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财经校队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034 2019.05.27 12:13

  都到了嘴边的吹嘘,又被这句问话硬生生憋回嗓子眼儿里,周充别提多憋屈了,可他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转了好几圈,也不敢痛快地说“没问题”。

  但说“不可能”又不甘心,周充一时僵在原地。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竞哥忙着备战高校联赛呢,哪有空啊?”A及时接话,随即对B使了个眼色。

  “就是,而且那个什么离子炮,还有微微亮水平不低,说不定是星海今年发掘的大高手,只要他们参加高校联赛,早晚会和咱们财经对上,急什么?”

  B接到暗示,进行了补充说明,有意无意地看了周充一眼,就见他眼中闪过阴鸷的光,不屑地说:“吹什么牛逼!要是我竞哥出手,什么大高手,让他死的不敢出泉水……”

  A和B交换着兴奋的眼神:真能请校队的高手出手找回场子?太爽了!

  想到会有大高手来给他们撑腰,适才的失败仿佛都没那么沉重了,几人都沉浸在“大仇将要得报”的幻象里,只车轮子的心底隐隐约约有一丝“公器私用不太好吧”的念头,但很快就被炽烈的“复仇”气氛湮没了。

  “我现在就去找竞哥。”

  说干就干,周充起身出门,财经神殿社团的活动室和财经校队的训练室比邻而居,出了这门就能进那门,他摸到隔壁校队门口,轻轻敲了几下门:“队长?我能进来吗?”

  “进。”门里传来回应。

  周充推门进去,屋里的人明明听到有人进来,却都继续各忙各的,没一人抬眼看他。周充惴惴地看了眼时间,按理说,这会校队的训练应该已经结束了,没想到这些高手们居然还在加班加点的集训。

  不愧是去年的地区冠军。

  周充走到张竞身后,看着他屏幕上的角色在进行移动和攻击的基础训练,一时间不敢打扰。等到了一个节点时,他抓住空当和张竞搭话:“队长休息休息呗,都这么晚了。”

  “有事说事。”张竞没接他的话茬,直接说道。

  “我和社团几个成员刚打了一把徽章匹配,匹配到的队伍佩戴的是星海的徽章……我们输了。”周充硬着头皮说道。

  刚只听了“星海”两个字,已经有队员发出了嗤笑。同城的队伍,一个是正数第一,一个是倒数第一,谁还不知道谁啊。

  待听到财经社团居然输了后,屋里静了静,突然有一人憋不住爆出大笑。

  “不是吧!那不成你们碰见星海校队的了?那输个一星半点也情有可原啊。”

  这名队员的言下之意是,代表星海学子最高水平的校队成员的技术,也不过和财经神殿社团的成员在伯仲之间。

  张竞没有笑,可也没有兴趣,他继续着咒法的专项训练,左耳进右耳出的听周充念叨。

  “星海今年算捡到高手了,有个叫‘微微亮’的游侠,被我们三个人围攻还能反过来一杀二,不过也不算很厉害,肯定比不上咱校队的成员……”

  “主要是那帮星海的太猥琐了,表面上假装投降,结果偷跑。还看不起咱们财经,说我们是水货,还是去年冠军呢。”

  这说法纯熟周充自己杜撰的,说出来就是试图让校队队员们和他一起同仇敌忾,校队去找场子总得有个名目吧。

  没人理他,也没人表示愤怒不满,游戏里的嘴炮有什么可告黑状的,真够无聊的。

  周充赤裸裸的被无视了,连一开始嘲笑他的队员都不再理他了,显然已经对他的话失去兴趣了,周充被晾在那里,浑身像长满了刺,脑袋空了一半,想到什么说什么,拼命找补道:“那个微微亮还有离子炮,肯定是星海校队今年挖掘的高手啊,我这不也是想给咱们队提个醒,免得碰上了没准备……”

  明明只是挽尊的话,谁知道还没说完,张竞突然停止了操作,回过头来。

  “离子炮?”张竞皱眉,又去看其他队友,“难道……”

  队员间交换着或质疑或恍然的眼神,和离子炮那次配合打团战,实在不算什么美好的回忆,那小子战斗气质很卑劣啊,周充他们要是被他阴了,愤愤不平也是有的。

  在游戏里,重名重姓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可即便如此,众人也没有轻易下结论。

  “录像了吗?”毒蝇伞问周充,见他点头后,不耐烦地说,“拿过来看看啊。”

  没想到校队队员们居然真的上心了,周充连忙返回社团活动室,把适才那场比赛的录像下载到电脑里,分享在财经校队的云盘。

  虽然微微亮凛冽的攻击也很耀眼,但张竞的目光大部分都集中在离子炮身上,看着视频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ID,张竞微微皱眉,这才多少时候,居然进步了那么多?还是说,那人之前果然是在故意保存实力?

  怪不得能在表哥手底下走个一招半式,果真不是一般的玩家。

  星海?没想到竟然是星海。难怪一问再问不肯说,这是等着一鸣惊人呢,张竞心底嗤笑,难不成离子炮想凭着他自己,就把一支积年弱旅带进线下赛?开什么玩笑。

  “既然知道了,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会会面,打一场就知道了。”

  张竞关掉视频,淡淡地说。

  ****

  世上哪种职业最难做?哪种人最难当?

  答案恐怕是“被逼退居二线的人”。毕竟哪个上任的新官愿意看见自己的前任既能干又得下属人心呢?所以林原自“被逼”卸任青锋战队队长那刻起,就二话没说交出了全部“权柄”,并着实低调了一阵。

  但他移交权柄的过程进行的并不顺利,原因是他碰上的是那么一主,权责下放的那叫一个痛快。

  具体情况如下:

  “队长,今天训练营的训练内容是什么?”

  “啊?林副队你看着安排吧。”

  ……

  “队长,下个月的友谊赛派谁上场?”

  “谁状态好谁上。林副队比我熟悉队友们的水平,到时帮我把把关啊。”

  ……

  “队长,候补队员如何更替安排?”

  “队长?”

  “队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