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冒牌职业大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比赛时见

冒牌职业大神 熊津 2249 2019.05.03 23:34

  尊重队友?打错了吧,是尊重对手……

  看清发话的人是谁时,打字打到一半的大沙漠陡然一顿,对手的“手”只打了一半的拼音,孤零零的sh缀在句末。

  离子炮?最后那句话是离子炮发的?

  【话说你为什么要观察我?】频道里出现离子炮的问话。

  大沙漠就知道,这人问话不会有丝毫顾虑,他一瞬间差点想把绿洲的名头甩出来,好好震慑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到底还是忍住了。

  对付一个无名小卒,没必要拉大旗作虎皮。

  【难道觉得我骨骼清奇,想让我加入你们那什么校队?但我大概率和你不是一个学校的,难道校队也能请外援吗?】离子炮又问。

  大沙漠差点喷了,都是什么和什么啊,离子炮的回话槽点百出,他都不知道应该从哪一点开始反驳。

  正当他酝酿时,战况又起了变化。

  您的队友离子炮 has killed 神臂师兄。

  您的队友离子炮 has killed 唱歌的黄莺。Double kill!

  大沙漠一凛,在漫天闲聊的过程中,离子炮居然无声无息地结果了对面两个人的性命?把比分进一步扩大到了9:0。

  大沙漠意识到自己大意了,虽然对面的水平不值一提,但是离子炮在他眼里同样不值一提。可如果真的不值一提,那他又是怎么做到瞬间连杀两人的?

  大沙漠有心想在频道提问“离子炮不是在打野吗”,又觉得太掉价,想要再度继续游戏,又觉得过于刻意,他没料到之前的举动是在画地为牢,顿时有些坐蜡。

  关键时刻,队伍频道中飘过一句话,来自毒蝇伞。

  【离子炮不是在打野吗?】

  及时解除队长的“燃眉之急”,是个尽忠职守的好队友。

  毒蝇伞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大沙漠为之暗喜,就见野区的苍耳,中路的捕蝇草和上路的毒蝇伞你一句我一句,三下五除二拼出了全部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离子炮到野区晃了一圈,跟着苍耳的脚步,抢了他三个野怪,然后一转眼又不见了,据中路的捕蝇草和上路的毒蝇伞目击到的情况而言,离子炮取道中上路间,直击对方腹地。

  然后?然后就是双杀的消息啊。

  很难想象那个人一方面连最基础的技能“黄泉木”都使不好,节奏,意识什么都不对,另一方面却能长驱直入,连夺两枚人头。

  张竞遽然一惊,心底猛然涌起一个念头:被耍了!原来离子炮一直在和他装傻充愣。想想也是的,真只是个雏,能在他表哥手底下占到便宜嘛,自己也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正当张竞懊恼时,屏幕上闪过一个单词:Victory!

  战斗结束了,对面再无斗志,纷纷点击了“投降”。

  “噢耶,这么快就赢了,大沙漠你们打得真是不错,水平相当高啊。”李栎半真半假的夸奖了一句。

  “离子炮,你别走!!!”来不及质问,临退出前张竞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

  这种程度比赛能赢在张竞这种水平的玩家看来,真的太理所当然了,赢了一批菜鸟也没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可本来是要偷窥别人,到最后却发现被别人偷窥了,竟然还得到离子炮的称赞,这简直是赤裸裸的讽刺。

  讽刺的效果就如同诸葛亮安排人大喊“周瑜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一样。张竞只想吐血。

  他越想越生气,连珠炮似的发文字质问离子炮。

  【哥们儿,你影帝啊,跟我一起的时候演的挺像啊?】

  【你到底是谁?哪个队的?】

  【你这什么意思?来我们这儿卧底,打探消息?】

  等了好一会,才收到离子炮一句轻飘飘的回答。

  【明明是你邀请我来玩的啊。你属黄花鱼的?这么健忘啊?】

  看着这句话,再想到自己出力不讨好,张竞快被憋出内伤了。

  【大兄弟,还玩吗?】

  好死不死离子炮的消息又来了,张竞咬牙敲下【玩个屁】后发出,真是浪费时间。

  【好,那比赛时见。】离子炮说完,还加发了个“再见”的小表情。

  张竞又是一惊!离子炮果然是参加下届高校联赛的某支队伍中的一员,否则不会说出“比赛时见”这样的话。

  可再深入地想想,离子炮的话还是很蹊跷。为什么他能笃定,他和大沙漠会在“比赛时见”?

  每年高校联赛都在农历年后开战,根据地域划分赛区,每个赛区参赛的队伍16—20支不等。高校联赛的模式是赛会制,所有队伍需要先进行线上厮杀,积分前两名的队伍才有资格参加全国范围内的线下赛。

  离子炮做出他们“会在赛场上见”的判断,起码得符合两个先决条件:一,知道大沙漠率领的是哪支战队;二,通过赛程推断他们将会遇上。

  张竞不喜欢这种敌暗我明的感觉,他喜欢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离子炮说过的那些话,靠谱的不靠谱的,统统被他反反复复地回放了几遍,力图找出整件事的脉络。

  一时无果,张竞只好暂时压下种种念头,给同队队友苍耳发了条消息。

  【去打听一下,今年咱们赛区有没有什么新的高手?】

  李栎没想到他的话让大沙漠如此重视,他仅仅是不喜欢被人算计,前恭后倨的感觉,所以才顺着大沙漠的话头,说了几句似是而非的话,搅搅浑水,恶心恶心他。

  被人讽刺影帝,李栎自己也很无辜,他现阶段就是这个水平,发挥的好坏全凭运气,大神留下的肌肉记忆时灵时不灵的,也不是他说了算的。

  不过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高校联赛”是什么样的比赛,自己目前的水平也许混迹那种级别的比赛才是相得益彰。

  想到自己的情况,李栎心下一黯,随即又自嘲道:要是别人有一步登天的机会,可以直接打乙级联赛,肯定开心死了,哪会像我这么没追求。

  应付训练、被采访、和大沙漠打马虎眼,总结下来,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啊。

  睡觉前,李栎登录了他自己微博的账号“栗子糕”,随便刷刷当催眠,不知怎么地,鬼使神差地想到了今天这场舆论风暴中心的另一个人,沈晗。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李栎觉得他和沈晗都遭遇了无妄之灾,一个说话被人曲解,另一个躺着也中枪,这么一想,还挺有缘分的。

  【“花瓶言论”纯属外人曲解,李荔并非针对沈晗,带节奏的媒体们,节操都顺嘴飘走了!】

  李栎习惯在自己的小天地畅所欲言,反正他只是个有12个粉丝的路人甲,说什么都没人在乎。对于今天发生的事,他下意识做了辩解,也许对于“李荔”这个角色,他越来越上心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