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 武侠

    类型
  • 2018.12.13上架
  • 108.58

    完本(字)

3866位书友共同开启《碧剑金刀》的武侠之旅

执事美丽的乌兰姑娘 弟子何故秋风悲画扇梦如烟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嵩山脚下 少年受托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276 2018.12.13 06:00

  自古以来,朝代更迭都将经历一场又一场大的动乱、大的浩劫方能事成。

  话说明朝末年,宦官魏忠贤专权,架空天启皇帝,把大明朝搞得支离破碎,狼烟四起,后来崇祯继位,虽有雄心抱负,可怜天下已乱,再难收得民心。

  义军李闯王部大将刘宗敏率先攻占京都,崇祯走投无路吊死在了寿皇亭。

  百姓们原以为闯王夺得天下,自此可以如闯王国号大顺那样一帆风顺天下太平,偏有梨园女子陈圆圆貌美如花、倾城倾国。明朝未亡之时深受大明朝抗满将领吴三桂的宠爱,收为妾室。

  陈圆圆之美貌,不仅名满京都,就连闯王营中也是人人皆知,在进攻京都之时就曾有人借此为动力鼓动义军说:先攻入城中者,赏银万两,还可得到陈圆圆。义军为此大振,将领高呼不要白银,只要陈圆圆足矣。由此可见,陈圆圆之美貌何止是倾城倾国……

  义军破城之后,为找陈圆圆,几乎把北京城翻了个底朝天,弄得人心惶惶,百姓怨声载道。

  陈圆圆自知自己美貌,义军进城恐遭不测,便乔装打扮成普通民妇,以求借着混乱混出城去,不曾想,被义军头目胡安发现,劫回自己帐中欲占为己有,这事偏偏给刘宗敏知道了,大怒之下鞭责胡安,说如此尤物岂是尔等配享用的?并把陈圆圆带到了自己的住处占为己有。

  那胡安自是不服找闯王理论,闯王碍于刘宗敏攻城有功自然不肯降罪,只好多许了些银钱给胡安,那胡安岂能甘心,心下暗暗生恨。

  当日有谋臣进言说陈圆圆乃是山海关总兵吴三桂的女人,这样做万一引起吴三桂不满,后果不堪设想,闯王和刘宗敏不但不听,还说:整个大明朝都被我推倒了,他吴三桂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边城总兵能奈我何?

  吴三桂乃是锦州总兵吴襄之子,明朝崇祯帝开科武取士,吴三桂夺得武科举人,后来被崇祯帝封平西伯,镇守山海关。

  此人足智多谋,手下能人颇多,将关外虎视中原的满人拒在山海关外,令其精锐铁骑毫无用武之地,满人曾感叹:吴若不降,满无天下。

  康熙六年夏七月,十四岁的康熙皇帝正式亲政,大赦天下,并提出,以往之乱党,大凡归顺者皆可既往不咎,有功者还可以高官厚禄。

  因此,有些意志不够坚定,经不住高官厚禄诱惑之人便暗暗投靠了朝廷,反过来,为了表示忠心,大量出卖自己原来的同党。最为有代表性的人物是南明反清头目黄大兴。在他的出卖下,一时间,反清人士连连遭到诛杀,惨不忍睹。

  康熙六年夏七月末的一天,嵩山脚下一英俊少年刚刚赶完集市归来,途经一条小溪,正准备弯腰洗洗被烈日晒得难耐的脸,忽见一年轻人浑身血污踉跄着奔跑过来,英俊少年见状忙上前将其扶住。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那男子端详了这少年片刻问道:“小兄弟可认识嵩山少林寺的了空大师?”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认识。”

  男子犹豫了一下,但是听到远处有马蹄声传来后,慌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塞在少年的怀里说道:“小兄弟,求你把它代我送到嵩山少林寺,交给了空大师,切记切记,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拜托了。”

  这个人说完话没等他回话同不同意就踉踉跄跄地跑走了。

  少卿,马蹄声传来,十余骑清兵驭马挥刀直奔他这边而来,到了近前也不下马,高声无理的问道:“小娃娃,可曾看见一个年轻男子过去?”

