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节:推进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529 2019.12.23 07:52

  张延龄失魂落魄的回到府里,呆呆地坐在大厅之中,管家见状便壮着胆子上前问道“老爷是出什么事了吗?”

  张延龄看着这管家,差点没心肌梗死,没好气地道“都怪你?”

  管家一脸懵,这是。。。。什么情况啊?

  管家直接委屈地说道“老爷,我这是哪里犯错了吗?。。。”

  “你犯什么错,你自己不知道吗?”看着一脸无辜样子的管家,张延龄怒了,我都被你害的让太子殿下查了,你还不知道什么错?

  管家心里那个委屈啊,无缘无故被训憋屈的要死可是他一个奴才能说什么呢,便说道“奴才就算犯错了也是老爷的一条狗,老爷是当今的国舅爷,谁还不卖三分薄面给老爷你”

  张延龄刚欲张嘴骂道,突然被管家一番话点醒“急糊涂了忘了自己的身份了,我的好管家啊。。。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管家又懵了,谁来告诉一下他这尼玛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快快,备马车,我要进宫面见皇后”

  “奴才这就去”

  管他发生什么情况,老爷不找我麻烦就行。管家美滋滋地想着。

  “母后最近身体可好”此时的朱厚照正在张皇后的宫中看望他这位便宜母亲。

  “我的厚儿瘦了好多”张皇后有些心疼。

  “是嘛,可儿臣觉得最近身体强壮了不少”朱厚照不以为意说道。

  “说起瘦来这些天陪着父皇上早朝倒是觉得父皇身子日渐单薄,还望母后好好劝劝父皇,江山社稷固然重要自己的身体也是不能马虎的”朱厚照有些担忧。

  “你父皇呀我是说不信他了”张皇后无奈地摇头“你父皇他呀,非要做个明君”

  “也怪儿臣无能,不能为父皇分忧”朱厚照有些惭愧。

  “照儿不必如此你已经很不错了,不要过于苛责自己”张皇后宽慰道。

  “如果舅舅能像母后一样那该多好”朱厚照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你舅舅?”张皇后转不过弯来“是你舅舅做了什么事情吗?”

  朱厚照点了点头“刘瑾你进来”

  “他,为何这般模样”张皇后指着跪在地上地刘瑾问道。

  “是让舅舅给打成这样的”朱厚照无奈地道。

  “你舅舅打的”张皇后惊呼道“为什么?”

  不怪张皇后奇怪,因为本身这两个人根本风马牛不相及,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去。

  “最近京城出了一种叫‘茅台’的酒,已经卖的京城人尽皆知,据说堪比仙酿所以我让刘瑾出宫买点来尝尝,正好遇上我舅舅弄了一个莫须有罪名砸了人家店准备将配方据为己有还要强抢人家闺女纳为妾。刘瑾认出了是儿臣的舅舅,觉得舅舅做法有违大明律法怕被有心人利用就好意上前提醒了几句就被打成这样了”朱厚照一五一十地说道,没有半点添油加醋。

  张皇后有些愣住了看着刘瑾问道“你对照儿说的都是实话?”显然张皇后不认为自己的孩子会骗自己而是底下奴才骗了自己孩子。

  “奴才没有半点虚言句句属实,皇后不信可以派人去查,当时围观的人数众多一问便知”刘瑾跪在地上回道。

  “岂有此理”张皇后怒骂道然后又想到什么对朱厚照问道“照儿可曾对你父皇说过”

  “儿臣还未曾对父皇说过”

  “那就好,那就好,照儿啊你放心母后一定为你做主,我马上让人把你舅舅叫进宫来好好说他”张皇后有些想息事宁人,毕竟也没多大的事,只是抢了个酒楼,纳了个妾,打了奴才而已,让她不成器的弟弟把酒楼还了,当面向照儿陪个不是,这事不就算过去了嘛。

