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明白什么了?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178 2019.05.13 12:13

  李栎也是郁闷,他不是成心和天狼的选手逗闷子啊,而是听了郎拓的战术分析后,他真心实意地觉得挺好的,没什么问题啊。所有李荔提到的,可能会出纰漏的地方,天狼都有注意到,这还不够吗?

  他们到底指望李荔说出什么来啊?

  本来按照李荔的评估,天狼的实力就比bb强一些,接下来如果顺利,又是连续两场主场作战(决赛三局两胜,天狼作为常规赛第一,客场打一场,主场打两场),可谓天时地利人和都占齐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在周围人灼灼目光和殷殷期盼的围攻下,李栎开动脑筋绞尽脑汁,游戏他不行,但起码的逻辑推理能力他还是具备的。

  李荔的技术虽然没得说,但同为大神,独狼也不会差,那么请他过来,一则是分享和blue对战的经验,更多的是……

  “常规赛雷雨和bb打得那两场你们也看了,能赢主要是因为打野,也就是我,前期牵制有效,压制住了black。”李栎说到这,福至心灵,同是打野位,独狼和荔荔在木有什么区别?

  职业不一样啊。

  剑侠打野的优缺点,李荔都给他讲过,剑侠打野前期的优势就是比刺客能抗呗,他的新绝食打野流的特点也就突出在这儿,这个独狼肯定知道啊。职业优势也不是靠他能抹平的,天啊,他到底指望我说什么啊。

  正当李栎冒汗时,郎拓说话了。

  “我主要是担心前期牵制不住black。”

  这其实也是句废话,要是能保证牵制得住black,天狼不就彻底稳了吗。

  “嗯,刺客确实……”

  李栎接了句摸棱两可尽在不言中的话,心下默念:刺客主要血太少了,要是血厚些就两全其美了,欸,神隐除了刺客方向,不是还有盗贼方向吗?盗贼血比刺客厚吧。

  李栎只是下意识觉得盗贼比刺客能抗,嘴上便不由自主地自言自语了一句,“非得用刺客吗?不能用盗贼吗?”

  “你说什么?”郎拓突然追问了一句。

  “不能用盗贼吗?”李栎重复一遍,在心里仔细盘算这话应该不会有什么纰漏,信息承载量那么少的话,无所谓吧。

  李栎边想边留意天狼战队其他队员的表情,发现除郎拓外的四人听了他的话后,表情各异,有人呈现出“你说啥”的疑问,还有人一脸“你说的都是啥啊”的不可置信。

  李栎心中一紧:难道说错话了?

  可后悔来不及了,李栎当即穿起大神的“道具服”,肃正地又问了所有人一遍:“不能用盗贼吗?”

  不管了!就这么着吧!反正就一句话,你们爱怎么解读怎么解读,再多的我也不说了。李栎再心中给自己打气,他就不信了,就六个字,能挑出什么天大的错来。

  郎拓在心里大肆吐槽。

  废话啊!当然不能了!刺客是什么打法,盗贼又是什么打法,风马牛不相及啊。

  眼见“李荔”不动声色,只一副“你懂的”的样子看着自己,郎拓的表情忽明忽暗,心中快速思考“李荔”的话到底什么意思,这句乍听上去外行的不行的话,一定有深层的含义!

  其他队员原本都觉得“李荔”这话荒谬,可奇怪的是,队长竟然什么话都没说,反而陷入了深层的思考,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队员间交换着眼神:【队长在想什么?】【真想用盗贼?】【难道有什么细节被咱们忽略了?】

  李荔和郎拓,职业圈两位大神,都在专心致志地想着同一件事,目睹到这一幕的人,下意识就会觉得,这事有深意啊。

  于是,天狼的其他队员一个接一个陷入沉思,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有人说话了。

  “别管怎么说,盗贼Gank抓人的能力非常强。”

  说话的选手名叫王鹤,是天狼的辅助位。

  “是呀!前期选些刺客技能,加快成长速度,配合‘结草’‘警戒线’,基本上对面来一个撂一个。”

  “那得确定对面会来反野,否则都是白搭。”

  天狼的队员们强迫自己用开放性的心态接受这个前提,以此发散思维,找出这个选择的优势和可行之处。可无论怎么努力,都是死路一条,怎么看这场比赛打野位用盗贼就是不如用刺客啊。

  郎拓想的却和他的队友们都不一样:天狼拿black做突破口,bb难道会不知道?不会想法设法的反制吗?他们瞄准的目标一定是我。

  但如果我不是打野位……盗贼!

  郎拓眼睛一亮,盗贼完全可以作为辅助存在,打法非常成熟多变。原来李荔是这个意思。bb一定认为,天狼的战术围绕独狼这个打野展开,却不会想到,独狼不一定去打野啊。

  “哈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哎呀,真是,思维误区!傻了傻了!怎么这么简单的道理没想到呢!”

  郎拓突然从入定的状态中挣脱出来,抓着李栎的肩头激动地摇晃着,一副破解了天大谜题的兴奋模样。

  李栎笑笑没说话,他也不知道郎拓究竟想明白什么了,反正只要能过关就好。

  眼看队长和李荔大神相视一笑,像是“一切妥了”,天狼其余队员虽然还有点没跟上,但也只好先在一边凑趣了。

  等李荔走了再问队长吧,队员们交换着心照不宣的眼神。

  “话说回来,我知道了你们的战术安排,你就不担心我背地里告诉blue?”临上车时,李栎半开玩笑地对郎拓说了句。

  “就你们俩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我才不信呢,”郎拓明显没上当,半点没慌张,“我也是思考过的,让你分享对付bb的经验,你肯定一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

  “那行,祝你们旗开得胜,问鼎冠军。”李栎说完后,转身登上了高铁。

  郎拓站在原地,直到那列高铁呼啸着远去后,才哑然失笑自语道:“我去!突然从他嘴里听到好话,我还真不习惯啊。”

  回去后把情况和李荔讲了一遍,李荔静静听着,听到郎拓激动成那样时,不解地问:“他到底明白什么了?”

  “你问我我问谁?反正他说他明白了,我相信他。”李栎正色说。

  李荔:……

  这趟X市之旅落下了帷幕,李栎又回到了他原本的生活,上午去青训营,下午做单独训练,晚上和顾家PK,偶尔想想去天狼战队那件事,他老觉得哭笑不得:前几天还在“指导”决赛队呢,现在又得回头打排位,生活啊——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