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恶女为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前世不过一场荒唐?

恶女为妻 错负轮回 2293 2021.07.03 00:05

  邵墨卿似是被惊到了,又似是想到了什么,面上的神情阴晴不定,眸中的情绪晦暗不明。

  “天家之人”四个字的威力不可谓不大。

  若说前世的最终获益者,他也是苦思冥想了多日,亦未曾有所头绪。

  但若把天家之人也囊括在内……除了今上,便是将来继位的太子嫌疑最大。

  偏偏这两位,一个视他为左膀右臂,对他恩宠有佳;一个盯着他时,眼底的厌恶就像淬了毒汁。

  今日之前,他一直都以为,那是因为他为了复仇无恶不作,替今上背了骂名无数,又对太子的拉拢视若无睹,坚定地站在了保皇派这边冷眼旁观皇子们的争斗,太子厌恶他也无可厚非。

  太子顺利继位,他就预料到自己绝无好果子吃。

  大仇得报,他接受得倒也坦然。

  然若真正覆灭了邵家的并非傅家,也并非他报复的那些权贵呢?

  若那都是有人蓄意为之……想让他查得到,看得见,用以蒙蔽他的弃卒呢?

  谁有这般神通广大?谁又能安排得滴水不漏?

  邵墨卿忽然觉得全身发冷,浸润到骨髓里的仇恨,若被真正的仇人利用,以他为刀,借他的手铲除异己,他又该如何自处?

  曾经权倾朝野,叱咤风云,翻手为云覆手雨的邵相,这一刻满心惊惶,像被雷劈了似的无所适从,一脸茫然。

  前世种种一一划过,邵家的败落;与凝凝两看两相厌的初见;两次偶遇的不欢而散;冬梅几次三番闹到他门前,引得邵家被人指指点点;母亲一再被刺激,病重不治,撒手而去,他的戾气也到达了顶点。

  冬梅越来越恶劣的讥讽之言,同窗和那些高门子弟们或叹息或讥笑之语,都如淬了毒的藤蔓,深深扎根在他心底,成了他对傅家的执念与憎恨。

  当初的迁怒,随着母亲的离世而变成了死仇。

  凝凝所言不错,误会一旦种下,就会在心底疯狂生长,枝繁叶茂。

  信任这种东西脆弱得不堪一击,想要解开误会,想要冰释前嫌,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陷入仇恨中不可自拔的他,哪里还来的理智去冷静思索?

  就如前世,他只想毁灭一切给邵家陪葬,杀尽天下负他之人,叫世人再不敢欺侮他,轻贱他,也再不敢提邵家往事闲谈取乐。

  他做到了,做到了让天下人谈“邵”色变。

  就连庞然大物的傅家,也如那最受宠的娇娇女,被他踩在脚下,如蝼蚁般惊惶无措地被他轻易碾死。

  他以为大仇得报,再无牵挂,洒脱赴死。

  却一世猖狂,皆不过是一场荒唐吗?

  邵墨卿有些接受无能,疯魔了似的死死攥紧了左拳,攥得手心鲜血淋漓,心脏跟着闷疼迟滞,都尚未反应过来。

  正在他陷入癫狂中,双眼染上赤红,像只困兽找不到出路时……忽然太阳穴传来一阵清凉温软,一双小手在轻轻帮他按揉着鼓胀疼痛的太阳穴。

  一道温和清越的嗓音,缓缓流入他如同烈火烹油般煎熬的心田:“莫急,缓神,轻轻吐纳,灵台自清。一切不过猜测之言,还不到绝望的时候,墨卿哥哥……”

  邵墨卿闭了闭眼,耳中的血液流淌和心跳声逐渐退去,似隔了一层听不真切地清泉润玉之声逐渐变得清晰。

  再次睁眼,邵墨卿眸色清明,墨色的黑瞳深不见底,只眼白处还有几许血色蔓延,似那状若癫狂之症还留有余韵。

  傅佳凝没想到,权臣大人只是往天家之人身上偏了偏注意力,竟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应……

  她一边替邵墨卿按揉着太阳穴,帮他放松缓神,一边细细回忆着原主的记忆。

  也许是不能感同身受吧?她搞不懂原主明明一手好牌,怎能输得那般凄惨?当真是古人僵化的思想所致?

  也不尽然吧?也许也有侥幸的心理作祟。甚至是太过依赖旁人,自己只会埋怨却无作为,才是最大的败笔罢。

  曾记得有次酒会上,一个被她的合作伙伴包养的小玩意,仗着受宠,很没眼色的跑来找她麻烦,她曾笑言:“只能仗着别人的势,太过依赖于旁人的下场,不死也半残。”

  那小家伙后来怎么样了,她没关注,但她的这位原主倒是应了她的话,还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眼下再看权臣大人,这位的心理阴影……恐怕并不比原主小多少嘛……

  感觉着手下的少年缓缓放松了身体,傅佳凝的一只小手轻缓下移,触碰到了权臣大人正在滴血的左手手背,轻轻挠了一下。

  邵墨卿感觉一股电流顺着那一下轻触,倏忽间窜进了他的心田。

  他猛地颤了颤,嘶哑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复杂和无奈:“凝凝,别闹。”

  小姑娘轻轻一笑,靠近了他的耳边:“墨卿哥哥这个习惯可不好哦,总是紧握左拳,长此以往会得心疾哟~!”

  一句似调笑般的警示之语,搔动得他的耳内刺痒,紧接着又是一句严肃了几分的不悦之言,如惊雷般炸响在他脑内,让他一时情急,抓住了那只即将离去的小手。

  她说:“若墨卿哥哥如此不自爱,凝儿就不嫁你了。连自己都作践,又怎能让凝儿相信……日后你会好生待我?”

  邵墨卿一把钳住了那只撩完就跑的小手,急急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小人儿。

  似是担心她如前世般,轻易就放弃了他,断了对他的念想……他抓着那只滑腻小手的左手都在微微发着抖。

  可他顾不得这些,就如他总念叨着“他的小姑娘”,才能相信她愿嫁他般。此时他急于留住她,不给两人之间产生龃龉的机会。

  “不,是哥哥错了……我改,一定改!凝凝莫要生气失望,可好?”

  他像是抓着救命稻草,小心翼翼地仔细观瞧着那双似琉璃般剔透的眼。

  他想要读出那里头藏着的一切心思,即便是一闪而逝的细微情绪,他都不愿放过。

  然而那双眼太清澈无波,似一眼就可望到底。偏又在那让他自以为可以望到的浅水底部,又似雾蒙蒙的封存着什么。

  这样一双眼,让人猜不透,看不穿,又并非算计极多太过复杂,却也自有城府,心有成算。

  邵墨卿看着这双眼,一时又出现了恍惚。

  前世不可一世的高门贵女,与眼前人再次无法重合,甚至让他生厌。

  他怔怔抬起右手,似想要触碰那双眼,却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停了下来。

  不同,为何会如此不同?

  前世的她,在他眼中就如红粉骷髅。

  今世初见,在他们开口说话之前,他对她也依旧无感。

  可不过短短数日,两次相见,眼前人就抵过了他前世数年对她的看法。

  她在他的心中变得鲜活难忘……她的娇俏、调皮、灵动、狡黠、聪慧,偶尔又神秘且强大,让他移不开眼。

  “凝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