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恶女为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恶女为妻 错负轮回 2084 2021.07.25 05:12

  想起点心铺子,傅佳凝也想起了昨天让秋菊送来的点心。

  她闲谈着问到了那道点心:“不知昨儿秋菊送来的黄金万两,六哥觉得如何呀?”

  傅世兴眼角一抽:“我说九儿啊,这名字……”

  傅世兴在努力想着怎样能够委婉一点地说,傅佳凝已经笑了起来。

  “名字是我取的,怎么?六哥觉得不够贴切?”

  傅世兴一言难尽的张张嘴:“会不会……”

  “俗气了些?”傅佳凝替他说出了口。

  傅世兴点点头,又担心妹妹会生气,正想着怎么往回找补。

  傅佳凝已然轻笑出声:“这一道点心只能算得上是饽饽二品,做出来后可修成元宝售卖,个头大小也可随意更改。然再如何精致,它也只是道发糕,花里胡哨华而不实,入不得那些眼高于顶的贵人们的眼,放在知味斋售卖不大合适。倒是这大俗大雅相结合,送去富华斋恰恰相得益彰,也上的台面了不是?”

  傅佳凝如此一说,傅世兴的脑子转得飞快,眼里霹雳啪啦地好似有小算盘正在敲打拨珠儿似的。

  不到片刻,傅世兴就估算好了这一道点心的市值,当即哈哈大笑:“妙极,九儿当真是个妙人儿!这鸡子做的饽饽,可比普通的发糕要香甜软糯得多,可到了御前……也不过就是那么个味儿,不够惊艳。”

  傅佳凝点头,随后眼里有什么一闪而逝,她忽然画风一转:“想要惊艳御前倒也不是不可……只要再做少许改变即可。”

  傅世兴眼里现出了好奇和商人独有的精光:“哦?九儿倒可说说,六哥愿闻其详。”

  傅佳凝俏皮地眨眨眼:“这呀,目前还只是个想法,等秋菊那丫头试成了,凝儿再与六哥说。”

  傅世兴指了指她:“好呀,戏耍六哥是不是?小妮子学坏啦……”

  两人笑闹间,小厮禀明饭菜备好,可以用点心了。

  傅佳凝早上还真没吃什么,也就在傅六哥这儿蹭了一口,结果看着桌上琳琅满目地各色小点……堪比大胃王去了广式早茶铺子,拿着人家的食单直接上了一本儿的即视感!

  傅佳凝:……

  看着妹妹目瞪口呆的娇憨模样儿,傅世兴也觉得这一桌备得夸张了些。

  他不大自在的咳了咳,试图解释:“咳,那个,六哥平日里可没这么铺张浪费,这不是难得与九儿一同用膳,六哥不知你更爱哪一道,就让小厨房把能做的,来得及做的,都做了送来……”

  傅世兴越说声音越没底气,就算他再如何财大气粗,铺张浪费都会被家里教训。

  他也是一时昏了头,妹妹粘他,让他太得意忘形,一时……过了那么亿点点?

  傅世兴小心地觑着妹妹的神色,心中略忐忑。

  傅佳凝却是忽然一笑:“这般说,便是凝儿的不是了,这么一桌子,咱们也吃不完……想来大哥、三哥、八哥忙起来也如六哥般,都不肯好好用膳……大哥最爱这道豆面饽饽,这道八宝兔丁三哥爱吃,八哥喜欢这道炒珍珠鸡,不如捡了给他们送去罢?”

  “祖父祖母最爱这笼虾球烧麦,还有这豌豆黄和杏仁豆腐;这道芝麻卷和奶香鱼片母亲最爱吃……父亲喜欢这道喜鹊登梅和肉末烧饼,这翠玉豆糕也是他的最爱。”

  说着,傅佳凝将一碟子金丝卷子推到了傅世兴面前:“凝儿记得六哥从小就喜欢这卷子。当初凝儿抢了六哥的卷子,六哥红红的眼圈儿……凝儿至今难忘!”

  傅世兴“腾”地一下子红了脸,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有了傅佳凝的分配,再为了那些个点心,她又配了几道每个人喜欢的一起装盒拿走,桌上一下子就空了大半。

  傅佳凝垂眸安静地用点心,在动筷伊始就做到了食不言寝不语。

  期间,傅六哥瞟了她好几眼,她都知晓却装作不知,用点心极为专心,举止没有一点儿出错。

  她不知傅六哥为何会心血来潮地故意试探她,但有着原主的记忆,想要过关当真不难。

  这一顿饭吃罢,傅佳凝也猜出了七八分,想来要试探她的不是六哥,而是大哥。

  除了父母和祖父,唯有大哥也知晓她一梦经年的事儿。

  傅家可没一个傻的,在印证那个梦的真伪之际,他们也自然会怀疑她是否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

  然又因她太受宠,怕是由谁来下手又成了难题。

  海棠说的母亲的异样……她就觉察出了些许苗头。

  她的改变还是挺明显的,也是故意如此明显,然也要有个度。

  就如原主做惯的事情,她哪怕翻新也要去做,便是这个道理。

  这满府应是都在等六哥试出的结果呢。

  而被推出来的六哥怕是还蒙在鼓里,对此毫无所觉。

  然能让他如此做,她来猜一猜……想是大哥借着六哥与她走得最近,给他下了套。

  大哥看着风光霁月,实则切开呀……就是个芝麻汤圆,内陷儿都是黑的。

  这腹黑如狐的一面随了父亲,自小就鬼主意贼多。

  让六哥来试探她,一则是容易下手,二则万一六哥失手惹恼了她,她闹起来与六哥生分了,最有可能会跑到大哥那里发泄,对大哥来说简直一箭双雕。

  这样的行事作风,府中除了父亲,便是大哥。

  父亲自不会这般不顾子女间的情分,他想试探,定然是让母亲出手,祖父亦然。

  傅佳凝抬眼,怜悯地看了一眼还在洋洋自得地傅世兴……六哥这是被当枪使了还尤不自知。

  大哥果然是老大,这阳谋一出,精明如六哥都被耍的团团转……

  傅世兴忽然接受到了妹妹“关爱智障”的眼神儿,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憨憨地问她:“九儿可是有何事想说与六哥听?”

  傅佳凝无奈地摇摇头,声音里都带了怜悯:“不知六哥可知,有句话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六哥日后可要警醒些,莫要再做亏本儿的买卖了。”

  傅世兴:……

  傅世兴:???

  傅佳凝一句话,把他六哥说得一头雾水,一整天神思不属着,只顾着想这档子事儿了。

  她却说过就忘,转身钻进了药房里,也不知在鼓捣着什么,到了傍晚才让海棠来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