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在所不辞”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177 2019.05.12 12:13

  “不行!”

  李栎下一秒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给这帮训练营的学生们上课都得提心吊胆担心应付不过来了,让我给那种职业强队当顾问?绝对不能去!

  问我怎么才能压制bb战队,那不是请鬼拿药单吗?

  “老板已经答应了,必须得去!”经理的态度非常坚决,“能让天狼战队欠咱们个人情,这是千载难逢的好事。”

  “天狼明面上说的客气,只说想请你过去当半天顾问,其实就是求到你头上了,决赛第一场输了,他们肯定着急上火,”经理眉飞色舞地继续游说,从昨天收到天狼经理的电话开始,他就持续自嗨,决赛队怎么了,还不得和我们来求教,“他们肯定已经有自己的战术了,你只要过去随便说几句,糊弄过去就完了,这种事还用人教吗?”

  原来是这么回事。

  天狼战队这会肯定不需要他什么技术方面的具体指导,都是千年的狐妖,玩什么聊斋啊,如果真是过去应付两句的事,可比待在青训营强多了,不就等于放假了。

  青训营的训练生都是指望从“李荔大神”身上学到真功夫的,肯定不会被几句话唬过去。要是再出什么纰漏,总不能再号召一次“模拟对战”吧。

  李栎想到这,对经理的要求表达了默认。

  经理交代完快步离去,李栎又在门口踱了两圈这才施施然回到办公室里。

  郎拓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见他进来,不由起身:“怎么样?能走了吗?”

  “去哪?”李栎问。

  “X市(天狼战队主场城市)啊,高铁票都给你买好了。”

  郎拓的态度太过积极急切,明显对“李荔”相当信任,而且不光是信任他的技术水平,更是信任他们之间的交情。

  “不过这事,有点困难啊,”李栎故作为难地说,“我们老板不乐意啊。”

  郎拓露出无语的神色,刚才青锋俱乐部经理嘴咧的都快裂开了,那是不乐意?

  “你差不多得了啊,跟我耍什么花腔,你是那种会把老板的话听进去的人吗?”他斜睨李栎一眼,揶揄之意尽显。

  李栎一瞬间还真被他说服了,也是,依照大神的人设……但很快回过神来,继续不假辞色:“问题咱们一年后就是竞争对手了,我传授给你们秘辛,不是等于武装我们战队未来的敌人吗?”

  听了这话,郎拓险些抓狂,说的什么和什么啊!李荔是被鬼上身了吗?这不是他风格啊,他不应该就是言简意赅的说“行”或者“不行”吗?

  “跟我扯什么‘秘辛’啊,就是让你过去讲两句,骗不走你的绝活,”郎拓说到这,顿了顿,正色道,“你帮我这个忙,我欠你个人情。将来你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在所不辞。”

  在——所——不——辞——

  “我要是和青锋解约了,你能给我赔违约金?“李栎眼睛一亮。

  “呃,不行。”

  “那你能转会过来?”李栎继续提要求。

  “……你够了啊。”郎拓无语。

  “那杯赛要是遇到了,你能给我们放个水?”

  “要求得是职业道德范围内的做得到的,你不能指望我打假赛吧。”郎拓一个激灵,忙把斜路歪路都堵死。

  “不至于啊,怎么就打假赛了,就是想让你在杯赛碰见我们时,规则范围内的手下留个情,非要12比0才开心吗?”李栎半真半假地说,“乒乓球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剃人光头呢。”其实李栎主要希望的是遇到他的时候给放个水,省得被人看出来自己这个大神是冒充的。

  听了这话,郎拓既没立刻答应,也没立刻拒绝,他只是有些讶异李荔居然会提出这么个条件,这个条件对他来说,有意义吗?

  杯赛的赛程里,像天狼战队这种甲级联赛排名靠前的队伍,毫无疑问是种子队,而青锋战队这类的乙级队伍,则要从外围赛打起,经过几轮比赛不被淘汰,才会碰见种子队。

  经历层层筛选,两队能不能碰见都是两说,这会谈“手下留情”,谈得着吗?

  “如果杯赛碰见了,估计会赶上我们队伍的正常轮换,”郎拓斟酌片刻,给了一个摸棱两可的承诺,“我有可能不上场。”

  在郎拓看来,即便他不上,天狼战队想要赢一个乙级战队,也是十拿九稳的,这个承诺既能堵住李荔的嘴,也没有违反职业道德,更不会给他们或者其他战队带来什么实际损失,一举多得。

  “一言为定。”李栎瞬间敲定这件事,“买的高铁票哈?几点的?够我回家换个衣服吧。”

  “够是够,还有一个小时……”

  “一会车站见。”不等郎拓再多说什么,李栎一溜烟跑了。他也没回家,时间宝贵,直接给李荔打了个电话,三下五除二把整件事复述了一遍。

  李荔有些意外,李栎胆子够大的,才学了两天就敢只身前往准冠军队,给人当“顾问”,也不怕送羊入虎口。

  “老板同意了?”李荔的语气不置可否,只先问了那么一句。

  “是,说‘必须得去’,好家伙,态度那叫一个积极,”李栎调侃道,接着急催大神给个攻略,“你快教我几句,就你昨天念叨的那些,决赛的走向什么的,我都没记住。”

  “你也太临时抱佛脚了吧。”

  都木已成舟了,李荔除了嘴上说说也没别的办法,他把自己昨天写的比赛分析删繁就简,用高光标出重点后,发给了李栎。

  李栎拿出阅读报告文学的集中力来,逐字逐句读着大神的分析,凡有不懂即刻询问,李荔便变着方儿的给他解释,便于他能完全理解,到时候勉强能围绕主题随机应变。

  掰开揉碎的通篇分析后,李栎表示有底了。

  “量力而为,随机应变,少说多听,别露馅了没法收拾。”李荔说。

  “你放心吧,再说了,不是说你余威犹在嘛,我就露个脸,就能换来独狼杯赛时放水,多划算。”

  X市与青锋所在的T市相隔仅仅200公里,高铁半小时车程,不到中午12:00,李栎和郎拓就到达了天狼俱乐部。

  天狼的规模比青锋大不少,仅从训练室来讲,就完备的多。除了训练区,还专门划分了会议区、战术研讨区、战术模拟区、休息区等等。

  郎拓也没闲心带着“李荔”细逛,一进门就直奔了战术研讨区。

  天狼的其他队员已经集结完毕,见到“李荔”进来时,全队上下也些微“激动”了一小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