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节:面圣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050 2019.12.26 06:33

  “谷伴伴这就是你找人写的东西?”朱厚照看完了谷大用找人写的骂人的段子问道。

  “殿下您不满意?”谷大用跪在地上见朱厚照貌似不太满意,额头上的冷汗都淌下来了。

  “酸儒迂腐”朱厚照骂骂咧咧道。不是你写的不好,而是你偏题了,我要的是京城老百姓都能懂,你写的这么咬文嚼字的给谁看,我还给你配个翻译吗?连题意都把握不清楚,这作文我给零分。

  得,还得他这个键盘侠出马。

  “笔墨伺候”

  没想到原主这字写的如此苍劲有力,亢气浑函,字字都显得那么的铁笔银钩。

  朱厚照写完又看了看很是满意啊,不错,虽然已经有好长时间没在网络上重拳出击了,但是这骂人的功力还是没退步。

  “自古有忠就有奸,人人都把清官敬,百姓最恨是贪官,狼心狗肺人人恨。那是吃粮不拉人屎,拿钱不办人事。朗朗乾坤正气在,惩恶扬善杀贪官”

  “今天要把这传遍京师,他们的罪状也要天下皆知。去吧”

  朱厚照把写好的骂词交给谷大用

  “奴才这就去办”谷大用俯身领命。

  “刘伴伴,从今天起直到那帮人问斩,宫外的消息一律不准传进我母后的宫中,要是没有做的的话。。。。”

  “奴才明白,殿下您放心”听着朱厚照话里那赤裸裸地威胁,刘瑾宝宝心里苦啊,为什么倒霉的事都让他摊上了。

  “去吧”

  “奴才告退”

  望着离去的两个人朱厚照心里不禁思索起来,等这件事办完了,要不要露点风给他们八虎,毕竟想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不太现实。

  明朝的太监机构也是历朝历代中组织最为严密的,当然现在的人们受影视剧的影响,后世大多数人以为明朝的太监机构就是所谓的东厂西厂。但实际上,东厂西厂这两大机构只是针对外朝的特务组织,真正掌握大明十万太监权力的,却是鲜有人知的内廷二十四衙门。

  司礼监权势隆重,大家应该耳熟能详了,但只是二十四衙门其中之一。大明二十四衙门包括十二监四司八局,十二监有司礼监、御马监,内官监,司设监,御用监,神宫监,尚膳监,尚宝监,印绶监,直殿监,尚衣监,都知监;四司有惜薪司,钟鼓司,宝钞司,混堂司;八局有兵仗局,银作局,浣衣局,巾帽局,针工局,内织染局,酒醋面局,司苑局。

  世人所熟知的司礼监为整个太监权力系统中最高的机构,司礼监设掌印太监一人,秉笔太监数人,负责皇帝的公文处理,是相当于现代董事长秘书的职权。但凡在历史上留下大名的太监,几乎都曾在司礼监中担任过要职,东厂提督往往由司礼监掌印太监或秉笔太监担任,出自司礼监的著名太监便有王振,刘瑾,魏忠贤,怀恩,李芳,黄锦,陈矩,冯保,曹化淳,王承恩等。

  司礼监之下排名第二的太监机构便是御马监,因其掌握了军队,腾骧左、右卫,武骧左、右卫四卫与四卫营与勇士营,就听从御马监的调度,所以对朝政有一定的影响力。

  ‘可以用两个职位来钓鱼’朱厚照下定决心。

  紫禁城,御书房。

  弘治皇帝埋首于案牍之间,忙的不亦乐乎。没办法,弘治皇帝从登基那天起就是一个劳模皇帝,除了明朝晚期的崇祯皇帝整个大明都没有皇帝比他更加勤奋的了。

  李广在御桌之下看着也是极为佩服,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远到近,不多时一个小太监出现在御书房门口,一脸焦急地看着他。

  “慌慌张张的样子成何体统?没看见陛下为国操劳,正在批阅奏章吗?后面是有人赶你不成?有什么事快说!”

  李广赶忙走到门外,低声训斥道。

  小太监低声在李广耳边说道“禀公公,三位阁老都在外面求见陛下,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当面禀告陛下”

  “知道了,你下去吧”

  李广看了看,弘治皇帝犹自奋笔疾书,思虑再三,还是出声打断弘治皇帝“回禀陛下,宫门外三位阁老在外面求见陛下,说是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当面禀告陛下”

  弘治皇帝抬首看了看李广,十万火急还真能危言耸听,不就是为了那档子事吗?

  我儿子要杀几个贪污的大臣和勋贵,碍你们眼了?

  没看见,朕的小舅子也在其中吗?朕有说过什么?

  “宣”弘治皇帝没好气地说道。

  片刻后,刘健三人面色凝重的来到御书房里,当机跪倒在地。

  “臣,叩见皇上”

  “三位阁老快快请起”弘治皇帝抬了抬手,已经有太监代他扶他们起来了。

  “谢皇上!启奏陛下,臣有本要奏”刘健脸上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了。

  “爱卿请奏”

  面对着刘健这种忠于国事,而且又在士林之中名望颇高的老臣,弘治皇帝还是要给予足够的尊重的。

  “陛下,太子滥用刑法,完全不顾陛下内外慎刑狱的告诫,更加不顾我大明《大明会典》其中的所著的律法律条。如此滥用苛刑,必会人心惶惶。陛下多年呕心沥血才造就的盛世局面恐怕会毁于一旦。”

  刘健头顶的乌纱帽两旁的细长翅,随着他的动作,摇晃不定。

  “陛下,这些人确实有愧于陛下的信任,落此下场乃是咎由自取,臣等不会为之求情。可是如今陛下以仁义治国,全都杀了恐有伤人和”谢迁紧接着说道。

  弘治皇帝等了些许时间不见李东阳开腔,便问道“宾之也以为如此?”

  李东阳看着刘健两人叹了口气,一群划船不用桨,全靠浪的家伙。真的以为这些人当中有建昌伯张延龄就可以来陛下这里说情吗?没听过‘最是无情帝王家’吗?

  不过李东阳也明白这两人未必不知道这个道理。还是来了,也是无可奈何,太子殿下还在太子位上就便如此,登基以后呢?还把这帮前朝大臣看在眼里吗?不看在眼里他们便没了价值?没有了价值就没有了说话的权利,今后还如何愉快的收黑钱了?如何拉帮结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