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恶女为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恶女为妻 错负轮回 2107 2021.07.13 00:05

  春兰咬了咬唇,看向冬梅的眼神带着愤恨。

  冬梅不甘示弱的回瞪:“看什么看?赶紧去!姑娘正等着呢,杵在这儿做什么?”

  春兰愤愤一跺脚,转身脚下生风地憋着满腔怒火回了院子,见到秋菊就劈头盖脸一顿好骂,把秋菊给骂懵了。

  她还犹自不解气地再次恶言恶语着添油加醋:“看什么看?都是你!害得我在姑娘面前挨了一顿排揎!你做的那都是什么玩意?喂猪猪都不吃!也敢端去给姑娘?”

  “姑娘受罚那也是姑娘,是你能怠慢的?这可不是第一次了,你就等着姑娘发卖了你罢!杵在这儿干什么?还等着姑娘亲自来请你啊?!哼~!”

  春兰舒心了,扭头就走。

  秋菊被吓得脸色惨白,六神无主,抬步就要追上去。

  傅嬷嬷听到了院子里闹腾的动静,出来查看,就见秋菊脸色不对,上前把人给拦下了:“怎了?跟谁吵嘴了?”

  秋菊眼含热泪,委屈恐慌着将春兰刚才的话学给傅嬷嬷听。

  傅嬷嬷待她如亲女,这种时候,她下意识地就很依赖傅嬷嬷。

  傅嬷嬷面色不辨喜怒地听完这番话,脸色才沉了下来,她拉着秋菊的手拍了拍:“莫怕,嬷嬷陪你走这一趟。”

  路上,傅嬷嬷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地点了秋菊一句:“上次姑娘不是让你亲自去送小点,你怎么躲懒把点心又让了出去?”

  秋菊讷讷,绞着手:“不是我想让出去的,我一锅点心才摆了盘,冬梅不由分说端了就走,我……我抢不过她……”

  傅嬷嬷眼里光芒明暗不定,抿了抿唇,给秋菊支招:“她那是邀功献媚去了,也不是什么好货。再有下次,你就直接跟在冬梅后面一起过去,省得叫姑娘误会你是因她受罚懈怠躲懒,不罚你罚谁去?”

  秋菊委屈的眼眶通红,她真的没有躲懒,傅嬷嬷说的她觉得在理,于是老实点头,记在了心里。

  等她来到祠堂时,正听见春兰在里头告她黑状呢!

  秋菊本本分分不声不响地,一直都是闷头做事的丫头,今儿也被亲耳听到的那些话堵了心,拱出了些许火气!

  傅嬷嬷拉了她一把,把差点儿失礼冲进去的傻丫头给拉了回来。

  秋菊这才如梦初醒,可心底的委屈和愤怒未曾浇息,她扭头看向了傅嬷嬷,声若蚊蝇地叫了一声:“嬷嬷……”

  傅嬷嬷无声地拍了拍她的手,率先一步进了祠堂。

  秋菊一副做错事地模样,垂着头跟在了她身后,亦步亦趋地走到了正有些生气的姑娘面前。

  案几旁,被打翻的漆盘和滚落一地的点心,正是她亲手所做……可见姑娘是真的恼了她了!

  秋菊抿了唇,眼泪“啪嗒啪嗒”无声地留了下来,一腔委屈都化作了伤心,她真的没有怠慢姑娘的意思。

  姑娘曾待她那般好,怎会被关几日就跟她生分至此了呢?

  秋菊自认自己愚钝,脑子不聪明,但她听话啊?手艺也是姑娘认定钦点的好……姑娘怎么会摔了她的点心?

  傅佳凝此时面无表情,一身冷肃的气势,乍一看确有几分吓人。

  傅嬷嬷冷不丁见到这样的姑娘,都心中打鼓,有些发怵。但有些话,该说还是得说清楚。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惑主的东西,为了争权夺利祸害了姑娘,也祸害了其他忠心于姑娘的好丫头!

  傅嬷嬷今儿头次打算倚老卖老一回,舍了脸面不要,也要求得姑娘好好看清忠奸。

  傅佳凝心里对秋菊也确实不是一点儿气都没有的。

  这是个好丫头没错,她相信若是她有危险之时,她的四个大丫鬟之中,冬梅和春兰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的货;夏竹能不跑,站在原地冷眼旁观,就已经算不错的了;唯有秋菊会舍了命挡在她身前,替她挨刀挡剑,肯为她死,还会急着推她快逃。

  她就是这么个傻丫头,心眼儿好,人实诚。就是太老好人了,太好欺负。

  这是傅佳凝生气的点。

  对她好的人,她就愿意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但她也有顾不到的时候,自然也希望她护着的人,自己也愿意主动借她的势,不能平白让旁人欺负了去!

  她特意夸赞了秋菊的点心,让她亲自送来,明着递了梯子给她。这丫头傻乎乎不知道接,被人抢了,受了委屈也不知道说。

  也是傅佳凝生气的点。

  所以,在等秋菊过来的短短时间里,听着春兰变本加厉地在她面前添油加醋黑秋菊,冬梅在一旁做壁上观时,她这火气还真的就被拱起来了。

  此时的她,就有那么一种恨铁不成钢、望子不成龙的憋闷压在了心口。

  所以在傅嬷嬷才开了个头,傅佳凝就率先冷声开了口:“乳娘,我知您来意,但还请您不要参合其中。”

  傅嬷嬷一脸焦急,却隐忍着没有再多言。

  傅佳凝转眼就见到了春兰快意地勾了唇,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冷了。

  她一挥袖子:“冬梅,你跟春兰先回去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晚上让秋菊守夜。”

  冬梅面色一变,赶紧挤出一抹狗腿的笑容:“哎呀,姑娘一直都是我照顾着的,秋菊睡的沉,半夜哪里听得见您唤她哟?还是我来吧~!”

  傅佳凝的气势冷然,面无表情的样子怵人得很,她没看冬梅,视线一直落在秋菊身上,闻言冷声拒绝:“不用,你们俩退下吧。”

  冬梅也感觉到了不对,小心打量了一下姑娘的脸色,心道:“春兰那小蹄子看来是要得逞了。”

  她虽然不虞,不愿见春兰得势,但也不甘在姑娘压着火气的时候上前再劝。

  万一姑娘把火气都发在了她身上,那岂不是太冤?

  冬梅败走,春兰正春风得意,才说了一堆秋菊的坏话,这个时候自然不会主动上前触霉头。

  她正迫不及待着接管小厨房呢,连个假惺惺地劝解都做不到。

  等冬梅和春兰走远了,傅嬷嬷眼带担忧地看了看自家姑娘,又看了看瑟瑟惶恐着的秋菊,张了张嘴,想劝:“姑娘……”

  傅佳凝一摆手,没看傅嬷嬷,眼神依旧在秋菊身上,就像是教导主任锁定了犯错的学生。

  不过她的声音倒是温和了几分,慢悠悠地问道:“秋菊,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