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怎么退步这么多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059 2019.05.02 23:52

  不知道是不是李栎的回答流露出太过装B的气质,大沙漠一时无语,实在很久没听到这么托大的话了。他和几个队员私底下商量后,分别做出了选择。

  捕蝇草,咒法。

  毒蝇伞,玄甲。

  苍耳,神隐。

  李栎看了目前形成的配置,暗忖校队果然比野队靠谱,职业分布很合理,谁上单谁中单谁打野一目了然,大沙漠的选择也呼之欲出了。果然……

  大沙漠,神射。下路制霸类英雄。

  这么看起来,李栎应该选一类擅长辅助的英雄,但所有位置全部按部就班还有什么意思?

  “御者?”

  看清李栎的选择后,大沙漠略微吃惊,五个角色中有两个T倒也不是不行,事实上,双T也是曾经风靡一时的阵容组合,但离子炮明明嘴上说“配合你们”,转头又选了御者,既然无论如何都会做出一样的选择,那一开始又为何推脱。

  张竞脑中千头万绪,他本来就是心思幽深,习惯多想的人,李栎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为正好犯了他的忌讳。

  “我和你一路,”李栎对大沙漠说,“多多配合啊。”

  大沙漠微笑应声,实则手指翻飞,在和其他队友组成的私密对话中一句一句地敲打着接下来的布置。

  专心各路带线。

  前期尽量避免团战。

  他要近距离观察离子炮的身手,这期间参与的角色越少越好。所以对方若有支援下路的意图,尽早掐灭。

  随着3、2、1的倒数计时,战斗打响。

  离子炮与大沙漠直奔下路,跑没两步,大沙漠说:“咱先去打个野怎么样?”

  张竞这个提议旨在考察一下离子炮的技术,从猎杀野怪可以看出手速,有效操作,意识等等等等。

  “可以。”李栎答应,身子一摆,转了方向。

  这张地图上野区占地很大,野怪数量巨大,刷新又快,简直像经验和金钱铺就的塞伦盖蒂,到处都是生机盎然。

  由于野怪并非稀缺资源,所以非打野类英雄也可酌情到野区猎杀一番,而不必担心会影响到打野英雄的发育。只不过,如何在发育和对线间平衡,是一门复杂的学问。

  不远处一只野怪正在它的地盘上踱步,大沙漠举起弓弩,远远给了它一下,随即和被激怒的野怪战作一团,小心地把野怪控制在他射程的边缘,力图他打得到怪,而怪打不到他,以保证效率最大化。

  余光瞥见离子炮在野怪身边一下又一下地用普通攻击打着怪,由此造成的仇恨比起大沙漠差得远,所以野怪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专心致志地和大沙漠对打。

  普攻的效率奇低无比,可大沙漠偏偏不能说什么,毕竟离子炮点亮的第一招是“黄泉木”,用在野区实在不当不正。

  既然决定做鬼差,干什么又来打野呢?大沙漠蹙眉。他可不认为离子炮仅仅因为自己随口的“邀请”就改变了原本的路线,那样也太不专业了。

  一定有玄机。莫非是想反过来观察我?张竞往死胡同越走越深,现在几乎是认定离子炮是间谍了。

  没过多久,大沙漠的眉头拧的更紧了,因为他发现接连两只野怪,最后一击都不偏不倚的落在离子炮手下。

  一次是这样,两次也是这样,大沙漠不由得怀疑都是离子炮计算好的,利用自己做苦力,否则就凭他每次普攻打出的那点伤害,得打多久才能杀掉一只野怪?

  无论是打野还是对线,谁能发出第一击,便能独占40%的经验和金钱,发出最后一击则可独占40%,两厢一加,中间受苦受累的过程便只剩下可怜的20%经验可得,还要通过伤害值分配,所以战斗中抢先手和补刀都非常重要。

  大沙漠技能翩跹,费了半天劲,从每只野怪身上也不过得到50%左右的经验,剩下的一半倒落在一旁打酱油的离子炮身上。这个离子炮空手套白狼,战斗气质相当卑劣啊。

  张竞过度脑补,深深误会了李栎。

  首先是补刀,不知道为什么,和大沙漠并肩作战时,李栎身怀的“超能力”竟然又起效了,不知不觉调控节奏,即便是普攻,也不是没头没脑的一直攻击,而是张弛有度,保证最后一击由自己发出,像是习惯使然。

  其次,李栎完全没有把大沙漠当苦力利用的意思,他还没有这么高的战斗素养。他只是刻意跟大沙漠保持接触,想要近距离观察观察他。

  这一观察,倒是看出不少端倪。

  今天的大沙漠和昨天的不是同一个人。

  昨天的大沙漠实在太可怕了,尤其在见识过乙级联赛职业选手的身手后,大沙漠诡谲的身影,凛冽的杀招更加在李栎脑中挥之不去。那样的身手绝不是“高校联赛”这种小庙装得下的,要是民间都是如此大佛,那职业联赛还办不办了?

  所以在大沙漠做自我介绍,提及“校队队员”时,李栎基本能断定,高手换人了。原来的大沙漠必定是职业级的。

  一想到自己曾和一个职业级别的选手交过锋,李栎心情很复杂,后怕说不上,得意又差了点火候,大概是心悸混合了拨开未知后的放心——哦,原来职业选手是那样的。

  自此之后,职业选手在他心中不再是神秘的代号,而只是短期内拍马也赶不上的强大对象。

  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李栎不知道,但想到目前的处境,便觉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趁此机会,不如探一探昨天那位大沙漠的来龙去脉。

  “‘大’兄弟,”李栎也不知怎么称呼大沙漠,不伦不类地叫了一声,“这个号一直是你玩吗?”

  “……是啊。”

  张竞明知道他和绿洲之间的水平,随便一个玩家就能看出区别,但他依然撒了谎,因为说不是的话,前因后果太复杂,解释起来太麻烦,不如含混过去。

  离子炮如果识相,应当不会追问。

  “才过了一晚上,你怎么退步这么多?”李栎微笑着问。

  大沙漠的脚步瞬间趔趄,频道一时无声。

  李栎在心里暗笑,心道:还“是啊”,撒谎撒的那么拙劣,太不走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