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麻烦不断 乌兰气走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038 2019.02.08 06:00

  于秀芸没有料到,那猫尾鞭上的毛刺竟然会飞出来,急忙收刀后退,由于退的太过急了些,脚下被地上的石子拌了一下,整个人向后直摔了出去。

  这一切刚好给高一笑看到了,高一笑赶忙一个健步蹿了过去,衣袖一卷,将那猫尾刺接在了袖中,顺势左手一探,接住了于秀芸的颈部,接着右手又环住了于秀芸的腰身,于秀芸便整个人被他接在了怀里。

  高一笑微笑着看着怀中的于秀芸,心里像是有头小鹿再撞。那于秀芸见他这样痴痴地看着自己,脸上立刻飞起一阵潮红,忙移开双目。

  这时,蒋艳玲已经欺身来到近前,一鞭横扫了过来说道:“还有心情卿卿我我,吃我一鞭。”

  高一笑抱着于秀芸向后漂移丈许站定,于秀芸忙挣脱他的怀抱,看向马思明,她生怕马思明看到这一切,那自己就更加难为情了。还好,马思明和陆南汴正打得不可开交,无暇顾及这边。

  于秀芸怒喝一声,说道:“蒋艳玲,你竟敢暗算于我,看我如何收拾你。”说完话挥刀再次和蒋艳玲战在了一起。

  因为有了刚才的教训,于秀芸便做了防备,再战蒋艳玲时便留心着她的猫尾鞭,防止她再放猫尾刺。

  蒋艳玲也知道,刚才一击没中,于秀芸一定会早有防备,再放猫尾刺恐怕难以得手,于是便没有选择立马施放猫尾刺,她想等个机会,只要于秀芸有破绽给自己抓到,自己再施放猫尾刺,如此才能一击即中。

  于秀芸因为蒋艳玲向自己发射了暗器,心中非常恼怒,便施展开了自己的双刀,步步紧逼,想要制服蒋艳玲,好挽回自己刚才被她逼得倒在高一笑怀里所丢失的颜面。

  蒋艳玲一时间被她逼得连连后退,但是,蒋艳玲的武功也是不弱,虽然暂时失去反击的能力,但是于秀芸若想胜她并不容易,二人打得难以开交。

  马思明那边也是打得难解难分,陆南汴仗着自己兵器怪异,又能分身幻影,让马思明很是费神,马思明凭借宝刀威力,也让陆南汴求胜不能。

  高一笑趁着他们都打得难分难解之时,吩咐手下人进入古庙,搜出了银两,偷偷的从古庙的后门运回了“圣泉山庄”。

  高一笑见手下人得手了,这才过来助战,先帮助于秀芸打伤了蒋艳玲,逼得蒋艳玲不得不退身自保。

  蒋艳玲退去后,高一笑又联合于秀芸一起来攻击陆南汴。

  一个马思明已经让陆南汴难以取胜,如今又见高一笑和于秀芸也过来助战,陆南汴知道取胜是绝对不可能了,相反,搞不好自己还会被他们几个给算计了,那样岂不是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陆南汴见自己不能取胜,蒋艳玲又受了伤,便再施分身幻影之术,迷惑了三人,然后带着蒋艳玲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蒋艳玲脱险后埋怨大师兄说道:“昨天你不听我的劝告,非要抢了银子还要夺刀,若是听我一言,咱们先运走银两再回来夺刀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银刀两空了。”

  陆南汴说道:“那点银两也值得一提,你又不缺银子用,为何非要劫掠他们的镖银?”

