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当正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节:拉开高潮的序幕

我当正德 昨夜兜里有糖 2234 2019.12.24 00:14

  也不怪牟斌和怀恩如此想,殿下没有当场让他们难堪,这就是给了他们一个信号,只要他们能够改过那么今天地事情就可以既往不咎。现在来看表殿下需要一个解释,或者说需要个结果,一个让殿下满意的结果,殿下满意了这事就到次为此,不会深究下去。如果殿下不满意那么后果自然就不用说了。

  “既然殿下有此深意,我们这次可不能再辜负殿下”牟斌说道“我提议这次我们锦衣卫和东厂强强联合,互相监督,双方易损俱荣”

  “好,我同意牟指挥使的办法,但在这之前需要先敲打一番手下可别这出现今天这种情况”怀恩说道。

  “没错,再出现一次不就说明我们御下无方吗?”牟斌狞笑道。这锅他们可不想在背了,殿下不在乎吗?殿下当然在乎,只是殿下如今还只是太子没有多少人可以用罢了,不然他们脑袋早就搬家了。他们这会必须让那帮手下知道为什么花儿这么红,不然底下这帮兔崽子还不当回事,再不整顿的话也会被他们拖累,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自己。

  两人商议一番以后,怀恩火急火燎地来到东厂,大堂内吊挂着岳飞的画像,提醒东厂办案毋枉毋纵,精忠报国,堂前还竖立着一座百世流芳的牌楼。怀恩拜了拜随即脸色阴沉,仿佛有谁欠了他五百万一样。

  怀恩大马金刀的做在主座上喊道“让所有人马上立刻滚过来”

  东厂手下看怀恩的脸色都吓得心惊胆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听见厂公喊声,顿时鸡飞狗跳起来,整个东厂乱的跟个被强盗打劫过一样。搁以前怀恩是不会在意的,但是现在却是有点生气,怒道“你们好歹也是东厂的人,天家的家奴,就不能有点素质吗?有点纪律吗?如今的东厂哪里有一点东厂本该有的样子,没有半点威严。”

  底下人陆陆续续的来到大堂看着一脸阴沉怀恩大马金刀的做在主座上所有人心里只犯嘀咕。从弘治皇帝登基以来东厂就跟名存实亡一样,前段时间说是太子殿下要改组可众人也都觉得那是太子年幼玩得过家家,过不了多久又会变回去,大家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是此时看着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发过怒地厂公,众人都觉得要有貌似是暴风雨要来的节奏。

  “我这里有个坏消息”看人来的差不多了,怀恩冷声道。

  原来是有人惹了厂公,这才让厂公不痛快,这就好办了。打了他们厂公的脸就是打了他们的脸。说出去以后还要不要面子了?东厂还要不要面子了?必须要严肃处理。

  “不知道那个不长眼的东西得罪了厂公?”

  “只要厂公发话,属下这就去把他带到厂公面前,让厂公您发落”

  “没错,我们可是东厂,您是厂公,还反天了不成”

  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义愤填膺地站出来表着忠心,差点没被气死。一个个的都把自己当猴耍啊,我堂堂东厂厂公不要面子的嘛?是气地他怒发冲冠啊,一拍桌子大声喝道“够了”

  指着他们说道“你们一个个的啊,干嘛呢?做给谁看?还我是厂公你们有把我这个厂公放在眼里吗?谁得罪了我,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是当今太子,哟,被吓的不敢吱声了,刚才的豪言壮语呢?”瞅着一个个如同老鼠见了猫萎了的下属怀恩没好气地说道。

  “厂公,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太子殿下好好地为什么怪罪您?”有一个胆大的站出来问道。其他人顿时看向怀恩一脸的求知欲。

  怀恩没好气地道“还不是因为你们”

  “厂公,我们都是规规矩矩,没干什么不法之事啊”

  “对啊,厂公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反正他们不认为自己干了什么不法之事,也想不出来。正是‘人在家中做,锅从天上来’瞅见他们这副委屈巴巴地像是农村受了气地小媳妇一样,怒道“还没干什么违法之事?这会我们东厂犯的事大了你们知道吗,那是渎职啊,太子殿下大怒,对我们东厂很不满意”

  听怀恩说的这么严重,有人问道“我的好厂公您就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事?”

  “还不是你们查外戚功勋的贪污之事,你们居然少报了足足十余万两之多,你们想干什么啊?想中饱私囊吗?想造反吗?你们也不用你们草包脑子好好想想这天下就我东厂一家干这种活吗?”怀恩气急败坏地道。

  “厂公,该不是锦衣卫告的密吧?”有人忍不住猜测道。

  怀恩点了点头,冷声说道“就是锦衣卫,他们又重新查了一遍了,证据资料都比你们要齐全,你说说你们干的这叫什么事情啊!不知道现在太子殿下刚刚改组了我们东厂正是表现的时候,你们居然还玩这种小丑把戏,忘了西厂是怎么没的吗?”

  得,要是一般人告密的话,他们还可以凭借着是天家家奴这个身份一边抵赖,一边报复回去。可是这锦衣卫也是天家家奴啊,身份完全不占优势,关键人家确实没有诬告,他们的的确确少报了银两,这亏算是吃定了。

  “还好是本公公为当今陛下当牛做马这么多年,太子殿下顾念旧情才没有深究下去”怀恩缓了一口气道“不仅如此太子殿下还让我们按名单拿人,戴罪立功。可以说是仁至义尽,如果各位还是想要浑水摸鱼的话就不要怪本公公翻脸无情了”

  这些人听到这里愤怒了,断人钱财,如同杀人父母,这仇深似海啊。

  “公公放心,这次绝不会让锦衣卫抓住把柄”

  “对,没错,我们这次肯定完成的漂漂亮亮”

  看着底下这情景,怀恩默默地给自己点了一个赞,自己真是聪明啊,几句话让这帮手下尽心尽力,不至于阳奉阴违。毕竟这次在处理不好,可就真的脑袋不保了。

  “但是鉴于我们前面犯的错,这次和锦衣卫一同执行,你们给我把眼睛放量了,好好干,好好盯着锦衣卫,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他们不让我们好过,他们也别想好过,”怀恩提高嗓门说道。

  哎呦,锦衣卫一同执行,好啊,这不就是监督吗?这尼玛不仅是打东厂的脸了还是骑在东厂脖子上拉尿了。这会真的是叔叔可忍婶婶不能惹。

  而此时牟斌带着锦衣卫刚刚好赶来,东厂的人顿时怒目相视一副‘不保此仇誓不为人’表情。锦衣卫呢也是如此。

  牟斌和怀恩遥遥对视一笑,笑的很开怀。两人都颇有一种高山流水遇知音的那么点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