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节:做你的狗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1940 2020.01.08 14:30

  如果说要在大明评选出最能坑蒙拐骗,挖坑埋人的高手那张侍郎绝对首选眼前这位怀恩怀厂公。

  在又进行了一轮的推杯换盏之后,张侍郎有些招架不住了,虽然说吃喝玩乐是他张天亮的强项。

  但也架不住心中有事啊,酒不醉人心事醉人啊。

  张侍郎怀揣着心中的不安,有些笑不出来的问道“不知怀厂公这么晚请小弟我到此处所谓何事啊?如果真是一见如故的话,明天我做东请厂公您去山河楼好好的喝上一回。”

  随即想到什么又满脸堆砌笑容补充道“请怀厂公放心,是在下省吃俭用下的俸禄,绝对干干净净”

  张侍郎低下了他那文人的高贵的头颅。

  虽然满心不甘,但形势比人强。

  “哈哈,咱家知道张侍郎两袖清风,不急不急,咱们啊先喝着”

  怀恩笑的很放肆,他非常喜欢这种猫抓老鼠的游戏,也迷恋上了这种折磨人的乐趣,更何况自己的背后还有陛下呢!

  一直一来,那些个文官出于自己集团利益的目的,他自己刻画成四处迫害忠良的奸佞,好像他真的可以只手遮天,翻云覆雨一样。

  他怀恩以前,在文官集团面前算个什么东西?热脸都贴不上他们的冷屁股。

  可现在嘛?呵呵。

  张侍郎看着怀恩如此作态,感觉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头皮发麻,感觉自己快裂开了。

  一定是陛下的意思了,不然这位不敢如此有恃无恐的,这么敷衍自己。

  到了他们这种官位,哪怕心里巴不得对方立马原地爆炸,可是该笑还得笑,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

  如此行径,只怕自己难逃厄运了。

  “还请怀公公示下吧,只要下官能做到的下官必不会推辞”

  张侍郎终于忍受不住内心那痛苦的煎熬,直接摊牌问道。

  现实是什么?

  现实是残酷的,现实是如果你反抗不了,那不如抱着享受的心态重新感悟一下。

  这就是张侍郎现在的心境,现在他只想从这东厂的诏狱出去再说,哪怕是同意怀恩一些不平等的条件。

  “哈哈,张侍郎果然快人快语,咱家很是喜欢,其实咱家叫张大人你过来呢,是想拜托张大人帮咱家把清社的人都聚集在一起”

  眼看这张侍郎的心里防线已经被攻破了,怀恩也不在藏着掖着了,直接摊牌了。

  “什么,这不可能”

  张侍郎整个人被惊的跳了起来,想也没想的直接拒绝的说道。

  亏你想的出来这种歹毒的计策,想一网打尽吗?

  不仅毁了清社还能毁了自己。

  不知道那位大人的底牌就是这清社吗?就算你们放过我,我还是得死啊!

  “张侍郎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不就是把你们聚在一起而已,就当是踏青游玩好了”

  怀恩一脸的古井无波,云淡风轻的说道。

  “怀公公你打的什么主意,当真以为本官不知道吗?不就是他们请愿惹怒了陛下,你想趁此机会讨好陛下吗?”

  张侍郎冷静之后又重新做了下来,一脸痛心疾首的说道

  “纵然那帮生员有错,但那也是为我大明未来的福祉考虑而已,如此方能对得起先帝的夸奖”

  “如今怀公公只是为了一己私利,居然想把他们都给害了用来讨陛下欢心”

  “难道公公不知道他们都是有功名在身,日后必是国家之栋梁啊”

  “公公此举是在毁我大明根基啊!望公公三思啊!”

  “张大人果然是忠君爱国的楷模啊”怀恩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咱家何时说过要害他们?都是张大人的恶意揣测罢了”

  “当真?”张侍郎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

  “当真”怀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凭我东厂的实力会查不出他们来吗?”

  “那公公为何要在下把他们召集起来?”

  怀恩望着张侍郎眼中的怀疑,饮下一杯酒后幽幽地说道“咱家想让们议议如今朝廷的政策”

  “这更加不可能”

  张天亮拍着桌子高声说道,果然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阉狗就是阉狗,除了知道讨陛下欢心还知道什么。

  不知道太祖的遗训吗?

  太祖《卧碑文》曾规定,生员不得妄议政治,但“一切有关军民利害者,许当该有司、在野贤人、有志壮士、质朴农夫、商贾技艺,皆可言之,诸人毋得阻挡”。

  这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有什么不可能?张大人还是想好了在回答咱家”怀恩出言威胁道。

  张天亮无奈了,如今可不是在朝堂可以据理力争,哪怕真的死了,也有机会博一个忠臣之名。可在这阴森黑暗的牢房,死了也就死了,可关键谁TM知道这帮人给自己按什么罪名。

  而且张天亮可以肯定,只要他现在拒绝了怀恩的话,就算能出去,也得立马横尸街头,弄不好家人也得跟着遭殃。

  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被送去教司坊给那帮达官贵人弹琴吹箫。

  为什么会选我?那么多跟清社有关的人你不找偏偏找到我?你是有多喜欢我啊?我能不能拒绝?

  怀恩看着张天亮的脸色从震惊再到不甘慢慢的变成死灰,就知道这事情成了。

  张天亮犹自愤慨的看着怀恩不甘心的问道“我能拒绝吗?”

  “你说呢,张大人”

  “你就不怕那帮人闹起来,你无法圆场吗?”

  “东厂的诏狱还有空位,不行的话还有锦衣卫呢?”

  “这是陛下的意思吗?”

  “重要吗?”

  张天亮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现在敢肯定这是陛下的主意了。

  造孽啊!

  当初为什么要为了名声去顶撞陛下,好好当一个透明人不好吗?放着到手的荣华富贵不要,偏偏要作死!

  毁不当初啊!

  张天亮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做了,以后怕是在士大夫中没有了任何可以落脚的地方了,只能成为怀恩的一条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