  蒋艳玲有心说出自己其实是在为林文孝劫掠银两但又怕遭到大师兄的怪罪,便不敢实话实说,只好说谎自己在京城欠下了债务,急需银两还债。

  陆南汴说道:“银两之事我会帮你想办法,只是这个马思明不好对付,这金光刀难抢到我手。”

  蒋艳玲说道:“大师兄,你刚才说金光刀之所以为大家所喜爱并不是因为它可以削金断玉,而是因为它有一个秘密,这金光刀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也闯荡江湖十几年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陆南汴说道:“十几年前我在江湖中闯荡,听人说秦良玉手中有一口宝刀,名叫金光刀,说这把宝刀关系一个巨额宝藏的秘密,谁若能得到此刀,谁就能找到这个秘密宝藏,那宝藏数量惊人,富可敌国。”

  蒋艳玲闻听此言心中一亮,心说:林文孝正在为银两的事发愁,如果能得到这个宝藏,那他就会有足够的银子去办他所说的大事了。我若帮他得到了这个宝藏,他一定会千恩万谢我的,到那时,我们俩就可以恩恩爱爱双宿双飞,他再也不会生气,我也再不用为他四处奔波了。想着她和林文孝未来的甜蜜生活,蒋艳玲的心里美滋滋的,脸上也洋溢出了笑容。

  陆南汴不知道蒋艳玲心里在想些什么,见她痴痴地笑说道:“你笑什么?是不是笑我没能夺得金光宝刀啊?”

  蒋艳玲忙止住脸上的笑容说道:“不是不是,师兄,我在想,如果我能帮助文孝夺得宝刀,取得宝藏,那该有多好啊!”

  陆南汴摸了摸蒋艳玲的额头说道:“师妹,你没发高烧吧?宝刀是那么容易夺得的吗?刚才你也看见了,马思明武功不在师兄之下,何况还有高一笑帮忙,要想夺得宝刀,谈何容易。”

  蒋艳玲说道:“难,不代表我们就办不到,师兄,想要夺得宝刀,我们只能智取,不能力夺。”

  陆南汴点头“嗯”了一声。

  蒋艳玲又问道:“大师兄,那这个宝藏在什么地方?是谁留下来的这个宝藏?”

  陆南汴说道:“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并不知道,谁留下来的众说纷纭,我只知道,一切秘密尽在金光刀上面,因此,只有夺下金光刀才能知道详情。”

  蒋艳玲说道:“那马思明会不会已经知道了金光刀的秘密,知道了宝藏的所在啊?”

  陆南汴说道:“我今天用话试探他,看他的反应应该还不知道这个秘密。”

  蒋艳玲忽然另有了一个想法,她想速速赶回京城,向林文孝报说此事,林文孝头脑灵活一定能想出好办法来夺取金光刀的。于是要求大师兄和他速去京城。

  陆南汴说道:“金光刀现在就近在眼前,去京城干什么,我不夺得此刀誓不罢休。”

  蒋艳玲见很难劝得动他便让大师兄先跟着马思明他们伺机下手,自己先回京城。

  陆南汴说道:“那你自去好了,在京城等我的好消息。”

  马思明和于秀芸在高一笑的带领下又回到了“圣泉山庄”,高一笑派人通知了守候在客栈的乌兰图雅和各位镖师,大家一路过来,受到了圣泉山庄的热情招待。

  用罢餐,高一笑父子还要挽留他们住上几日,马思明和于秀芸说此去四川路途遥远不敢耽搁,便重新装好了银两,继续向前进发。

  马思明他们走后,高伯年把高一笑叫到书房里问道:“昨日你拿到了金光刀可曾看出什么没有?”

  高一笑说道:“此刀并未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若想揭开真相,必须要得到此刀不可。”

  高伯年说道:“马思明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思维缜密,防守也很严谨,想要从他手中夺得金光刀可不容易。”

  高一笑说道:“爹爹此言甚是,今日我见他与陆南汴交手并未使用全力,若马思明全力战之,陆南汴恐怕也难是他的对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高伯年说道:“没错,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光有金光刀也是没用,还要有碧水剑才能打开这个大秘密。笑儿,稍后你也出发,暗中在后面跟着马思明,金光刀既然重出江湖,这一路上我想一定会有很多人对它垂涎三尺的,我们暗中跟随,时机成熟便可以坐收渔利。”

  高一笑说道:“爹爹和我想的一样,因此我昨天才没有和他力拼,因为我看得出来,此人的武功绝不在我之下,甚至还要略胜我一筹,与其和他拼个鱼死网破,不如和他交个朋友,越是贴近他们,越是容易下手。”

