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节:会战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142 2020.01.05 07:52

  “长生天的勇士何在?”

  此刻,看着刘封带着明军冲杀过来,小王子安步哲,挺起身躯,高声吼道。

  “伟大的长生天在上,草原的勇士时刻准备着。”

  小王子身边,他的一众将领和士兵眼里掠过狂热的神情,高声应和。

  小王子欣慰的笑笑,他自然清楚自己的队伍不必动员,只是这仗太关键了。

  赢了,就能攻克大同,一路北下,整个大明北疆任由自己来去。

  输了,抱歉他从来没想过。你以为你刘封是蓝玉吗?

  明狗的边军还是有点战斗力了,这点他当然知道。

  可作为这些明朝总兵的老对手,他更知道,他们都有致命的缺陷。

  那帮总兵但凡只要遇到硬茬子,吃点小亏,就会很快失去战意,不敢恋战一溃千里。

  今天,他蒙古小王子就是要用手中的弯刀跟他们硬碰硬,看谁更凶残,谁更喋血而志不变。

  这人但凡有一腔子热血,总会放手一搏,尤其是对他们这些长年刀口舔血的人而言,那就更是如此。

  “冲锋!”小王子拔刀喊道。

  “轰隆隆”

  飞奔的马蹄,踏在荒凉的土地之上,发出震耳的轰隆声。

  对于今天和鞑子大军正面交锋他刘封是从心里十万个不愿意。

  他都已经凑够银子准备送给吏部的大佬们帮他挪挪位置,这边关总兵可真没啥当头,干的不是人能干的事,还得时时刻刻防着从漠北和朝廷砍来的刀子,太累了。

  可是如今没办法了,在不拼命,不用等他送银子入京,王守仁那把尚方宝剑就能送他去见太祖。

  他是怕死,可没说怕死的人没本事啊,多年戎马,真要拼命,他也不含糊,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传令前方阵列,顶住鞑子骑兵!”

  刘封看见鞑子的骑兵开始冲锋,立马做出应对。

  明军持盾、持枪的步卒变成了前列顶了上去,奋力的将盾牌扎进地面,双脚奋力的踩出深陷,然后浑身颤抖的望着快速逼近而来的鞑子骑兵群,随着地面越来越震动,一些明军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压力,呲牙咧嘴的发出怪叫声。

  在鞑子快要冲到一百一十步时,步枪响了起来,上百名鞑子骑兵应声倒地。骑兵一旦发动,想要停止就难了。鞑子后面的骑兵有不少被前面尸体绊倒的,阵型顿时有些骚乱,可鞑子毕竟长年在马上生活,凭借着高超的骑术躲开了自己族人的尸体,继续冲向明军。

  一轮齐射后,步枪手迅地撤出阵地,只留下枪盾战阵严阵以待。

  刘封有些眼馋,这他娘天子亲军就是不一样,武器装备比边军好上一个档次都不止。

  呐喊声中,双方终于绞杀在一起。

  明军的盾牌手,齐齐并立,奋力挡住了鞑子大军的肆意冲击。

  而盾牌手的后方,长枪手们将一杆杆精钢长枪,有如索命的无常,从后方迅猛扎出,向骑在战马上的鞑子狠狠刺去。

  鞑子的前锋骑兵纷纷躲避刺来的长枪,借助奔跑的加速度,纵马将盾牌踏碎,盾牌手尸体被战马踏着铁蹄贯入了人群,踏成肉泥。

  长枪手的枪林疯狂的抽刺,挑中鞑子的身体将他们挑下马背,持枪的士卒又被奔驰的战马撞的吐血倒地。

  前面的鞑子骑兵硬着头皮奋力往前推进,后面的骑兵紧跟在后,带出一道道血浪。

  骑兵的前进的铁蹄撼动了三万人的阵型,由小王子带领的骑兵交织穿插,将明军的阵型分割成数快。

  装备精良阵战严整,有如战争杀戮机器一样的鞑子骑兵疯狂屠杀着明军。

  成百上千人倒在血泊中,还能喘气的都在嘶吼写,奔跑着、战斗着。

  脚步声与呐喊声犹如排山倒海的巨浪,响彻这苍忙的大地上。

  战旗翻飞,血色撕裂残阳。

  刘封不甘的往后面看了一眼,为什么还不出动,没看见我们都快死完了吗?

  放在以前他早跑了,可是现在不能,王守仁在他后面。

  该死的小王子。为什么要选他大同呢?尼玛的,九镇偏偏选自己这边,上次送银子送出甜头了吗?造孽啊!

  “顶住,我们有十万援兵”刘封砍翻一人大声喊道。

  而在远处的王守仁看着鞑子的骑兵已经完全和明军绞在了一起。

  一抹浓重的杀意,从王守仁眼中,一闪而过。

  “全军出击,此战,务必全歼小王子步众。”王守仁抽出腰刀,迅速下令。

  “得令!”

  “明军大势已去,速战速决!”小王子嘿然冷笑胸有成竹说道。

  正说着话,远方,战场两边各自出现了一队无边无际的骑兵,马蹄轰隆,震得地面一阵阵发颤,就连战场上的巨大喧嚣也仿佛被阵马蹄声给掩盖了。

  “小王子,明军援军到了”哈哈铁高声喊道。

  “小王子,要不,我军暂且撤退?”哈哈铁,似乎也被远处明军骑兵透出的肃杀之气所震慑,他小声地小王子询问道。

  撤退?

  真的能撤退么?

  被包饺子了,还能撤退吗?

  “集合,冲杀过去”

  夕阳西沉,风劲如刀,苍凉的北方荒野上,两军骑兵马蹄阵阵,相互对冲。

  飞驰的马蹄,如战鼓敲响大地,飘扬的鬃毛,似旗帜风中翻飞。

  骑兵的战斗,讲究的是速度。骑兵对冲,生死一瞬间,胜负一刹那

  很快的两军的骑兵就交错在了一起,无数骑兵掉落马下,只是落马的骑兵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因为头顶上是无数不停落下的马蹄。

  刀剑相砍声,长枪穿插人体的沉闷噗噗声,死伤军兵的惨叫声,绵延交织在一起。茫茫旷野上,敌我双方拼死厮杀。

  不管是明军还是鞑子,那殷红的鲜血,合流在一起,浇灌在苍凉的土地上,整个战场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小王子冲杀了几轮看见自家骑兵竟然不能与明军不能占上风,虽然说刚才冲杀了一阵子,有些人困马乏,可也不至于这般处于下风啊,望着远处正在形成合围之势的大明军队,心急如焚,嘶声大吼。

  “全军听令,不可恋战,冲出去!”

  小王子双眼充血,狰狞的脸上充满了无奈和悔恨。

  谁来告诉我,明军什么时候强大到可以毫不逊色的和长生天的勇士进行野战,而且还完全处于上风。

  又有谁来告诉我,为什么这支装备精良的明军感觉就是在守株待兔等着自己呢?自己才刚到没多久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