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节:决断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279 2019.12.25 01:27

  “臣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叩见太子殿下”

  “老奴东厂厂公怀恩叩见太子殿下”

  爽,太爽了,果然权力的味道让人着迷,这该死的封建王朝。此时的朱厚照心中无比陶醉,尤其是那些原本只能通过历史来了解的人物却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像自己行跪拜礼时候,那感觉,飞一般感觉。

  “起来吧”朱厚照柔声道。

  “殿下这是此次查抄结果已经出来了”牟斌递上折子道。

  朱厚照打开一看,看了看两人:不错,比之前呈上来的要多出不好。

  两人互相用眼角互相瞄一眼对方:安然度过一劫,又可以浪一阵子了。

  这次查抄总共折银子一千六百余万两“这么多!”饶是朱厚照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赶上他父皇一年赋税的一半了。

  果然打倒贪官是来钱最快的方法。这一来二去的千万银两进了自己口袋。不起早不贪黑,只待猪肥了,咔嚓一刀就完事了。多轻松啊!

  “现银有多少?”朱厚照知道这‘折银’就意味包括田地,商铺,字画,古玩这些,这些都需要套现才能用。自古套现都是最难的,

  “回殿下,现银两百余万”朱厚照点了点头还是比较满意。

  “怀恩,你在京城开个古玩店,想办法把这些东西都卖了”朱厚照想到以后抄家的事应该少不了,还是需要建立一个长期稳定地销赃网。

  “老奴遵旨”怀恩说道“殿下,这一千三百顷的田地应当如何处置”

  朱厚照难住了,任何一个封建王朝最让皇帝头疼的问题就是如何抑制住土地兼并的问题。一个朝代刚刚新起之时自然看不出了这种现象,可几代之后呢?富的越富,穷的越穷,以至于百姓不堪压迫喊出‘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揭竿而起,又是一个新的朝代。

  这根本就是个死循环,别说朱厚照现在是太子就是皇帝也解决不了。根本原因就出现在自己身上,就是为了维护封建王朝‘家天下’的皇权。除非能像后世一样喊出‘打地主,分田地,公天下’但是只要朱厚照今天向天下喊出这句话,明天就一定会暴毙而亡,没跑的。

  朱厚照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说道“把斥逐鱼肉农民的管庄,改为官田,招老百姓承租,每亩收租银三分;官庄由锦衣卫和东厂代收租银,然后交给内库”朱厚照突然想起来在弘治年间户部尚书李敏像弘治帝提出的建议,只是弘治帝缺乏魄力没有采纳而已。如今他依葫芦画瓢,有人责问起来也有顶包的。毕竟好过交给皇庄没多久又被分瓜了的好。朱厚照打定主意等日后从南洋哪里弄来红薯,土豆,玉米就先在这些土地上试验种植。

  “老奴遵旨”怀恩俯身领命问道“那些勋贵和大臣应该如何处理?”

  又是个难题,朱厚照揉了揉脑袋,脑瓜子疼。

  全杀了,建昌伯张延龄你杀不杀?

  不杀,那你太子凭什么杀他们?

  杀,怕是张皇后要杀了自己啊。

  朱厚照脸色不善的看着怀恩,突然想起一句话‘解决不了问题就把提问题的人杀了’怀恩似乎也感觉到朱厚照的杀意,吓得直哆嗦。

  “有没有办法让人扮成建昌伯,天衣无缝的那种”朱厚照面无表情的问道。

  “有”牟斌听到这里就知道这帮人的命运了,硬着头皮抢先答应了下来。如果怀恩公公在不能让太子殿下听到满意的答复,怕是今天性命不保。

  太子殿下脸色越平静,就越能说明心中的怒意怕是止不住翻涌吧。寻常人间碰上这种亲戚都避之不及,更何况天家呢。

  怀恩感激的看了一眼牟斌,两只眼里是直放光芒,看的牟斌眉头直跳个不停。不会有什么怪癖吧,牟斌不着痕迹地挪开点距离。

  怀恩看到牟斌的做法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天才啊奴才之间越是有距离,太子殿下就越放心。为你点赞,牟指挥使。

  “那就都杀了吧”

  “微臣,老奴。。。遵旨”两人听得是胆战心惊,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殿下,人都杀了,盐引之事该怎么办?”

  “怎么牟指挥使,怀厂公你们就这么点能力?”看见这两人如此畏畏缩缩,朱厚照阴测测地问道。

  “启禀殿下,我等谨遵殿下旨意”

  指挥使,厂公这两个称谓从朱厚照嘴里说出来,吓得两人一激灵‘噗通’就给跪下了。

  这时候在不表明忠心,怕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瞧瞧,你们这是做什么啊?两位的能力本宫还能不放心吗,都起来,起来,好好地办事去吧”听这两人这么回答,朱厚照心里就舒服了,脸上雨过天晴,一脸和蔼可亲的说道。完全忘了刚才是什么表情,很好的诠释了‘变脸比翻书还快’

  “微臣,老奴告退”

  两人听朱厚照这么说,一颗心终于放到肚子里面去了,屁颠屁颠的转身离开了。

  两人刚刚离开,谷大用看了看朱厚照欲言又止,朱厚照看见谷大用这幅模样来了兴趣问道“谷伴伴有什么话要说”

  本来谷大用是不会说的,但是刚才朱厚照的话确是如同一道暖流一般流进他心里让他心窝子暖暖地。我们可比大臣要忠心呢。

  “回禀殿下,奴才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谷伴伴但说无妨,本宫是不会怪你的”朱厚照看着谷大用一脸关心的神色,神色有些柔和。

  “虽然奴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刚才牟指挥使和怀厂公说光是现银就有百万辆之多,那想必捉拿的人不少,关键还有皇后娘娘的弟弟,全都杀了,先不说皇后娘娘哪里会不会怪罪殿下您,就怕那帮大臣们会。。。”

  说道这里谷大用不敢说了,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朱厚照又怎会不知。

  “他们还能造反不成?造反我还求之不得一口气全杀了”朱厚照霸气侧漏道。

  男人,腰杆子能硬起来的因素是什么?是有钱了。而朱厚照此时就很有钱。有钱了就可以用来投资,古代投资什么最赚钱当然是军队了。有了军队就有了武装力量,有了武装力量,还怕他们造反。

  不过看到谷大用听完自己的话,脸拉得更长了,一脸的担忧,还是有些感动的。

  “谷伴伴,我这里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让你去做”

  “请殿下您吩咐”

  “你去找几个好控制的穷酸秀才们,把那些勋贵和大臣的罪状,让他们做好写成戏文,再不济也必须是儿歌,然后传遍整个京城”

  “奴才遵命”

  什么最重要,舆论最重要。

  你们士大夫不是最喜欢用民意来压人吗?今天本宫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论说文解字,我不行。

  论骂人,你们不行。

  无它,我乃键盘侠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