  高伯年说道:“我儿果然聪明,此计正合我意。你一路跟踪而去,有情况及时飞鸽传书回来。我在你之后会另派一些人接应你的。”

  高一笑说好的,然后命人打点行装,悄悄地尾随马思明他们上路了。

  自从离开“圣泉山庄”,马思明他们就频频遭到骚扰,不是为银子就是为宝刀,着实让马思明很是烦恼。

  马思明并不知道有关金光刀的秘密,只是知道此刀曾经是母亲秦良玉的佩刀,后来被吴大海偷走,至于怎么到了康熙的手中他就不得而知了。昨日听陆南汴说这金光刀之所以闻名天下,不全是因为它能够削金断玉,而是因为它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马思明百思不得其解。他将这把宝刀看了又看,瞧了又瞧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马思明最后想,或许那个所谓的秘密,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就在马思明将宝刀收起,刚要入睡之时,窗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马思明猜想,这一定也是奔着自己手中的这把宝刀而来的。便屏住了呼吸,悄悄下床,藏身在幔帐之后。

  果然,不一会儿,有人翻窗而入,进屋并未多看,就一剑向床上马思明用被子伪装成的假人刺去。

  那人一剑刺了进去以为自己得手了,心中正自高兴,可是剑尖一挑才知道被子里面并没有人,刚要撤退,便觉脖子上一凉,马思明的宝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了。

  马思明刚要去拉这个人的面巾,窗外忽地向他射来三支飞镖,马思明忙翻身接住,与此同时,行刺自己那人抽身踹开房门,逃了出去。马思明一式“雏燕出窝”跳出了窗外,看见两条黑影向客栈外面闪去,也无心去追,便重新回房休息。

  更让马思明烦心的事倒不是这些,而是刘小翠,这小丫头故意在人前和马思明亲昵,还主动帮马思明做这做那,马思明看出了乌兰图雅心中不愉快,便对刘小翠说道:“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比你还大几岁呢,我懂得自己照顾自己。”

  刘小翠每每此时便说:“我是思明哥哥冒着生命危险千辛万苦才救出来的,我照顾思明哥哥是理所应当的,别看你比我大几岁,你未必有我会照顾人呢。”

  于秀芸心里虽然也是不舒服,但是她却不表露出来,依旧像往常一样,有空还指点她练练武功。刘小翠练功非常勤奋,她说道:“我和爹爹之所以受人欺负,就是因为不会武功,无法保护自己和家人,我要好好练习武功,以后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

  马思明说道:“练习武功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没有十年八年的你是保护不了你自己的。”

  刘小翠不服气地“哼”了一声说道:“秀芸姐姐和乌兰图雅姐姐还有格兰姐姐她们都能练成,我为什么就不能,我就不相信我练不成,我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不信你试试。”

  说完话便一招“排山倒海”向马思明打来,马思明不躲也不闪,随便一出手便很容易的就抓住了她的手腕,说道:“就这花拳绣腿还保护自己哪,继续努力吧。”

  刘小翠顺势抱住马思明的一条胳膊撒娇道:“我有思明哥哥在身边我怕什么,谁能伤的了我?”

  马思明害怕乌兰图雅看见了会不高兴,连忙推开刘小翠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思明哥哥也不是战无不胜的,再说了,你早晚要嫁人的,思明哥哥可不能保护你一辈子。”

  刘小翠再次抓住他的胳膊,并且还将头靠向了马思明说道:“我才不要嫁人呢,我要一辈子都跟着思明哥哥,一辈子都让思明哥哥保护着我。”

  乌兰图雅看着刘小翠撒娇耍萌的样子心中很是不舒服,便故意不理会马思明,回头向格兰说道:“格兰,我们该赶路了。”说完话翻身上了坐骑举手扬鞭而去。

  格兰看着刘小翠和马思明那样心里也是替小姐抱不平,回头向马思明“哼”了一声之后也上马扬鞭而去。

  马思明害怕她们主仆二人路上遇险,急忙催促镖队起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