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节:大动荡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127 2019.12.28 06:41

  朝堂之上

  李广扯着嗓子喊道:“有本出班早奏,无本卷帘退朝!”

  “臣,有本要奏”马超群当即出声道。

  “臣,也有本要奏”刘景辉跟着说道。

  “臣也有,皇上”

  “爱卿们这是商量好的嘛?马爱卿先来吧”弘治皇帝说道。边上的朱厚照一脸看戏的表情。

  哎,可惜了,没有瓜子,可乐,八宝粥。

  “谢陛下,前些时日锦衣卫与东厂所抓之人的罪行,已然传遍京师,群情激奋,怨声载道,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所以臣恳请圣上早日处决这些罪臣,以明正典刑”

  马超群的一说完,整个朝堂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我滴乖乖,是真敢说。不要命了吗?谁给他的勇气,梁静茹吗?不对啊,这死胖子平时不是最爱和稀泥的吗?怎么今天突然男人起来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除非是。。。

  不好,这头功不能让他抢了。

  “臣附议”工部侍郎刘景辉说道。

  “臣附议”刑部侍郎刘正轩接着说道。

  “臣也附议”

  。。。。。。。。。。

  刘健见这么大臣都附议这件事,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凉意,这里面有些可是他的人,居然也附议这件事!

  随来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

  “爱卿们今天所奏之事都一样吗?都要朕处决了他们吗?”弘治皇帝眼神四处寻找着什么,像是溺水的人,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请陛下下旨”马超群坚定的说道。

  “请陛下下旨”一呼百应!

  马超群心里得意道:果然啊,不是我一个。还好我聪敏,殿下请眼熟我。

  “刘爱卿也是这样认为的吗?”弘治皇帝期翼地问道。

  “回皇上,臣认为。。”刘健刚想接着说,却被李东阳用手碰了一下,愣了一下。

  “认为什么?”弘治皇帝紧张的问道。

  “臣认为,斩立决!”刘健头点地的说道。

  好啊,太子,我太小瞧你了!

  朱厚照在上面自然看见了这一幕。撇了一眼李东阳,心中暗叹:多好的机会啊,做了这么多铺垫,为的就是让这位大明首辅上头,只要他反对斩立决,唯一的借口就是罪不至死,那么自己就可以让秦肱上场,牵出盐引,倒时候帮腔的大臣一个都跑不掉,一锅端!可惜了啊!

  “让朕在想想”弘治皇帝像是失了魂一样,瘫坐在龙椅上。

  “请陛下早做决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马超群一步不退道。

  “请陛下早做决断”

  “够了,朕说了要想想,你们真是要逼朕吗?”弘治皇帝歇斯底里地咆哮道。说完失望的看了一眼内阁所在的地方,闭上了眼睛。

  张超群等朝臣见陛下这般,也不敢在苦苦相逼。

  “陛下,莫不是要姑息建昌伯吧”言官周正此时出声说道。

  弘治皇帝阴沉的看着周正,咬牙道“朕何时说过”

  “既然没有,那就请陛下下旨处死他们”

  “朕说了朕要想一想”

  “那还是要姑息,陛下有损德行。臣身为。。。”

  “够了”刘健猛的打断周正的说话,“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逼宫吗?还有没有一点做臣子的样子,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下官只是就是论事”周正不卑不亢地说道。

  “陛下,臣认为这些人罪不至死,都杀了有违陛下仁君之名,臣恳请陛下下旨将这些人流放”刘健说道。

  李东阳闭上了眼睛,希贤你难道还看不成来吗?这就是个圈套啊!

  “臣附议”谢迁也跟着说道。

  “刘首辅所说也并无道理。。。”弘治皇帝话还没说完。秦肱就说道“陛下,臣认为刘首辅所言不实,这些人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刘健愤怒的看着秦肱,威胁道“秦尚书,要谨言慎行,构陷同僚,可是重罪。”

  “不劳首辅大人提醒,下官明白。陛下臣有本要奏”

  秦肱冷冷地看了一眼刘健说道。

  “爱卿又要奏什么?”弘治皇帝手撑着脑袋,虚弱的问道。

  “臣要奏,刚才要陛下处死有罪同僚的大臣,以及在大牢中的同僚,他们伙同盐商贪墨盐引,使我大明盐课名存实亡。其罪当诛”

  “你胡说”

  “你分明是构陷”

  卧槽,计中计啊,聪明反被聪明误。要人命了啊!

  “可有证据?”弘治皇帝面色狰狞,好像要将人活剥生吃了一样。

  “臣有”

  “呈上来”

  弘治皇帝看着秦肱送上来的折子,看了起来。底下大臣战战兢兢。

  “好啊”弘治皇帝募然站了起来,“你们好的很,朕还奇怪了你们居然有意见这么一致的时候,原来如此。”

  “给朕查,一查到底,朕倒要看看这朝廷之中还有多少蛀虫”说完便拂袖离开。

  “来人啊,把刚才建议父皇斩立决的统统抓起来,好好的查”朱厚照适时开口说道,说完也走了。

  顿时从大殿外面走进来许多锦衣卫,把他们一个个架走了,独独留下了周正,刘健与谢迁。

  周正望着犹自震惊的刘健与谢迁,俯身行了个礼,就施施然地离开了。

  李东阳看着周正离开的背影叹道“希贤,莫要在沉浸与过往了,如今时局已然大不相同了”

  刘健凄惨一笑“没想到啊,我居然做了太子殿下的刀,我们这位学生可当真聪慧过人啊。”

  “希贤莫不是还放在心上?”李东阳有些担忧的问道。

  “以前我有放在过心上,只因殿下贪玩成性,怕我等与陛下创下的盛世被毁,才想将权力握在手中,可如今看来我们这位殿下的胆识魄力远超于我,那我还纠结什么,做好为人臣子的本分就好”刘健大步走出朝堂,金黄的阳光抛洒在他的身上,仿佛神仙下凡。

  那些没有被抓的官员有的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四散而逃,可是有的官员却巴不得皇上大开杀戒,那样才更好。

  因为他们是利益的相关者。一个官员的升迁,任免,罢黜,受影响的可不仅仅只有他自己,被影响的是一批人的上下变化。如今这么多位置空出来,意味着什么?那都是赤裸裸的机会啊。毫不客气的说,有多少人人头落地,就会有多少人受益。

  死道友不死贫道。许多自以为有希望的官员纷纷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而京城的百姓得知以后纷纷拍手叫好,称赞天子圣明。

  反腐,是无论在哪个朝代永远都是民心所向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