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节:接近高潮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1986 2019.12.23 09:29

  “姐,你要替我做主啊”张延龄见到张皇后宛如变成一个孩子一般。“我那大外甥要查我”

  “这事我知道了,照儿已经跟我说过了”张皇后平静地说道。

  “啊”张延龄愣住了。姐,你咋不按套路出牌了。你变了姐。

  “你是不是讹人家配方抢人家闺女还打了照儿的贴身太监”张皇后问道。

  “啊,是我是打了我大外甥的奴才还。。。”张延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皇后打断“那个叫刘谨的是不是提醒了不要知法犯法以免落人口舌”

  “啊,那奴才是提醒过愚弟我,可是。。”这回张延龄话还是没说完。

  “可是什么,那么多人都在场你让照儿如何下台啊,照儿已经对我说了会对你查但是只是做做样子给其他人看的,不会真的把你怎么样,你呀也不要只顾着自己,也要想想照儿的难处。他是太子未来的皇帝不能让人揪住小辫子”张皇后苦口婆心的教育着“你还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张延龄张了张嘴,我还说个屁啊,我能说什么?我现在说还有什么用?你都拍板了我在说的天花乱坠也是无用。太伤我的心果然我还是没有我那大外甥重要。还有我那大外甥喜欢打断人说话原来是跟姐你学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只是做做样子?”张延龄不放心地问道。

  “你这是不相信你姐姐我吗?”张皇后听着张延龄的语气就有些不是滋味。她的儿子都做到这一步了,这弟弟咋还是这么冥顽不化呢?

  姐,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怕你没见过我那大外甥那副吃人的表情,太吓人了,不是个善茬啊!我怕你掉进他的坑里啊!当然这些话也只能在心底吐槽一下,真说出来怕不是能被他姐打到吐血。

  “没有的事,姐,我哪能不相信姐姐你”张延龄讨好的说道。

  “没什么事就出宫去吧,配合点你外甥,不要让他难做人,知道了嘛”张皇后叮嘱道。

  “姐,我知道了”扎心了啊老姐张延龄在心里吐槽道。

  “嗯,出宫去吧”张皇后显得有些兴致缺缺便打发自己这个宝贝弟弟出宫。

  而此时的东宫。

  “我那舅舅走了,这么快”朱厚照有些不可思议。

  “回殿下国舅爷回去了,看脸上的神色似乎不太高兴”谷大用回禀道。

  朱厚照此时才放宽心,对着八虎笑道“不错,这次你们表现不错,尤其是刘伴伴,本殿下心里有数日后必然不会亏待你们”

  “奴才们不敢当,这是奴才们分内之事”八人表示这功我们要收但是不能就这么直接收,要委婉含蓄,一波三折这样方位正道。

  “你们啊都是我的好家奴”朱厚照郑重的说道“自己你们不负我,我就不负你们”

  “请殿下放心,我等必然不会辜负殿下”八人表示这种时候不是娘们唧唧的时候,要果断受着。

  “殿下,殿外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和东厂厂工怀恩求见”

  “宣他们进来”朱厚照看着八虎说道“今天辛苦了,好好下去休息休息,尤其是刘伴伴更是要好好养伤,在伤好之前就不要来当值了,我会派人送些药过去的”

  “奴才告退”

  “奴才谢殿下关心”

  “微臣,老奴叩见殿下”牟斌看了看在旁的怀恩不自觉地声音都大了三分。果然有怀公公在我这心就是宽心。

  “你们锦衣卫查的如何?”朱厚照问道。

  “启禀殿下这是我们锦衣卫查到的证据”牟斌递上来一个折子说道“当然我们也是有人证只是不方便带进宫里来”

  朱厚照打开一看尽管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写证据但是还是有些愤怒,一个个说自己穷,我穷你妹啊,哪个不是贪污百万两以上。

  怀恩有些担忧地看着朱厚照,这东西昨天就差人送来了,他现在只希望手底下那帮奴才不要投机耍滑,不然今天老命不保啊。

  “你们锦衣卫还查出什么?”朱厚照问道。

  “这。。”牟斌有些迟疑地从胸口掏出一个折子再次递给朱厚照“微臣无意中发现外戚勋贵贪墨盐引”

  “怀公公查的如何”朱厚照问道。

  “殿下有关盐引有关的全在这折子里”怀恩递上一个折子说道。

  牟斌此时人都傻了,说好一起到天荒地老,你却想着自己单飞,我看错你了怀公公。

  看着上面的内容朱厚照心都寒了这大明比他想到还要糟糕“明天开始就给我按上面的名单挨家挨户的查,不要担心任何人或者事,出了什么事情本王来负责,只有两条你们要记住一是不得祸及无辜,二是他们贪污的银子必须如实上报,听清楚了吗?”

  “微臣,老奴听清楚了”两人赶忙应道。

  “下去吧”

  “微臣,老奴告退”

  出了太子东宫牟斌有些吃味地说道“怀公公你查盐引之事为何不提前告知?”

  “你还说本公公我,你提前查那帮外戚功勋你为何不提前通知我”怀恩公公争锋相对。

  “你也查了?”牟斌顿时就感觉不妙“你报上的数字是多少?”

  “你报上去的数字是多少?”怀恩反问道。

  “我来看看”牟斌掏出一张纸条

  “我也来看看”怀恩同样掏出一张纸条

  “我们换着看下”两人盯着对方好半天才异口同声地说道。

  “好”

  “牟指挥使你居然毫无底线到这种地步”怀恩怒骂道。

  “怀厂工你这良心怕是已经乌漆墨黑了吧”牟斌丝毫不让地骂了回去。

  “完了呀太子殿下哪里该如何解释”牟斌看着双方误差居然达万两之多心塞。

  “只能推给临时工了”怀恩无奈地说道“看来我们得好好地整顿调教下下属了,不然早晚要坑死在他们手里”

  “我同意”牟斌咬着牙道。这尼玛就是典型地坑爹啊。我死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啊,哦,要继承我这指挥使的位置。你们先不当人就不要怪我不把你们当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