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义军救人 彦奇中计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226 2019.02.02 06:00

  苏合尔泰一听有了宝箱的消息心中是万分高兴,说道:“好好好!这件事你办的漂亮,你速速回去,把林文孝放了,让他来开封见我。告诉他,如果他敢不来,或者是耍什么花样,我苏合尔泰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说完话吩咐账房取银子给断臂门官,说道:“你立功不小,等宝箱找回来我另有重赏。”

  断臂门官千恩万谢的去了。

  林文孝回到统领府假借了个由头向李祺请假数日,然后便乔装打扮一番往开封而去。

  因为柳彦奇要同李祺到禁卫军中当差,怕关在统领府中的这些顺义社的人没了他的照顾会遭到不测,便找到李复顺商量营救他们出来的事。

  李复顺也说:“看来必须得想办法把他们给救出来了,你若离开统领府,那他们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柳彦奇说道:“近日林文孝不知去了哪里,不在京城,田久等人也都被胡安调走了,统领府现在就剩下李祺、我和张奎三个人了。”

  李祺和我白天都不在统领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李复顺说道:“你必须不能在场,否则会引起李祺的怀疑的。”

  柳彦奇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总舵主明天约好人,等李祺离开后,我会伺机调走大部分守卫,等我们走后,你们便趁机装扮成守卫的模样混进去,按我给你的路线图去救人。”

  李复顺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次日,李祺照常前往禁卫军府衙公干,柳彦奇推说有点事要办迟一点再过去,李祺说道:“没问题,有事你就去办理好了。”

  李祺走后不久,张奎找到柳彦奇说收到艾云飞派人送来的消息,他们在城郊发现有乱党的活动迹象,让他们带些人赶快过去。

  柳彦奇正愁没有借口调动府里的护卫军呢,听闻此言心中甚喜,也没有多想,便说道:“那好吧,我带人去,你留下来看守府院。”

  张奎说道:“艾云飞说有大鱼出现,让多带些人过去。”

  柳彦奇答应着便差人去通知集合,很快所有府中护卫兵便都聚齐了,柳彦奇只留下很少的一部分人给张奎,其他人都被他带走了。

  柳彦奇带着这些人来到了张奎所说的地方并未找到艾云飞,只有他的一个亲随在这里等着柳彦奇,告诉柳彦奇说:“情况有变,他主子让他通知大家在此先休息一下等候消息。”

  等了约有一个时辰,柳彦奇就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心中忽然就想起了这几天的事有些太巧了,自己计划着救人,统领府里面的人便先后都被调走了,今天又这么巧,自己正想调人离开,就有了乱党的消息,到了这里偏偏又什么都没有,还让自己在这里等候……突然,柳彦奇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混蛋”,自己很有可能是中了李祺的计了。一定是李祺有意调开自己的,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今天会有人去劫狱?

  柳彦奇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忙找了个借口说离开一会儿,让他们千万不要离开,继续等候艾云飞的消息。

  柳彦奇离开了队伍,就近找了一匹马飞速往城里而去。

  他来到城中不敢耽搁,直接奔统领府而去,当柳彦奇跨进统领府的那一刻,看见满地的尸体,心说:“完了,总舵主他们一定是中了埋伏了。”

  柳彦奇抓紧了自己的剑,好想抽出剑来大开杀戒。可是他心里明白,此时出手已经晚了,而面对这么多的禁卫军,就算自己有三头六臂恐怕也难以取胜。

  这时李祺迎面走了过来,看到柳彦奇说道:“你回来的正好,我刚要派人去通知你呢,郊外的乱党可能是听到了风声都撤了,艾云飞暗地里跟踪他们去了,刚才我闻报有人来劫狱,我便带着禁卫军赶了回来,还好回来得不算晚,没有让乱党得手。”

  柳彦奇强装镇定地说道:“乱党来了多少人,都,都拿住了吗?”

