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节:反应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370 2019.12.24 00:22

  京城,徐家。

  “爹爹为何外面这么吵闹?难道是。。”徐华歆有些拿不准的问道。

  “应该是了,这位太子殿下做事倒是挺雷厉风行啊”徐永感慨道“只是这动静也太大了吧,可他毕竟只是太子这样做未免过于心急一点”

  他不得不担忧,因为无论他承不承认现在的徐家是上了太子的船。太子要是完了,那么徐家也就完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只是他一介商人也只能干看着。

  京城,刘府。

  刘健正在书房练字,听到外面喧闹声,有些不解。叫来管家问道“管家,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回老爷,听说是锦衣卫在抓人”

  “锦衣卫在抓人?你确定”刘健不敢相信。

  “小的,透过大门门缝瞧见他们一个个穿着飞鱼服,可不就是锦衣卫嘛”

  “坏了,太子还是奸臣带坏了”刘健痛心疾首道。

  “备轿我要去出去”刘健急急忙忙说道。

  “老爷你不能出去啊,说不定现在那帮锦衣卫抓红了眼要是把老爷抓了可就不好了”管家苦口婆心的劝道。

  “荒唐,我乃堂堂大明首辅岂会怕这些宵小之辈,无需多言,备轿”刘瑾大义凛然道。

  李东阳从床上起来来到大堂看着穿戴整齐谢迁和刘健,一时间有些无语,还让不让人休息了,我和我媳妇刚说点悄悄话就被你们叫出来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很影响夫妻之间地和谐与发展啊。

  “不知于桥,希贤这么晚来到我府上所谓何事?是出了什么要紧地事?”李东阳心想要是没什么大事,你们就等着被我骂吧。

  “这么大的事,宾之居然一点不知道?”这回轮到刘健和谢迁无语了。我们以前咋不知道你这么能睡呢?

  “我应该知道什么?”李东阳脑子有些短路。是我和媳妇聊天的时候错过了什么吗?没有啊,我记得?

  “外面这么喧闹,宾之就一点都不好奇”刘健无奈地说。

  这时候李东阳才听见外面喧闹声不断,走出大堂看了看月色,恩,看样子莫过凌晨一点,没有耽误了早朝,不是陛下派人来请我的。再回头看了看刘健两人的穿着,恩,整整齐齐,也不像敌军杀进京城样子。

  “莫非是走水了?”李东阳问道。

  刘健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他神经大条还是心中没有这江山社稷。

  “锦衣卫和东厂抓人了”刘健沉声说道。

  “这。。。不可能吧”李东阳万万是不信的,锦衣卫和东厂都十多年没抓过人了。要不是经常能见到牟斌和怀恩他都以为被陛下给关了。

  “千真万确,我们来的路上,看见锦衣卫正在查抄礼部张员外郎的家呢!”谢迁忧心忡忡地说道。

  “可知为何?”李东阳问道。

  “不知,但是锦衣卫和东厂才交给太子殿下不足一个月就已经这样了,长此以往下去还得了”刘健不敢往下想。今天他们敢抄从五品的官,明天就能抄他这个大明首辅的家。“必须让陛下收回太子对锦衣卫和东厂的权利”

  李东阳确不这么想,他总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也许刘健和谢迁不了解太子,可他李东阳了解啊,尤其是最近太子的变化实在太大,一天一个模样,想不了解都不行。无论是谈吐还是见识都能侃侃而谈,丝毫不下于自己,唯一不足的就是太过年轻,有些想法过于荒诞。可是像这种近乎于胡闹的场面,也许以前的太子能做出来但是现在的太子确实不太可能。如果真的做出了,必然是有着某种原因。

  “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率先提及此事,静观其变。其一既然这件事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就不能只有我们知道。其二都是太子太傅,所谓教不严师之过,等于是我们自己再打自己的脸啊”李东阳无奈地说道“我总觉得这事有蹊跷,毕竟能写出那样磅礴大气的词却做出这等事似乎有些。。”李东阳想说残暴可是又觉得不妥,一时间竟找不好的词来形容。

  刘健,谢迁两人沉默不语了。

  好久才刘健才说道“无论事情是怎样的,太子这种做法都有违法度,就算他们真的犯事我大明不是还有刑部吗?太子这样做这算什么?还有没有把我们这帮大臣放在眼里”

  谢迁也跟着说道“没错,希贤言之有理。如果姑息太子这种做法岂不是以后所有的事情都越过我等了吗?”

  李东阳见此没有多说什么,如今陛下对对读书人礼遇有加,让不少的读书人都有一种‘与读书人公天下’的心态。但是不要忘了,这大明姓朱,可不是百家姓。

  凌晨三点的午门城墙上的鼓敲了起来。百官都依次排好队等候着宫门的开启,只是今天早朝似乎少,比如礼部的张员外郎,工部的李侍郎,还有一些其他人都没有来。

  吏部尚书马文升对刑部尚书闵珪说道“不知昨夜锦衣卫和东厂因为何事而闹得满城风雨?”

  刑部尚书闵珪一脸苦涩道“马尚书我是真不知道,我还是刚刚得知这个消息”今天这已经不是头一次被人问起了,就刚刚三位阁老还来询问过,但是他是真不知道啊。

  “闵尚书你居然不知道?”不怪马文升吃惊,按以往惯例锦衣卫和东厂就算要干抄家的买卖也是需要刑部驾帖的。可昨天他们居然直接越过了刑部,这种事情是弘治年间不曾有过的,难道陛下发现某些大逆不道的事情,为了防止事态严重,直接让锦衣卫他们出手了吗?

  “确实不知”闵珪点了点头道“我只知道跟太子有关”

  “跟太子有关?”马文升又吃了一惊,悄咪咪往三位阁老出望去。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今天早朝怕是鸡飞狗跳了。那些没来的是被抓了还是知道了这事所以干脆装死不来?

  而此时的御史官们却闻到了升官的气味。你一言我一句的小声讨论着。

  “我等决不能任由东厂番子胡来,否则早晚要出事”

  “对,太祖皇帝立下的‘内官不得干预政事’的贴牌还在那摆着呢?他怀恩就敢这样胡来”

  “对,前有十常侍乱政的典型还在史书中记着呢,决不能让我朝也出现如此人物”

  “对,见微知著,怀恩搞不好就是下一个,奏章我都已经写好了”

  “对,我也是,既然陛下选拔我等作为言官我等又岂能不作为辜负了圣恩”

  此时的朱厚照在陪着弘治皇帝走在上朝的路上。

  “照儿看上去似乎有些开心”弘治皇帝看着朱厚照一脸笑意,好奇地问道。

  “回父皇,儿臣一想到今天早朝会十分热闹就觉得很开心”朱厚照答道。

  “今天早朝很热闹”弘治皇帝嗅到了不同寻常的问道。

  “恩,很热闹”朱厚照点了点头。

  “无碍”弘治皇帝说道。

  他的孩子就是在如何那也是君!

  凌晨五点一到,百官们正在翘首以待时,宫门缓缓打开,一位宦官走到台阶前,对着台下的官员高声唱道:“百官入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