  朱厚照望着张皇后有些无奈,虽然他早就猜到就是这样。于是便开口说道“母后这已经不是儿臣原不原谅舅舅的事情了”

  “照儿,为何如此说道”张皇后有些奇怪。

  “因为当时儿臣也在场,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儿臣的身份也知道了舅舅的身份,如果这事不了了之或者像母后这般处置,天下人对我皇家印象怕是不好了。”朱厚照娓娓道来“而且最近儿臣跟着父皇上朝发现我大明君臣虽然一心致力于我大明昌盛,我大明也的确昌盛比之爷爷所在的时期无论是税赋还是人口亦或者其他方面均有长足的进步,可是朝廷却没有银子,说出去谁信?但是确实事实”说道这里朱厚照显得有些痛心。

  “那银子上哪去了?”张皇后问道。

  “对啊,银子上哪去了”朱厚照反问道“后来儿臣才发现原来那些外戚勋贵利用权势强取豪夺商人之财归为己有,本来我朝对商人的税就轻才三十取一,结果许多大的商家却被外戚勋贵把持,他们是不用交税的所以连带着那些商家也不用交税了,我大明不是没有税赋可收而是收不上来。今天如果我们姑息了舅舅的做法,那就等于明晃晃告诉天下人我们天家支持外戚功勋的做法,这头一开我大明岂能安稳。”

  张皇后惊到了,虽然弘治皇帝待她极好,也时常对她说起朝政之事,可她始终恪守后宫不得干政的训诫,并不会特意地去了解前朝之事,但是不代表她一点都不懂。自己的夫君辛辛苦苦数十年如一日般的操劳就是为了给自己孩子一个稳定的江山。如今这稳定的局面居然要被自己弟弟给毁了,这是不成的,谁也不能毁了她儿子的江山!即便是自己亲弟弟也同样不行!但是总归是自己的弟弟,也并没有犯什么滔天大罪。

  “那照儿觉得如何处理此事?”张皇后询问道。

  ‘终于松口了’朱厚照在心底舒了一口气来之前是真没多大把握,要知道张皇后对她弟弟的溺爱简直到了一种无法想象地地步,历史上还是等张皇后死了才处死的张延龄。真是做的了‘只要我不死就能保你一生平安’。

  “舅舅其实也并没有犯多大的错,儿臣也真不会拿自己的舅舅开刀,毕竟是自己亲舅舅血浓于水”朱厚照先上来给张皇后吃了一个定心丸。看到张皇后神色缓和之后接着说道“但是舅舅私占商家百姓的东西肯定是需要吐出来,当然也并不是全部都要吐出来,毕竟舅舅有了自己的府邸有些开销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儿臣是可以理解的。还有就是舅舅必须写一份思过书给母后检讨一下自己行为表示以后绝不再犯”

  “母后的好孩子”张皇后有些开心,虽然她也知道当皇帝需要铁血无情,但是在心底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顾念一点亲情。

  “儿臣本就是一个人在这宫墙之中长大所以对于亲情还是很看重的”朱厚照显得有些落寞“只要舅舅不作出大逆不道地事情儿臣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里会真的追究舅舅,不过是做给天下人看的而已,儿臣只希望舅舅能够体谅儿臣地良苦用心,儿臣也就知足了。”

  “照儿放心”张皇后抓起朱厚照的手柔声地说道“你舅舅那边母后帮你撑腰”

  “那儿臣先谢过母后了,儿臣还担心会让舅舅不高兴呢?”朱厚照开心地说道。

  “傻孩子”张皇后怜惜道。

  从张皇后殿中出来便问刘瑾道“我那舅舅拦住了?”

  “拦住了,殿下。现在国舅爷还在宫门外呢”刘瑾笑着说道。

  “不错,可以了,告诉谷伴伴他们可以放进来了”朱厚照一副看好戏地样子。

  “奴才这就去通知”

  “去吧,越快越好”朱厚照此时显得更外轻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