  李祺说道:“大部分都在这了,只有几个人逃了出去。”

  柳彦奇看着一具具义军兄弟的尸体,心如刀割,他不知道李祺是怎么知道的消息,但是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计划的不够周祥而丧了命。柳彦奇的心中懊悔不已。

  原来,李祺一直在注视着柳彦奇的一举一动,她自他来投她的那天起,就盼望着他组织人来劫狱呢,因为她有另外一个计划,她要让柳彦奇成为顺义社的罪人,让顺义社的人都恨他,把他当成叛徒,让他成为顺义社人人得而诛之的罪人。只有这样,柳彦奇才会觉得唯有李祺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也只有李祺这里才能容得下他。这样,柳彦奇才会理所当然地成为自己的人,也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可能和柳彦奇永远的在一起。

  前几日,李祺接到自己亲随的密报,说柳彦奇出去见了一个神秘人,李祺便断定柳彦奇要行动了,李祺也秘密见了一个人,证实了自己的推断,于是,李祺先后调走了统领府里所有的高手,只留下张奎一人,今天早上柳彦奇又借故有事离开,李祺将计就计,派人假借艾云飞发现了乱党,让柳彦奇带人离开了现场,她这么做,一方面是不想当众揭穿柳彦奇的真实身份,这样会让柳彦奇就此和自己撕破脸皮,公开对抗,另一方面,有他在这里,事情就不好办了,她会因为他在而难以痛下杀手。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柳彦奇救人心切,一时疏忽,还真中了自己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早上,柳彦奇带着人离开统领府不久,李复顺便带着几十名义军兄弟,拿出柳彦奇提供给他们的衣服,换装完毕,大摇大摆地来到了统领府,因为门官处有了李祺提前的交代,并没有做过细的盘查,李复顺一行人很容易的就混进了统领府,按柳彦奇事先说好的,就说是奉命来提审人犯的,便一路来到了地牢里,就在他们刚刚打开牢门的那一刻,李祺带领着统领府所有的高手集体出现在了他们的背后。

  李复顺一见这个情况就知道上当了。便吩咐众人不要恋战,迅速突围。

  李祺哈哈笑道:“李复顺,既然来了,就别想着出去了,今天,小爷我就将你们这群乱党一网打尽。”

  张奎按照李祺提前交代的话小声的说道:“小爷,这次能够钓来这么多条大鱼,柳总管真是功不可没啊。”

  李祺连忙打手势示意他闭嘴,那张奎也假装是自己一时兴奋说走了嘴,忙用手捂住。其实他们俩做的这些都是故意给顺义社的人听,给顺义社的人看的,好让他们误以为是柳彦奇出卖了他们。

  虽然张奎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李复顺这边的人还是听了个真真切切。蓝龙旗旗主方化成恨恨地对李复顺说道:“总舵主,没想到会是柳彦奇出卖了我们,柳彦奇这个叛徒。”

  白龙旗旗主王佳顺说道:“不可能,柳旗主怎么可能出卖自己兄弟呢,他这些日子对牢里面的兄弟非常关照,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关照恐怕我们这些人早就没了命了。”

  方化成说道:“不可能那我们为什么会中了他们的埋伏,这件事从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策划的,除了他没有人知道我们今天的行动。”

  李复顺说道:“你们两个先不要争了,现在最关键的事是我们如何冲出去,等出去了我们查明真相再追究他的责任不迟。”

  刘百天说道:“李祺早有准备,想出去恐怕不那么容易。”

  这时张奎说道:“想升官发财的就放下兵器举手投降,我们小爷自然不会亏待诸位,跟着你们的乱党混只有死路一条,早晚都得全军覆没。你们如果识时务的话,就趁早投降我们小爷,我们小爷也可以让你们升官发财。”

  张奎故意把那个也字说的很重,很显然是再暗示他们说,柳彦奇已经投靠我们了,已经升官发财了,你们要是也来投靠,也能升官发财。

  李复顺怒道:“别做你的白日梦了。我们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投降的。”

  李祺一摆手说道:“那就送他们全都去见他们的闯王吧。”

