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野怪玩出花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242 2019.05.15 12:13

  糖炒兔子在心里盘算,易水寒好歹也能将将够到元婴级别,能蒙蔽他这样水平的玩家,这其中的分寸少一分都不行,如果离子炮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也就罢了,如果他是计算清楚后做出的举动,那离子炮的实力绝对不可小看。

  这就难办了。

  我一枪,他一箭,离子炮和糖炒兔子合作对付易水寒,稳稳占据着人头优势。在没有控制和脱身技能时,刺客实在是个很脆皮的生物。

  易水寒掉到半血时,李栎心道:对面支援该来了,不行,怎么着都得拿下这个人头啊。

  他刚想提醒身边的糖炒兔子提高效率,却见那兔子突然向后滑开两步,顺势转头就跑。

  “先撤。”他撂下一句后,用实际行动表达了撤退的决心。

  李栎瞠目:这什么情况?打一半了怎么跑了?

  可跑都跑了,也拦不住,缺少攻坚手,凭一个天罡想短时间立刻弄死一个刺客实在有点冒险,李栎无奈,只好一抹鼠标,开始跑路。

  “别想跑!”

  偏偏易水寒还“得理不让人”了,他陷在“打野时就差临门一脚却被人搅和了”的愤怒情绪中,内心怒气丛生,心说你想来来想走走,没那么容易。

  李栎也不知道对面的刺客哪来的勇气,竟然还敢追杀。

  狠话撂的痛快,但实际执行起来就没这么容易了。事实证明,刺客的1级技能“割喉”打野的时候是把好手,留人就差点事。毕竟是纯伤害技能而非控制技能,对方拼着伤害,依然可以顺利逃走。

  离子炮和糖炒兔子撤退的时候,不自觉地便兵分两路,糖炒兔子直直地往己方地盘跑,李栎则多了个心眼,不忘不断变向,甚至绕到野怪身后迂回了一下,想要借助不规则的走位甩开追击。

  不知为何,易水寒铁了心就只追离子炮,压根不管糖炒兔子。跟在李栎后面活像一个追着屁股跑的屁股帘,甩是甩不掉,但每每看似要追上,总是又被扬了起来。

  可毕竟刺客天生移动速度快,眼看终于要撵上速度不占优的天罡,忽然听见“嗷呜--”一声。

  易水寒的视线中赫然出现一张血盆大口。

  饶是在游戏,易水寒还是着实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那东西不是别的,是刚才他打过的那只小野怪。

  太阴损了!

  易水寒深恨,肯定是那天罡在经过野怪时随手给了它一下,导致野怪追踪出来,好死不死,跟火车过路时,为了阻挡行人横穿铁路而落下的道口栏杆一样,不偏不倚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虽然拦截的时间不过一两秒,但在游戏世界里,一两秒便可以改变局势。

  易水寒快气死了,就一只野怪,还玩儿出花来了?

  他正自愤懑,耳机里忽地传来队友的问话。

  “喂喂喂!我来了!不是说一挑二吗?人呢?”

  频道里那句【看我怎么一杀二】还明晃晃地摆在那儿,撂了大话,却惨遭打脸,已经够不幸的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来围观的又正好是和他最不对付的人!

  “早跑了!”易水寒连头都没回地说。

  “哦,也正常,我就说嘛,什么一杀二,也未免太扯了,”那人笑得大声,头顶着2级的等级,用轻飘飘的语气继续说道,“那你愣着干什么,快点打野啊,你怎么现在还是1级?发育的不行啊!”

  易水寒:……

  “怎么是你过来?”易水寒没好气地问,同时拉开系统菜单,把刚刚发给对面玄甲“离子炮”的好友申请,重新又发了好几遍出去。

  看你这次理不理我!理不理我!

  “怎么说话呢?我看见有人来伏击你,立马就过来支援,你怎么不识好歹啊?”

  “我要打野了,你别又跟我抢啊!喂!不说了别抢吗!”易水寒怒视队友,手中的匕首恨不能朝他身上招呼。

  “开玩笑!我大老远过来怎么不得吃点经验再走!否则不白跑了!”

  来支援易水寒的那人职业是咒术师,作为一个咒术师,大部分技能一旦释放出来就有长时间的留存或控制效果,不需要他持续操作。所以一般的咒术师打起架来,是很沉静的,也有更多余力去嘴炮。

  易水寒在心中疯狂刷着充满怨恨的os。密密麻麻的吐槽中,早该死了的野怪终于轰然倒地。易水寒回想自己适才是怎么费劲巴拉地从咒术师“嘴里”尽量多抠出些经验来的,此时此刻看着他自己2级的等级,深感太不容易了。

  “喂,刷个血啊!”咒术师大喇喇地开口直接要求。

  易水寒这一局选择的副职业是可以救命的医师,听了咒术师的话后,他咬牙切齿,但让他直接开怼说“就不给你刷,我气死你”他也实在说不出口,毕竟他们的对话其他队友都听得见,咒术师不要脸,他还要呢。

  但有的时候队友真的比对手更气人。

  易水寒只好把鼠标当做咒术师的脸,狠狠碾了下去。圣光泛起,笼罩在二人身上,重新把他的血量拉回到安全线(50%)上。

  “吃饱喝足”的咒术师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易水寒丝毫不耽误奔向第二只野怪,杀杀杀干掉后,看着差一点才能升级的经验槽,心中又升腾起对咒术师的抱怨愤恨:妈的就差那么点,你他妈要是不跟我抢,我这不就4级了吗……

  然而就在他的怒气还没走完“进度条”时,背后突然一阵大力袭来,直把他撞得飞了起来,吧唧一下贴在了墙上。

  易水寒下意识在键盘上一阵狂拍,他倘若是只猫的话,应该已经炸成了一个毛球。从墙上挣扎地下来,勉强调整了角度,还没站稳,视线中出现一只大的可以的盾牌,夹带着劲风高速袭来,砰一下砸中了他。

  现实中要是来那么一下,易水寒恐怕立刻就泪流满面的跪了,但是游戏中,连死了都能复活,被打一下实在不算什么。只怪神殿的效果做的太好了些,被甩飞出去时,视角会跟着晃动,同理,被一张那么有分量的盾牌怼在脸上,视角更是晃的像地震了一样。

  “欸!果然用盾牌‘击退’更好用?”恍惚中,易水寒听见这么一句话。

  李栎是真心实意的高兴,这一局他照旧选择了天罡,但却突发奇想配备了御甲的兵器“盾牌”,致使天罡技能“击退”的打击面大大增加。

  效果也加强了似的,你看那刺客飞的那叫一个远。

  易水寒奋力调整了视角,发现去而复返的离子炮也已经是3级了。

  都是3级,也用不着怂。这是易水寒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直到他又一次被击飞,又一次撞到了墙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