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节:不悔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026 2019.12.31 07:04

  “朕决定用刘瑾任司礼监掌印太监,谷大用任御马监掌印太监。。。”

  “奴才谢陛下信任,奴才必不负陛下期许”

  刘瑾与谷大用听此心花怒放,情不自禁。其余六个人眼神均有所黯淡,虽然心里早已想到,毕竟陛下没明说,还有一丝希望。可如今陛下已经说出来了,希望破灭。唉,以后要受气了。

  “先别急着谢,朕的话还没说完。朕决定你们一年一任,轮流来当,如果在任期,被人检举揭发,直接卸任,给朕滚去锦衣卫的北镇司大牢里面好好坦白吧”

  刘瑾与谷大用看着张永六人投来的眼神,没得心头一凉。太赤裸裸了吧,当他们成什么了吗?猎物吗?陛下这是信任他们还是把他们当作靶子了??

  “还有,从今天起你们八人轮流来我跟前当值”

  朱厚照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用眼睛瞥了以眼,底下神色各异的八人,淡然说道。

  “陛下所说,奴才明白”

  刘瑾众人纷纷收敛心神,赶忙答道。一年就一年,短是短了点,如果当的好求求陛下连任也不是不可以。

  “嗯,下去吧”朱厚照挥了挥手。

  “奴才告退”刘瑾等人俯身告退。

  “恭喜了,刘公公与谷公公,从此一飞冲天不再是这尘间浊物了”出了乾清宫高凤笑着拱手说道。只是刘瑾与谷大用越看这笑容越觉得点假,有点渗人。

  “对啊,对啊,不过两位可要谨言慎行,不然这位置嘛。。呵呵”张永有些阴测测的说道。呵呵你妹啊!

  “哼,诸位放心,这道理咱家比你们懂,不过如今咱家贵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这可是正四品的官,为何你们还不行礼呢”刘瑾一脸阴沉的说道,看到其他人犹如吃了那啥一样难受。心里一阵得意。

  孙子,老子有办法治你们。接着冷笑说道“不过咱家看在大家同在陛下跟前效力,也不跟你们计较了。这礼啊就免了吧,不过这说话还需要注意些,需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

  “就是,刘大人所言甚有道理。也就咱们会这么提点你们,换其他人来早就棍棒之下教导尔等了”谷大用帮腔道。不敲打,还真反天了。

  “谷大人,不如我们今天秉烛夜谈,好好商量下如何为陛下建功立业”刘瑾拉拢道。

  “刘大人,我正有此意,咱们可真是想到一块去了”谷大用随即附合。

  “那,上我那去?”

  “好”

  “我呸”张永朝他们远去的背影吐了口痰骂道“什么东西”

  “他们高兴的也太早了吧”高凤回头看了看乾清宫“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就是,就是,不要落在我们手里,不然有他们好看的”“。。。。。。”

  而此时朱厚照打开张皇后给他的信看了起来,看完觉得嘴角有点发苦。

  谁来告诉我,居然还有这种事?

  只见朱佑樘给他的信是这样写的:

  吾儿亲启:

  父皇其实也不知道如何与你说起,因为这段记忆实在过于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朕其实已经活过一世了,父皇知道你读到这里可能觉得朕范癔症了,说实在的朕也搞不懂,究竟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朕至今依然不明白。其实朕觉得照儿你也不清楚吧,因为朕知道你也是重活一世的人!从照儿你进御书房的那天朕就知道了,也不要问朕如何知道的,朕也不清楚但朕就是能感觉的到。不过照儿似乎感觉不到,这让朕觉得十分奇怪。可能每个人的境遇不同吧。

  朕不知道照儿你在帝位的时候到底遇到了,但却也能猜出照儿你这皇帝当的并不快活,这是朕决不允许的。朕要你快快活活,所以朕任由你去做,不加阻拦。

  渐渐地朕发现照儿似乎比父皇想的还要出色,也许是你前世,姑且用这个词来称谓吧。是个明君只是被贼子害死而已。不像朕前世里是个昏庸的君王,把这个大明弄的是残破不堪。所以朕想着把这皇位传给你了,让你提前的实现你的抱负,毕竟朕也没几年活的,传位是早晚的事。

  最为重要的事,父皇想试着看看能不能改变我在位十八年之后就病死的结局,如果父皇能改变,那么就意味着照儿你也能改变你的结局。

  这才是朕最为关心的。

  切记,切记,切记,看完信烧掉,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朱厚照看着烧掉的信,眼神有些涣散,这还能这么玩的吗?朱厚照原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没曾想到还有比我更扯蛋的,重生?呵呵。

  最为关键的是朱厚照现在不确定了,还有没有其他人有他父皇这么离奇的遭遇,如果有的话,那会不会怀疑自己呢。百姓也就算了,就怕是朝臣,勋贵,宗室。那样就麻烦了!

  这老天也太会玩弄我了吧,人家穿越不是有系统就是有光环,到我这咋就这么难呢?没有就算了,还给自己整出重生的来了??

  我原以为我这辈子就是条平静的河,翻不出几朵浪花来,结果我才发现我错了,我他喵的是条瀑布啊!

  还有这命运还是他喵的不公平。

  麻痹的!行啊,HOW怕HOW,老子的逼格这么高,我是谁?我是大明的皇帝,大明的主宰,就算有重生,哪怕有穿越的,我也可以无往不胜。

  你说万一失败了怎么办?那就凉凉呗,可那又如何?众生为棋,天地为盘,老子不做棋子了,老子要当棋手。老子不信邪,非要胜天一子!

  朱厚照看着御案上的狼毫,脑中思绪万千,心中热血翻涌,心神摇曳。

  快步走到御案前,取笔清洗,拔了毛刺,粘墨,摊开宣纸,运笔。

  他目光沉静,坚定,眼神越来越深邃,也许他的灵魂早已飞离身体,遨游太虚,与所谓的命运对弈去了,字走龙蛇,宣纸上缓缓出现朱厚照写下的字。。。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从此不怨,不畏,不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