出一声,“贪。贼。”

  “喂。这就过分了,灵魂交换这种玄乎的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李栎摊手无奈,“是。表面上看,你受罪了,我享福了,可长远的看,被困住的是我!”他指着自己,“是我!”

  听了这话,李荔失笑。

  “一年八百万薪酬,真是委屈你了。”他无不讥讽地说。

  “我明天就去公证,把你的全部财产无偿赠予你,只要你说一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青锋的老板说要退役,医药费还有这些日子的食宿,我们都可以一样样算清楚,到时候银货两讫,怎么样?”

  李栎坐直身子,话语分明一一道来。

  听到“退役”两个字时,李荔眉间一跳,锐眼直射李栎,就见他笑嘻嘻地又自说道:“可是,又何必弄成这样,你不舒服,我也不爽,说到底,咱们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欠的违约金,还不得我去还?”

  “现在什么情况,就别兜圈子了,”李栎重新“瘫倒”,倚着椅背懒洋洋地说道,“你是个爽快的人,就凭你肯主动联系我,说明你心里很清楚,咱们是一条船上的,对着干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只有合作才能共赢。”

  看见这个占据自己身体的小偷“痞里痞气”的模样,李荔的牙根开始发痒,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面对自己的身体,更是不用含蓄,当下略带嘲讽地说:“合作?你什么斤两,也配和我合作?”

  李栎飞快的思考着,他知道和李荔的磋商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通过这些日子的情报收集,李荔此人是出了名的性格古怪,只管自己爽不爽,哪管地裂还是天崩。哪怕是天王老子在他面前,他看着不爽也不会买账。

  李栎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知道在这个擅玩战术的游戏大神面前,什么迂回什么含蓄都是白搭,他沉默了一会,用最精简的话语讲述了他这些天为保守身份秘密做出的举动。

  古有投名状,今有自白书,这段时间李栎殚精竭虑,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李荔大神”的角色,最大限度地表明了他对李荔的诚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