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打得什么玩意儿啊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051 2019.05.26 12:13

  队伍频道里,李栎飞快地和他的队友们布置着接下来的战术。

  “曾侯和伯牙复活后去对方野区,把怪打光,不能留给财经他们;微微亮还有师旷我们继续中路,在他们全复活前再拆掉他们一座塔。”

  “喂!你怎么就指挥起来了?我们凭什么听你的?”根本不假思索,伯牙几乎是本能地不服气,略带攻击性地问。

  “听你的也行,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李栎也不耐烦费唇舌说服他,直接反问。

  伯牙语塞,到最后,也只能没好气地哼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子炮和师旷、微微亮杀到了中路高地塔下,杀杀杀,拆拆拆,他们清了小兵,他们拆了防御塔,直到打到财经方的水晶,突然后知后觉。

  “财经的是都死了吗?怎么也不阻止啊?”

  系统显示,对方五位玩家都复活了,但偏偏没有一个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难道……去偷塔了?

  看着己方保留完好的八座防御塔,李栎摇了摇头。

  实际上,之前团战的再次的失败已经让财经这边完全失去了信心,他们不得不承认,即便使出全身解数也打不过微微亮和离子炮,但投降又太没有面子了,就只好被动等着对方把家拆了,结束游戏了事。

  看着水晶仅剩的那丝血,李栎笑了笑,毫不犹豫挥出一击。

  Victory!

  “我靠!赢了!居然真赢了!”

  曾侯好容易等到复活,一刻不耽误快马加鞭地往敌方腹地赶过来,结果到了也没赶上,只能单纯享受一下胜利的果实了。

  虽然这枚果实实际上和他没半毛钱关系。

  “哈哈,太爽了!太爽了!师兄,多亏了你啊!技术太硬了!”曾侯兴奋不已,溢美之词如冒了的开水一样,争先恐后地满溢而出,“师兄,我们以后就跟你混了!加个好友吧!”

  “没问题。”李栎微微一笑,痛快地接受了曾侯,师旷和微微亮的好友申请。

  唯有伯牙有点吃味,闷了几秒后粗声粗气地说:“加什么好友啊,直接加微信,有空见个面呗。”

  “微信就算了。”李栎直截了当地回绝了。

  几人多少有些尴尬,先是对伯牙过了边界的言语一尴,后是对离子炮不假辞色的拒绝一尬。深觉做吃瓜群众也累心。

  “哈!也没多了不起,眼睛就长在头顶上了!有本事和咱们校队的几个高手打一场啊,要真是个高玩,还指望着您带领咱们星海叱咤整个高校联赛呢!”遭到拒绝的伯牙气得一脑门黑气,当下阴阳怪气地说道。

  对此李栎不以为意,和几人告了个别之后当即下线,对于伯牙所说的“叱咤高校联赛”半点也没往心里去。不是他高冷,只不过自己现在寄居的肉身来头太大,要是让人知道李荔大神去打网游混野队,顶多说一句“大神真调皮”,但要是有似是而非的传言说大神要掺和高校联赛,和所谓的“校队高手”打一场,那不定引来多少非议呢。

  自己真是太善良了,时时刻刻地想着原身的福祉。真该让那个坏脾气的家伙看看,好好反省一下,以后教学相长,有教无类……

  “呃!你不声不响站在我后面干什么!”

  一回头就看见一具黑面大神抱着小鱼干面无表情地咀嚼着,任是谁也是心脏一跳,倒吸一口凉气啊,更不用提这位大神一开口就没好话。

  “打得叫什么玩意啊!”

  李荔叼着小鱼干一脸嫌弃。

  被奚落,李栎丝毫不意外,在那位大神眼里,“打得好”可不是一般人高攀得起的标准,普通玩家和职业选手间的天堑鸿沟,岂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你的家长里短电视剧看完了?”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李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合理用眼,适当活动。”

  李荔吐出这几个字后,薄唇微抿哂笑道,“我就不说什么技术问题了,你还没到需要用技术的水平。”

  “是,我现在技术不行,也就会个‘凌波微步’,好在一招鲜,吃遍天。”李栎笑得皮兮兮。

  李荔眼匝肌群剧烈地跳动了两下:“你去下路正面刚对方五人,救下队友,逼退他们便可以了。干什么作死,自己冲上去?逞什么英雄啊!”

  “欸,我可是在最后一举拿下了三个人头,并带领队伍取得了最后胜利的本场MVP啊。”李栎笑眯眯地说。

  李荔活到现在,第一次听见这样发自肺腑又上不了台面的炫耀,面上泛起古怪的神色。

  “穷寇莫追,硬拼是脑残的行为。”李荔嘴角抽搐着说。

  “是吗?难道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吗?”没想到生活中桀骜不驯的李荔对战时身段却这么柔软灵活啊,李栎饶有兴味,故意扯了面道理过硬的大旗出来,想看他怎么反驳。

  听了这话,李荔连面皮都开始抽搐,突然感觉自己和这家伙根本就活在两个世界,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就好比说他刚才说得那句话,真叫一个有道理,没知识。

  他平生不耐烦和蠢人废话(当然,在李荔看来,和他意见相左的都是蠢人),但现在情况特殊,说话的人操持着的是他的肉身,以后的一言一行都要扣在他的头上,他不在乎别人,还能不在乎自己?

  当下耐着性子说:“战局刚刚过半,你方又占着优势,干嘛要和人硬拼?又不是快要被逼死了,用不着拼命!”

  说着说着又不屑,“亏了对面那帮水平菜,被你和那游侠的花里胡哨给唬住了,就想着跑,没一个想着要打。但凡有一个沉得住气的,只管铺满法术,和你们拉开了打,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说到最后,李荔甚至还扩展了知识点,“或者假意牵制住你们,实际上围点打援,设陷阱把剩下那些赶来支援的队友个个歼灭,再反过头来吃掉你们,那你前期攒得那点优势还不是瞬间就没了?”

  李栎伊始还揣着玩闹的心态,听着听着,不由得收敛了惫懒的笑容,思索地看着李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