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节:上朝听政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233 2019.12.22 00:15

  皇宫,御书房。

  弘治皇帝有些高兴,面前摆着一个酒杯显然是刚饮过酒。“味道确实不错,这孩子还跟他这个父皇藏了一手”弘治笑着说道“徐家世代经营酒楼想来销路是不愁的,两者具备,看来能大赚一笔啊”

  谁说朕的儿子是个不学无术的顽固子弟?不学无术能酿造出这么美味的酒来吗?不学无术懂得如此条理清楚的整顿锦衣卫和东厂吗?不学无术懂得在幕后操控一切吗?

  弘治皇帝喜上眉梢,颇有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恨不得把那些朝臣都找来好好的在他们面前炫耀一番,一吐这么多年压在心中的不忿。是的,就是不忿,从朱厚照六岁变开蒙至今听到的全是失望的言论,关键他作为一个皇帝还反驳不了,因为他的儿子确实像那帮大臣说的那样。可把他气坏了,可是面对自己唯一的儿子又没有办法苛责,只期望他能慢慢改变,如今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心中的郁结顿时一扫而空,坐在龙椅上的弘治笑出声来。

  果然啊,从古至今当家长的是最累的。所以还是单身好啊,所以各位朋友你们还是单身吗?都冬天了你们被窝一个人暖不暖和啊?

  “启禀陛下,太子求见”门外太监报道。

  “快让厚儿进来”弘治喜笑颜开道。

  “儿臣参见父皇”朱成建行了一个礼道。

  “没有外人不必如此”弘治皇帝扶着朱成建说道。

  “孩儿知道了,父皇还是要多注意休息,保重身体才是”朱成建关心地说道“儿臣还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呢”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认真的朱厚照,有些哭笑不得,再要一个弘治皇帝自己又何尝不想呢?可是自己这副身体确是一天不如一天,都给他一种日薄西山的感觉了。

  “你这孩子”弘治皇帝轻轻地拍打了一下朱厚照肩膀“这么晚过来找父皇有什么事情”

  “儿臣想上朝听政,帮父皇减轻些压力,如果父皇允肯儿臣也可以批阅些奏章”朱厚照一脸诚恳的看着弘治皇帝说道。

  向皇帝讨要上朝听政和批阅奏章的权力的太子恐怕也只有他朱厚照一个人,放眼历史而言哪朝太子敢这么说就等着被太子之位被削吧。偏偏朱厚照就可以,因为弘治皇帝就他一个儿子。有时候也不得不在心底高兴不用经历夺嫡战争,实在是一件幸事。

  “长大了啊我的儿”弘治皇帝一脸欣慰“那好明天随我上朝”他唯一的儿子只要他肯学,那么他自己就绝对会好好栽培。其实有时候想想自己尽管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却未尝不是一种好事,最起码自己不用见到骨肉相残的事情发生在他的眼前。

  这一刻父与子之间相互看了一眼,似乎都读懂了眼神中的东西。

  “早些休息父皇,儿臣告退了”

  “恩,照儿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凌晨三点是时候了,朱厚照已经在下人的伺候中穿好了自己的太子服,跟着弘治皇帝走在上朝的路上了。

  “困吗?”弘治皇帝十分关心问道。

  “回父皇,儿臣困但是儿臣能坚持”朱厚照很诚实的回答道“因为这也是儿臣以后要做的事”

  弘治皇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摸了摸朱厚照的头。

  当值的太监进去高喊一声‘陛下驾到’底下的大臣纷纷跪倒,接着弘治皇帝牵着朱厚照走了进去,这时大臣们山呼海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然后弘治皇帝居然没说‘众爱卿平身’就这么让这帮大臣跪着。朱厚照心底疯狂吐槽道:电视剧害人不浅啊!

  弘治皇帝让朱厚照也坐在龙椅之上,随即对着底下的大臣说“从今天起太子开始听政”

  大臣都是眼观口口观鼻鼻观心,无一人出声。在这朝堂之上哪个不是人精,皇帝就这么一个儿子继承皇位那是迟早的事,没人当个二五愣子来反对皇帝这个决定,除非嫌自己活久了。倒是刘健三个阁老一脸的得意。就差在脸上刻出‘我是太子太傅’这几个字。

  看着弘治皇帝听着底下朝臣的回报,底下大臣有的时候互相责难,吵成一片,好不热闹啊,就跟菜市场没啥两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菜市场都是大妈们口吐芬芳,而眼前这群文化人都是出口成章,稍不注意就被挖到坑里去。

  一个早朝下来,朱厚照宛如一个开了个上帝视角一般暗自观察并不停疯狂吐槽“还好这帮文人还没有像明朝后期形成庞大的集团,不然还真不好弄”“这帮武官是来打酱油的嘛?就跟个木桩子一样动也不动”“我大明这么穷的吗?我这便宜老爹就想扩充一下织造中工而已这工部尚书曾鉴居然直接砍了三分之一不怕死吗?看来弘治中兴不仅仅是弘治帝自己是个明君这帮大臣也着实可爱”“靠,我那两个舅舅就凭着父皇对张皇后的宠爱这么胡作非为的嘛,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才能上钩。光靠你们这些外臣如何斗得过外戚勋贵呢?”

  “感觉如何?”下了早朝弘治皇帝询问朱厚照。

  “父皇十几年如一日实在是让儿臣有些钦佩”朱厚照一脸敬意地说道“父皇辛苦了”

  “这本就是一个皇帝应该做的,我是如此,照儿亦应当如此”弘治皇帝开心地说道。果然被万人称颂不如被在乎的人的肯定啊。“太祖皇帝一介布衣打下这万里河山,我等后辈又怎能不作为而葬送这锦绣河山,岂不是有愧于太祖。所谓打天下容易守江山难。照儿你要时刻牢记这点,不能给列祖列宗丢脸。”

  “孩儿谨记”朱厚照说道

  “还有什么发现?”弘治皇帝接着问道。

  “穷”朱厚照平静地说道,未了再补了一句“真的很穷”是的太穷了啊,一个皇帝想开一个只有一千人的中宫织造居然被砍了三分之一说出去谁信啊。人家工部尚书话里话外就是一个意思‘陛下,我们没那多银子,要节约啊’多可怜啊,一个皇帝啊,想奢靡一把都不行想想都苦。

  尽管后世对弘治中兴有着很高的评价,弘治年间的税赋达到明中叶巅峰,人口都有六千万,《易》曰‘无平不陂,无往不复,艰贞无咎。知此道者,其惟孝宗乎’可以说是极其高的评价了。但是现在厚照来看真的很穷啊!

  弘治皇帝一脸尴尬望着朱厚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承认自己的国库确实没多少银子,不要脸了吗?不承认,可是人家几个尚书都表达了同一个意思,不要脸了吗?这里外里都没脸了啊。弘治皇帝忽然觉得让自己的儿子上朝听政是个错误的决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