  有了李祺的指示,统领府的人全都亮出了兵器。

  李复顺等人也都各自亮出了兵器,在他的带领下往外冲杀而来,李祺不光带来了统领府的全班人马,还调来了三千禁卫军,等李复顺他们冲出地牢的时候,带来的兄弟和牢里救出来的兄弟已经所剩无几了。李祺为了将柳彦奇出卖顺义社的事情坐实,她不可能赶尽杀绝,只有放出去几个人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是柳彦奇出卖了顺义社,让顺义社蒙受了重大的损失。只有这样才能让顺义社的人都将柳彦奇视作叛徒,才能让顺义社的人逼得他走投无路,只有把柳彦奇逼得走投无路了,他才会真心来投靠自己,真心的为自己所用,将来才有可能和自己双宿双飞。

  因此,看着李复顺他们只剩下五个人的时候,李祺便想,必须得卖个破绽给他们,让他们活着出去。

  李祺想到这里高声下令道:“大家给我听着,这几个人都是乱党的头目,我必须要活的,谁抓住了活的记大功一次,谁要是不慎杀了他们,不但无功,还要记过一次。”

  不明真相的人一听李祺这么下令,心说小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抓住活的有功,杀死了有过,这乱党都玩了命的往外冲杀,我们如果不和他们玩了命的干那我们岂不是吃了大亏,搞不好抓不住乱党,反而被乱党给当西瓜切了。这仗让我们怎么打啊?

  其中几位核心骨干早就知道了李祺的用意,接到李祺的命令之后便边打边退,故意引导着李复顺他们靠近了统领府的围墙。有些聪明一点的一看这些领导层都不再玩命抵挡,便也开始向后倒退,他们也想,反正小爷只说了杀了他们有过,可没说放走了有过,干脆,咱也不求记大功了,但求无过就可以了。

  有些头脑简单的,还以为李祺真想要活捉他们几个人,继续拼命阻挡,结果被李复顺等人伤了数人。

  李祺一见还有人向前冲杀,知道他们都不是李复顺等人的对手,便大声说道:“大家退后,我来拿他。”

  众人一见小爷李祺亲自出手了,便都退向了一旁。

  李复顺不知道李祺的真正用意,还以为李祺真的想跟他们玩命呢,对几位旗主说道:“我来对付李祺,你们赶紧伺机逃走。”

  几位旗主争相要抵挡李祺,让总舵主先走。

  李复顺并非贪生怕死之辈,早已经手中兵器一摆,与李祺战在了一起。

  李复顺说道:“李祺,你这个恶魔,今天我李复顺与你决一死战,我要亲手杀了你,为我死去兄弟们报仇。”

  李祺微微一笑,说道:“想杀我的人太多了,可惜,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成功,李复顺,你想杀我,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几位旗主在李复顺的掩护下先后跃上了统领府的围墙,一起回身招呼李复顺:“总舵主,不可恋战,快走。”

  说着话,几种暗器一起向李祺打去。李祺见时机已经成熟,便借着躲避暗器的功夫,故意卖了个破绽给李复顺,让李复顺也得以乘机逃出了统领府。

  连来营救的几十人,加上地牢里的二百多人,一共三百多人,只有总舵主李复顺、白龙旗旗主王佳顺、火龙旗旗主刘百天、黄龙旗旗主李玉田和蓝龙旗旗主方化成五人逃了出去,其他人全部阵亡。

  柳彦奇看着满地的尸体心如刀割,他真想冲上去与李祺决一死战,可是,面对李祺几百手下,自己若要动手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李祺自然知道柳彦奇此时内心的想法,但她还不想就此捅破这层窗户纸,她只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柳总管,今天的大功看来没你的份了,不过,我也会在功劳簿上给你记上一笔的。只要是我的人,都要有福同享。你速速命人把城外的人都调回来吧,城外那股乱党可能早得到消息跑光了。”

  柳彦奇只好忍痛说了一声“是”。

  李复顺他们逃回联络处立刻开始讨论起柳彦奇的事来,大家都一致认为柳彦奇叛变了,否则李祺不可能知道今天的行动,这次行动损失太大了,这笔账一定要让柳彦奇和李祺血债血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