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恶女为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苦情戏就要到头了

恶女为妻 错负轮回 2125 2021.06.28 00:05

  炭盆烧上了,傅老太君更是不肯走了。

  傅佳凝心底叹了口气,这等疼宠,这样好的祖母,她哪里舍得让她受病痛之苦折磨呢?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傅老太君在傅佳凝面前,就跟个名副其实的小孩儿一样使起了性子,不管傅佳凝怎么哄,她都不舍得离去。

  傅老太君老神在在赖在了蒲团上,拉着亲亲孙女儿一口一个“娇娇儿”的叫着,亲自监督着下人们忙里忙外的,重新布置着祠堂。

  要不是祠堂的地方太小,傅老太君估计连那小塌都看不上,直接让人搬个拔步床过来了。

  傅佳凝也没什么力气,实在有些应付不来,她现在只想好好歇歇,母亲喂她的那点儿燕窝,也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还不足以一下子补充上她这几日的亏空。

  傅老太君见她不过陪了她一会子,就恹恹地连精气神儿都散了,又是一番心疼,顺带着再把大儿子拉出来责怪了一气。

  傅佳凝干脆也不装了,可怜巴巴抱着肚子跟傅老太君撒娇:“祖母,凝儿昏睡这些时日,腹内空空。一路折腾到祠堂来,醒来吃的那点儿燕窝粥就消化差不多了。”

  “祖母~”傅佳凝撒着娇,往老太太怀里靠了靠。

  傅老太君听了那一声唤,心软得一塌糊涂,别说是要口吃的了,就是现在要她去跟大儿子干一架,把小孙女抢回去,藏进她的碧纱橱里护起来都使得。

  少国公罚了九娘子不假,却并没有说不允许吃饭,尤其这一罚可要抄那么多遍书,不给吃饭哪能成?

  现在还有老太君发了话,下人们莫敢不从。

  不多时,温热适口的燕窝粥又被端了一盅来,傅老太君亲自上手,一勺一勺喂给傅佳凝。

  一边喂,老太太一边还在哄劝着:“娇娇儿啊,你昏睡多日不醒,脾胃虚,且先委屈两日,吃上几碗燕窝粥缓缓。待太医看过,允你正常进食了,祖母再给你送好吃的来,可好?”

  傅佳凝:……

  这天底下敢说吃几碗极品血燕还要报个委屈的,可能也就只有她了吧?

  就算是皇宫里的公主们,可也不敢说能有这样的待遇。后妃们就算是再受宠,也没可能天天吃这么好的燕窝呢。

  她哪里委屈?这都要被宠上天了好吗?

  傅佳凝心中无语,默默吐了个槽,面上却是欢喜不已地一口应下。

  她都穿过来好几天了,在邵家没得吃,回来就开始为那场重头戏铺垫了许久,更没得吃。

  眼下一碗燕窝粥,都快让她喜极而泣了。

  她明明是千金贵女,比公主还要受宠,这几日过得却连个丫鬟都还不如。

  傅佳凝心里苦啊,好在到了这里,苦情戏就要到头了。

  她终于可以好生将养身体,肆无忌惮地享用纯天然无污染的美食了。

  心满意足投喂了孙女一碗燕窝粥,傅老太君也乏了。

  恰巧老国公爷身边伺候的老何过来找人了,傅老太君这才一步三挪地离开了祠堂。

  离开前,傅老太君还不忘下了死命令,任何人不得在九娘子无吩咐的时候进入祠堂打扰,这便是给了傅佳凝偷懒休息的个人空间。

  送走了老太太,傅佳凝就直接钻进了软乎乎的被窝,没多会儿便沉沉睡了过去。

  她不知的,是在她睡着之后,她爹和大哥一左一右搀扶着老爷子来看过她。

  这些时日,她一直故意折腾自己,不曾睡好。

  现如今是不用装了,身体底子也祸祸差不多了,她想好好休息都难。

  看着她睡不安稳,额头满是冷汗,脸色惨白,唇色全无的样子,祖父孙三人都眼带心疼,脸色却出奇一致的冷沉紧绷着。

  亲眼看到小孙女成了这样,老爷子的心疼不可言说,也对大儿子那惊天之语真正有了动摇之意。

  他傅家是随先帝爷马背上夺天下的头等功臣。

  天下初定,老爷子就主动交了虎符,以从龙之功换了满府富贵。

  自他封了国公那日起,就对自家子弟管束甚严,即便傅家无可避免地有着那么几个政敌,也都是意见不合,远到不了结死仇的地步。

  也不能怪傅老爷子一开始把大儿子的话当成了无稽之谈。

  然听闻此事与亲亲孙女牵扯了联系,孙女受伤便是被人算计所致,老爷子也不犯倔了,一脸寒霜地自大儿子那里,认真地听完了前因后果。

  傅老爷子都不敢想,哪怕只是一场梦,她的娇娇儿也在梦中亲眼看着傅家满门被灭,该是如何的痛心?

  他都没看到那样的场面,只是想到他如珠如宝看护着长大的乖孙女,会在无人护佑满心绝望时,还被人凌辱惨死,他就心口发颤,感觉自己都快做了老妻那心疾的毛病了。

  傅老爷子颤着手,一身煞气地转身四下里看看,确认了老妻提前过来都布置过了。

  娇娇儿暂且待在这里也是好事,傅家的祠堂一直是重兵把守之地,就是一只蚊子,也别想飞进来咬他孙女!

  傅老爷子伸出手,帮傅佳凝擦了擦额上的汗,而后紧绷着一张脸,长长叹了口气,没有把人吵醒,悄无声息地来,又悄无声息地离去。

  回到书房,傅老爷子狠瞪像大儿子:“若娇娇儿的梦成了真,当是你这个当家人多有懈怠!眼下老子不动你,这里头猫腻甚多,也好查证。待事情水落石出,当真应了娇娇儿的梦,你自去领二十军棍长长记性。”

  傅百松没为自己争辩一言,他也实在没脸争辩。

  傅世昌现在还是懵的,傅家从无死敌,下场怎会那般惨烈?

  他很想说那只是稚子一梦,怎可尽信?

  他观祖父神态,之前怕也是这般想的。

  可就在方才,他亲眼见到小九那般脆弱,那般不安的样子,他哪里还有半分猜疑?

  他再一想到小九摔马是遭了人暗算,火气就压都压不住了。

  傅世昌眯了眯沉不见底的一双黑眸,眼下他只想揪出那背后阴人的王八羔子,灭了他全家,把他丢到乱葬岗去,让他死得比他的小九凄惨百倍千倍!

  爷们间的仇怨,本就不该牵扯到女眷身上,那般阴损之人,必定狡诈没有血性。

  傅小公爷被气得不轻,他傅家才不会应了那句富不过三代呢!

  思索了片刻,傅世昌才沉沉开口:“祖父,孙儿有一计,您看可否这般布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