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惟心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往事篇:血煞报仇

惟心动 饮乐尝愁 2095 2019.05.16 08:12

  “啊,季辰烨要转世了,我可以趁这个机会出去一天,在他转世之前回去就好了。”血煞钻了出来,变成季辰烨的样子。他不能太长时间离开季辰烨的灵魂,最多只能出去十个时辰,而且代价是在回去之后昏睡半年。

  “去哪里好呢?”血煞边走边想,“去集市吧,没什么吸引我的东西,去皇宫吧,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去哪呢?”他一边想着,一边随意的走动着。

  “这里,”血煞看了看周围的景物想到,“这不是猫妖和那个道士同归于尽的地方吗?说起这件事……不如帮季辰烨报个仇吧。”

  他想到即动,腾空向远方飞去。

  明媚的阳光,清澈的蓝天,皎洁的白云,这一切都让血煞心情极好。

  “既然要打架,总得有个趁手的兵器啊。”他想着,飞向下面的镇子。

  “砰”

  “啊!”正在梳妆的少女被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看着这个从窗户闯进自己闺房的陌生男人。

  “嘿,有没有兵器,借我一件。”

  “没、没有。”少女看着他血红色的眼睛有些畏惧的说道。

  “明明有,是不是不想借给我?”

  “真的没有……”

  “那个是什么?”

  “是发簪……”

  “借我用用。”血煞说着用法术操控着发簪飘到了他手上,然后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少女在他身后喊道,“什么时候还给我?那个……很重要。”

  血煞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发簪,铜黄的簪子配上一颗大珍珠。

  “日落之前一定还你。”

  他拿着发簪一边飞一边看,越看越觉得不顺手,“算了,凑合用吧。”

  飞到了华天宗的门口,血煞对门口的两个小道士说:“告诉你们掌门,他大限将至,叫他出来受死!”

  “你这狂徒,竟口出狂言!”两个小道士说着拔剑冲了上来。

  血煞动也没动,只是冷哼了一声,气势外放,两个小道士的身影突然顿住,然后双双吐血,摔倒在地上。

  右边的小道士把剑掷出去,砸在山门前的钟上,顿时钟声响彻了整座山。

  不一会几百个道士都跑了出来,戒备的看着血煞。

  “你们掌门呢?”血煞问道。

  “掌门岂是你能见的?”领头的道士说道。

  血煞笑了笑,右手一挥,右边的一座山瞬间被打出一个窟窿,然后山体崩塌,落土与碎石又填满了坑。

  众道士都被惊住了。

  “看见了吧,想要活命的,现在走还来得及,要不然,我一会就会碾碎你们。”

  人群中开始发生骚动,有些人想逃走。

  “都别动!别听他虚张声势!结阵!”领头的道士大喊道。

  几百个道士在他的指挥下结成了一个大阵,把血煞困在了中间。

  随着众道士的脚步移动和法诀吟诵,天上开始阴云密布,越积越厚的黑云中隐隐有雷声涌动。突然,一道霹雳划破了黑云,直劈向血煞,血煞双手托天,任雷电劈在了自己手上,他毫发未伤。接着一道接一道的天雷劈下,他原先还用手阻挡一下,后面干脆用身体去扛,一边扛一边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爽啊,来啊,劈我啊!”

  一阵电闪雷鸣,众道士再支撑不住法阵,纷纷累的倒在了地上。

  “你们不行了啊,该我了!”

  血煞右手上举,手心朝天成抓握状。

  “来吧,让你们看看真正的闪电!”

  众道士惊恐的发现,他们头上的乌云比之前更黑更浓,雷声也更大。

  “你们去死吧。”血煞指向众道士,一道前所未见的巨大闪电劈向他们。

  突然一个老头出现在半空,硬生生的用双掌接下了闪电,嘴角流下了一丝鲜血。

  “哦?你终于出现了。”血煞说着飞向了那个人,“咦,你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为什么身上有妖气?”

  “你,你不要胡说,我身为华天宗掌门,怎么会有妖气?”

  “听说妖怪内丹可以提升修为,对吗?”

  那个老头听到这个话,浑身一颤,不再说话了。

  “砰”

  血煞一拳把老头打得跌落下去,摔在地上。

  “掌门!”一些道士想冲上来,却被血煞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

  血煞拎起老头飞上山,到了华天宗的大殿中。殿中供奉着神明的神像。

  “神明啊神明,”血煞把老头扔在地上,对着神像说,“你看看这些都是些什么玩意?还天天供奉你,你也不觉得膈应?今天我替你清理清理他们。”

  “我是华天宗掌门,你不能杀我!我是这附近门派中资历最高的!你不能杀我!”

  “比资历?比年龄?我当你祖宗都富裕。”

  血煞说罢一条一条的踩折了老头的四肢,然后把他奄奄一息的身体挂在大殿门头上。

  他浮在半空,气沉丹田,“现在,想跑的可以跑,一盏茶之内没有离开华天宗的,就给这老头陪葬吧!”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部分道士向山下跑去,领头的道士再也拦不住他们。

  “好了,时间到了。”血煞张开手掌对着山头,手掌前一个小小的白色光球开始凝聚,然后飘到了山上。

  “砰”

  整个华天宗变为了一座废墟。

  这时,在小镇里。

  “抓住他!他是维新派的余党,抓住他!”一队官兵追着一个人闯入了少女家。

  “你快跑!”少女的父亲正是这些官兵的目标。他拿着剑护在少女面前,“你快走,他们是来抓我的。”

  “不,我不走!”少女哭的梨花带雨。

  “啊!”五六个官兵同时拿着剑冲了上来,吓得少女尖叫着闭上了眼。

  “啊。”

  “啊!”

  “啊。”

  ……

  一阵惨叫过后,少女睁开了眼睛。

  她的父亲看着血煞,说不出话。

  血煞走到少女面前,把发簪递了过去,“我没有用它杀人,因为它挺好看的,总觉得沾血就玷污了。”

  “谢谢你……”

  “不用谢了,以后咱们再也见不到了。”

  “为什么?”少女此时不再害怕他了。

  血煞笑了笑没有回答。他揉了揉自己的脸,变成了少女的父亲的样子。

  “你们快走吧,我去引开他们。”他说着走向门外。

  “我们真的见不到了吗?”少女在他背后喊着。

  “如果有来世的话,或许可以。”血煞说着,背影消失在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