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高潮到来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188 2019.12.24 00:15

  靠近皇城东安门的北边,有着一片相连的建筑群,那就是在大明朝白余年的历史上留下赫赫凶名的东厂衙门。

  今天夜晚,原本低调多年东厂衙门突然人生鼎沸,喧嚣不断。从弘治皇帝登基以后已经很少有地方用到东厂与锦衣卫了,原本孩童夜间哭泣大人们都会用‘在哭就让锦衣卫和番子就把你抓走’的习俗居然也渐渐没了。

  这让身为锦衣卫和东厂的当差的人有些唏嘘不已,更加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原本对他们唯唯诺诺的大臣居然也变得趾高气扬。就连毫无功名在身的读书人都能骂上他们几句。这其中的心酸又有谁知道?

  他们没有办法,他们是天家的鹰犬,只对皇室效忠,如今皇室似乎已经不需要他们,那么他们地离解散也就不远了。无数的人都这么想到。

  而今天却不同与往昔,锦衣卫居然集结人马来到东厂,而他们的厂公也集结了东厂大部分人马,说是要查抄外戚勋贵和贪污的大臣。这种事情已经久远到只存在于少数人的记忆当中了。

  “各位同僚,我们锦衣卫和东厂这次在这里集合,就是因为这京城里的外戚勋贵与朝中大臣一个个贪污腐败,丝毫不顾江山社稷,不顾太祖爷定下的规矩,不顾当今陛下的隆恩,他们罪大恶极!现在太子殿下让我们给这些人涨涨记性,让他们知道这天下始终是姓朱,好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天家的威严与大明律法的尊严不容侵犯!我们是什么?我们是皇室的家奴,是天家的走狗,天家让我们如何做我们就如何做,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问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天家手指之处,就是我等前进的方向!”

  怀恩看着慷慨陈词的牟斌,惊呆了,这人的思想觉悟与政治素养为何如此之高。还好他不是太监不然自己睡觉都不安稳,生怕就此失业。

  只是这话是听得人热血沸腾,但是怀恩心里确很担忧,他心里清楚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天只要这些人从这里出去那就意味着明天的早朝会有雪花般地折子递给当今陛下。

  现在只能死死地抱住太子殿下的大腿,才是唯一的活路。皇帝陛下的腿都挂不住他们。你问为什么?因为陛下是‘气管炎’

  “按照上面的名单挨个搜查,但是都给我听好了,手脚放干净”牟斌不放心的叮嘱道“谁要让我在太子殿下面前丢人,我让他丢命,明白吗?”

  “我等明白”

  “好,现在开始分配任务”牟斌意气风发地开始发号施令。

  不多时,东厂的衙门大开,锦衣卫和东厂番子伴随着一道道明确的口令,从东厂内鱼贯而出。

  入夜,建昌侯府。

  锦衣卫校尉和东厂番子看了看彼此,都看出对方的眼神中的东西。都各自握紧了手中的刀。这事一定要办的漂漂亮亮,要让太子殿下好好瞧瞧,谁才是这大明皇室最不能缺少的走狗。

  “堵住大门一个都不要放过”

  看着锦衣卫和东厂番子包围住建昌侯府,牟斌杀气腾腾地说道。

  门外站着家丁看着锦衣卫的到来不仅不怕还颇为不屑地看着众人“你们这帮吃干饭的来这里干什么?瞎了你们狗眼不知道这是建昌侯府?惊扰了建昌侯的美梦,你们有吃罪地起吗?”

  看着这么嚣张的家丁,牟斌气不打一出来,什么时候他们赫赫有名的锦衣卫与东厂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随便几个阿猫阿狗都能这么骂他们。

  “给我拿下,一个都不许放过,敢反抗就杀了”牟斌恶狠狠的说道。

  两名家丁听到这话,脑子转不过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锦衣卫和番子可不会停手,直接上前踹倒两人,就给他们五花大绑了。其他人则是气势汹汹地闯进张府。

  一时间,建昌侯府,哭喊声,叫骂声,响彻在夜空之下。

  “你们一个个都仔细看好了,哪怕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贪污的证据”

  “是”锦衣卫和东厂番子应道。抄家可是他们拿手绝活,得心应手着呢。

  锦衣卫和番子开始有条不紊地开始四处搜索起来。

  “你们干什么?都给本侯住手?把你们指挥使叫来见我”被管家从温柔乡中叫起来的张延龄。看着搬着一箱箱金银珠宝的锦衣卫,和手里抱着字画,银票,地契,铺契与书信地番子,转眼之间好几个房间都空空如也,张延龄彻底惊呆了。不是说做做样子吗?这尼玛那是像做样子,这根本就是来真的抄家的呀!姐姐误我久矣!

  “拜见侯爷”怀恩说道。

  “你们为何这般行事?你们可有陛下谕旨刑部文书”张延龄见到大声咆哮道“如果没有你们这就是无视法纪,我要告诉我姐,让陛下为我做主,到时候就不要怪本侯了”

  怀恩阴测测的干笑两声“建昌侯您随意,但是今晚你还是好好地待着不要乱动”说完也就不管他。张延龄何时受过这种气,刚要扑上去找怀恩理论就被两个番子给按到在地“给我老实点”

  看着直属于锦衣卫和东厂的账房在院中摆开桌子,开始登记查获的东西。

  “都利索点,查获的所有东西都必须登记在册,不要漏记任何一件物品。还有不要只盯着黄白细软,账簿之类也不能放过,不得有遗漏”怀恩四处巡视,不停的叮嘱道。

  大明的这些外戚勋贵和官员他们可不会蠢到把贪来的钱全都放在家里或者是钱庄,一个个都精于以财生财之道。不比后世的天使投资人差。

  要么以其他人的名义放漂,或者经营酒楼,要不就是和商人合作每年分得大笔银两。再不济也知道购买田地用来收租,当个地主老财。指着查获多少真金白银那是不切实际的,真正大头还要在账簿中找。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在定国公徐光祚、外戚玉田伯蒋轮、昌化伯邵蕙府中以及其他一些官员府中。即便是夜晚,锦衣卫和东厂如此张扬的举措,也传遍了整个京城。

  这一天人们终于想起了对锦衣卫和东厂恐惧。锦衣卫与东厂再次重出江湖,所有的平民百姓与达官贵人纷纷被吓破了胆,生怕他们踹开自己的大门。

  所有人头一次无比期望着快点天亮。因为这黑灯瞎火地冒失跑出去怕是没了性命。但是今夜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却是格外的有干劲,他们找到了当年意气风发的感觉,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