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节:真心话大冒险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186 2019.12.30 06:59

  “父皇这种事情急不得”朱厚照口苦婆心的劝了起来。“总的给儿臣一些时日”

  “照儿,放心父皇我已经筹备有些日子了”弘治皇帝大手一挥表示这些都不算是“在说了这是天家的家事,那帮大臣还能说什么?”

  “父皇,如今朝局未稳啊。现在就提这事未免显得荒唐”

  “那些官员的补位,照儿不是已经有名单了吗?都是些怀才不遇之人想来也能很好的接替前面之人”

  “那总得让儿臣在长大一些吧”朱厚照无奈道。

  得,铁了心要我娶是吧,那好我用拖字诀总可以了吧。

  “照儿如今已有十三岁了,宋仁宗登基时也只有这般大小,不也是难得一遇的明君吗”

  卧槽,父皇你这车技喷了我一脸尾气啊。

  “父皇,您刚才说什么?儿臣有些没太听明白”朱厚照懵了。

  不是,我以为我们在谈早恋问题,你这在跟我谈让位的事,合着我们俩牛头不对马嘴的尬聊了这么久。当是相亲呢?

  “照儿啊,父皇想把这皇位禅让给你”

  弘治皇帝朱佑樘用手指了指御书房的龙椅道。

  “父皇,莫要何儿臣开这种玩笑”朱厚照表示,这玩笑有点大。

  “父皇没有开玩笑,反正这皇位迟早是你的”朱佑樘表示,我很认真。

  “我朝还没这先例,父皇”朱厚照劝道“要不还是等父皇百年之后,在传位与儿臣如何?”

  “照儿啊,父皇累了”弘治皇帝像是挣脱了某种束缚一般随意的坐在台阶上。

  “照儿你知道吗?父皇幼年实在冷宫吃百家饭长大的,父皇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皇爷爷的时候朕的胎发都长到拖到了地上”

  “后来你皇爷爷立朕为皇太子,随后朕的母后和帮助我的太监就都死了,朕当时害怕极了,朕也多亏周太后才得以苟活下来”

  “所以朕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当然也是你母后于朕同心同德,朕才独宠你母后一人,朕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朕这心里总迈步过去,害怕你如同父皇幼年一般”

  “朕想让你的童年与父皇的不一样,开开心心,快快活活的。所以朕包容你的一切不对。”

  “可是逐渐地你越来越荒唐,可朕觉得你没有什么不对,你本身就很聪敏只是你总是由着性子胡来,朕那时候就在想如果你能改掉这个毛病,想来也是不错的皇帝”

  “本来朕准备用余生来帮你扫除弊政,也好等你登基的时候不会那么辛苦,更不用被那帮大臣们骂”

  “可是你最近的表现却超出朕的意料之外,要不是你能说出平时朕不为人知的小毛病,朕都以为你被掉包了”

  “所以啊,朕很欣慰,这么些年,朕是每天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朕累了,朕知道朕留下了一些烂摊子,但没办法谁叫你是朕的儿子呢?父债子偿嘛。所以照儿你要好好努力”

  “用你的话来说就是加油”弘治皇帝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朱厚照现在真的是复杂到无以复加,他不敢相信弘治皇帝能对自己说出这么多心里话,他表示现在小心肝扑通扑通的,满满的都是感动,但是这不是你当甩手掌柜的理由啊。

  “难得,父皇跟儿臣说说真心话,那儿臣也来说说吧”

  朱厚照连饮了三杯酒。才缓缓的说道。

  “父皇你那留下的是一些吗?是很多好吧,盐政改革,不整边防,对宗亲是予取予求,父皇你知道他们做的事吗?”

  朱厚照每说一句朱佑樘的脸就越黑,但朱厚照毫不在乎,老子摊牌了,我对你不爽已经很久了。

  “饱读圣贤书,确是无用之书,被那些酸儒条条框框束缚住,知不知道现在大明的官吏已经腐败到什么地步了吗?”

  “所以父皇你心太软了,不够硬。父皇你得像太祖那样杀的人头滚滚,他们才会知道你不好糊弄,才会干实事,这帮人都是贱骨头。”

  “说完了?”弘治皇帝笑问道。

  “说完了”朱厚照哼了一声道“父皇你就惩罚儿臣吧”

  “惩罚你,父皇是不会的,你越是指出父皇的不足就越是证明你的能力比父皇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弘治皇帝也饮了一口酒道“我与你母后商议好了,等把皇位传与你后,我们就走遍这大明河山,朕要亲眼见见朕治理下的大明江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父皇,还是算了吧,我怕你知道真相的时候眼泪掉下来”朱厚照挖苦道。

  “那朕更要去看看了”弘治皇帝不服气的说。

  “父皇你这禅让的方法难度系数太大”朱厚照一针见血道“至少对儿臣来说不太妙”

  “朕当然知道,所以朕也只是说说”弘治皇帝无辜的看着朱厚照。

  妈的,我好想打他啊!

  “所以朕准备假死,然后你的母后就说是殉情而亡了”弘治皇帝站起来看着龙椅说道“朕希望你是一个好皇帝。原谅父皇的无情,好皇帝是孤独的。所以照儿你要耐的住寂寞。”

  “父皇倒是耐的住寂寞,也没见父皇把这皇帝做的有多好”朱厚照现在是放飞自我。

  “朕虽然不是皇帝了,但我还是你的父亲,照样可以锤你”

  “父皇,儿臣错了”朱厚照赶忙认错,傻子才跟自己脑袋过不去。

  “父皇不在想想,毕竟如果父皇这般做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朱厚照提醒道。

  “父皇已经想了十几年了,不用在想了”弘治皇帝轻松的说道“这大明交给你,我百年之后也能有脸面去见太祖了,最起码这大明没毁在我手里,至于照儿你嘛,自求多福吧,史书中说太祖可凶了!”

  “父皇你这就不厚道了吧”

  “有吗?朕不觉得啊”

  “父皇你变了”

  “照儿你也变了”

  “所以怪儿臣喽”

  “自然,谁叫你让父皇看到了希望”

  “这么说父皇你以前是对我听失望的?”

  “来,陪父皇好好喝酒,这日子以后可不多了,你要埋首于案牍之间,而父皇我却浏览人间美色,不可同日而语啊”

  “我只听说过儿子坑爹的,可没见过爹坑儿子的”

  “如何?这是父皇给你上的最后一课,万事皆有可能,不要放弃治疗。”

  “父皇,当真无赖至极,我今才算看清父皇的真面目。”

  “照儿你不也瞒了父皇这么多年,彼此彼此”

  我还瞒了你我是穿越的,要不要我告诉你明朝是哪年灭亡的啊。要不要我告诉父皇你哪年死的啊。

  对哦,我父皇哪年死的?这酒真是醉人,头有点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