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节:送礼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326 2019.12.27 06:58

  这边王守仁看着铺满桌子的证据,咽了咽口水道“诸位,要不我们开始吧,为了守护最好的殿下,我们冲冲冲”

  半个时辰过后,三人均抬首互相观望彼此,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震惊。他们想过事情的严重性,可没想过严重到这种地步啊,这是在挖大明的根啊!

  “我大明一片盛世之下掩藏却是如此不堪的事实”王守仁有些不敢置信。

  “难怪殿下如此盛怒”严嵩摇了摇头。

  “我等一定要助殿下拔出这祸根,还天下朗朗乾坤”夏言面目狰狞道。

  牟斌最近活的很滋润,以前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高官重臣都纷纷想自己示好,那些个商家想办法往自己家里送礼塞人。

  你们以为我傻吗?老子才刚刚雄起你们就想我萎掉?我前脚刚收,你们后脚就能把我给卖了,这样的情况下我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虽然锦衣卫指挥使没一个有善终的。

  但是,没关系。我不在乎。人生在世,谁愿籍籍无名呢?

  太子给我这么大的权力,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让我牟斌做一个只听命与太子绝无二心的孤臣。

  孤臣就是没得感情的杀手。

  “周刊,他们三个有没有什么动作?”牟斌问道。

  “回指挥使,他们三个从进去过就没出来过,晚饭和宵夜还是让人送进去的”周刊回道。

  “知道了,下去吧”牟斌屏退周刊。

  牟斌打开门惊呆了,资料散落在屋子里的各个角落,满地狼藉。三个人蓬头垢面,看到牟斌来的时候,三人双眼中绽放出噬人的光芒。

  牟斌咽了咽口水“三位要用早餐吗?刚出炉的包子,热乎着呢!”

  “谢牟指挥使,烦劳牟指挥使将怀厂公请来,我等一同商议盐引一案”王守仁神情有些虚弱,但精神确实异常旺盛。

  看着其他两个没有异议,牟斌暗暗心惊,这才一晚上就却立了领头羊的位置?厉害了!

  “你们先吃着,我这就亲自去请”

  锦衣卫议事大厅,五人齐聚。

  怀恩摔先开口道“不知三位有何高见?”

  严嵩说道“太子殿下要的不是盐引的结果而是如何改变这个现状”

  牟斌和怀恩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如果仅仅需要彻查盐引一案,就不需要千里迢迢把他们弄进来。太子需要一个善后安排,这是他们两个做不到的。

  “从两位大人收集的资料,盐课改革迫在眉睫,我原以为叶淇尚书大人的纳银改革是个好决策,可如今看来确实大错特错了”王守仁接着说道。

  “没错,食盐和粮食本就是我大明国之根本,开中纳银固然能够增加我大明税赋,可是却过度使用,导致‘守支’。我大明为解决‘守支’用永久经营权来换回多发的盐引,让本该是朝廷控制的权力分给了商人。”夏言无奈道“商人逐利,又怎会管朝廷死活。更何况他们只交给朝廷一部分食盐,这就多出来了大明多余的私盐,盐课司没有银两就无法将多余的盐收入库中以至私盐泛滥”

  “盐课司只管盐量却无银两付给生产食盐的灶户,灶户无法维系生活只得逃亡以至于盐课司无法达到应有之量,以至于‘守支’情况的根本无从改变,私盐更加止不住了”

  “我大明盐课如果再不改,那官盐已然名存实亡,纵然能增加千万两的赋税又如何,何况没有只有区区白万银两,到时还能杀尽天下贩盐之人不成,更何况此乃朝廷之过”

  牟斌和怀恩,听得是目瞪口呆,心想:不愧是殿下找的人。同样的东西我们咋没看出这么多来呢?果然我们还是适合干抄家的活,这回应该能抄不少家了。

  “那三位可有应对的方法?”牟斌好奇的问道。

  “有,其一就是将盐的专利权收回只能由朝廷专卖”

  “其二,统计盐课司每年所需银两有朝廷专门派发”

  “其三,朝廷拨银子收回多发盐引,控制盐引数量”

  东宫内,朱厚照听完他们的总结,果然啊,聪明的人一点就透,按照现代统计学统计出来的资料,他们一眼就能看到其中的利弊。

  “朝廷没有那么多银子”朱厚照直接干脆了当的说道。

  “那这就难办了”王守仁苦着脸说道。

  “朝廷没有,那些盐商可是有啊,有很多”朱厚照笑的灿烂。

  牟斌和怀恩一听朱厚照这样说,心里来劲了,哪还能不明白。

  “殿下,微臣和怀厂公已经有了充足的罪证,只要殿下点个头就可以。。。”

  意思已经不言而喻,就是可以抄抄抄了。

  “先等等,不着急”到这时候朱厚照不急了,原来是怕人看不透本质,现在已经有了,还怕个锤子。“这件事牵扯太广,弄不好会鱼死网破的,这不是本宫想看到的局面。”

  “不过本宫还是很满意的,一个晚上就能想出来办法,不错,确实很不错。”朱厚照拍手道“你们先好好休息几天,等待时机到来,就是你们一飞冲天的时候”

  “我等不敢居功,实在是牟指挥使和怀厂公他们收集的东西实在太全面了,让人一看便知,实在没话多大功夫”王守仁三人表示不敢居功。

  你们真想多了,我们就没看懂。

  “牟斌,怀恩从今天起锦衣卫在明,东厂在暗。一明一暗相辅相成本宫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一朵花来”

  “哦,对了,给那些在京城与盐引有关的大臣都送去一份‘大礼’,本宫要引蛇出洞了”

  最近户部侍郎马超群过得是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也不知道他们被抓有没有查出盐引一事,锦衣卫北镇司大狱根本不让人进去,愁死人了”马超群刚下朝做在轿中胡思乱想。

  哎,最近都瘦了一圈了。太子殿下为什么还不砍了这些人啊!

  狗日的建昌伯张延龄!

  “老爷,门口有。。。有锦衣卫”轿夫在轿外说道,听着声音都快哭了。

  张超群掀开帘子,果然看见十几个穿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锦衣卫就侯在自己家门口。

  完了,就知道那帮王八蛋靠不住!

  张超群稳了稳心神,走出轿中。沉着脸问道“你们为何堵在我家大门口。莫不是以为你们锦衣卫真的可以胡作非为了不成,此乃天子脚下,王法之地。”

  真是,死鸭子嘴硬。

  “张大人果然是直爽之人,下官乃锦衣卫监察部千户郭福,奉我家指挥使大人之命送上一份大礼给大人您”一个锦衣卫不慌不忙说道。

  “我与你家大人素不相识,何来赠礼一说?”张超群人傻了,不是来抓我的?

  “这下官也不知道,我也是听命行事,望大人收下我也好交差不是”郭福打着哈哈说道。

  看来是不收不行了。先收下看看里面是什么再说。打定主意马超群问道“东西呢?”

  郭福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马超群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办完了,那下官就先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