  没等英俊少年回话,另一人补充道:“这人受了伤,是个乱党,你若见了不说,与乱党同罪。”

  英俊少年见对方如此无礼便不与之搭话,背起刚刚在集市上采买的日用品自顾走去。

  说话之人见少年不答话心中甚是恼怒,用刀一指说道:“我看你也像是乱党,来呀,给我把他拿下。”说完话一催坐骑挥刀向那少年砍去。

  那少年并未回头,耳听风声,就在那腰刀的刀锋就要削到他的身体的时候,那少年身子如云燕一般轻飘飘地斜里一闪,那人的刀便落空了。

  马上之人说道:“没想到娃娃还是个练家子,再吃我一刀。”说着话,手中腰刀已经变换招式,再次斩来。

  少年依旧没有回头,再一次云燕一般轻飘飘地一个斜闪躲了开去。

  这时马上之人知其不容易对付,大呼一声:“此乱党有些功夫,大家一起上。”说完话率先攻出,其他清兵也招呼着挥刀扑了上来。

  少年这时才回过头来,看着眼前扑上来的几个人冷冷地说道:“以多欺少好不要脸。”

  说话间,少年拳掌指变化而出,顷刻间,十余骑全部被他打下马来。

  就在这些清兵连滚带爬地站起身子,不自量力地继续准备围攻之时,远处又有两骑马飞奔而来。近了,就听其中一人说道:“小爷,他们好像追上了那个人。”

  那被称作小爷的人并未搭话。

  那人又道:“他们好像已经动了手了,看样子他们几个没占到什么便宜,没想到这个乱党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这么厉害。”

  那被称作小爷的人嘴角微微一瞥,说道:“一群饭桶。”

  就在这十几人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再次进攻时,那两骑已经到了近前,为首之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其他人退下,然后打量了一下这位少年。

  见此人年纪不大,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中等,一身轻装短打装扮,看脸上,生得肤色白皙,五官端正,浓浓的眉毛中透着一股子英气。那人看罢,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喜欢来。

  这少年也看向了那位被称为小爷的人。只见此人年龄约有二十一二岁,没穿官服,一身白色便装打扮,人也生得白白净净,眉清目秀,朱唇圆润,青丝墨染,背后斜插着一柄长剑,此人虽然面色清秀,一副柔弱书生的模样,但在他的眉宇之间却隐藏着很重的杀气。

  你道此人是谁?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清兵剿乱统领胡安胡大人的内侄儿,皇帝亲命剿乱副统领,江湖人称“玉面阎罗”,统领府部下私下里尊称为小爷的李祺李大人。

  李祺虽然身居要职,一身男儿装扮,其实她本是个女儿身,父母原本也是闯王的旧部,后来在与明王朝的战斗中不幸战死,不到三岁的她连同她还在襁褓中的弟弟被辗转送到了她姑母李氏的身边寄养。

  李氏就是胡安的妻子。那时胡安已经投了满人,因献北京城有功做了京官。

  闯王旧部对他叛变献城之事恨之入骨,多次伺机对他行刺未果,胡安也深知闯王的旧部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便暗中请了许多武林高手做他的随身护卫,其中一人名叫乔雨生,江湖人称“华山剑客”,是华山三老的弟子,武艺不凡,多次救胡安于水火,深得胡安器重,因此长居胡安府中。

  李祺虽然是个女儿身,从小偏偏爱舞枪弄棒,六岁那年被乔雨生看到,说她是难得的习武人才决心收她为徒,李祺本就聪明过人,更兼她喜欢习武,十几岁上便把乔雨生的“七星追月剑法”练得滚瓜烂熟,出神入化。

  李祺虽然是个女儿身,但是她偏爱男装,除了自己的姑母李氏、姑父胡安和她的师父乔雨生外,外面的人没有人知道她是女儿身。

  胡安后来被清朝廷任命为剿乱统领,领兵四处与反清义军作战,李祺对行兵打仗甚是好奇,便背着姑父姑母,易容易服,偷偷地混进军中,随军前去与反清义军作战。

  有一次胡安遇到了强劲对手,剿乱失利,正当危急之时,李祺突然出现,手中长剑上下翻飞,杀退乱党,救下姑父胡安。

  胡安没想到这个内侄女武艺竟然进步得如此之快,而且临危不乱,剑招巧妙,自己自叹不如。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这种冲锋陷阵,打打杀杀的事情岂是她一个女孩子应该做的。感激之后难免斥责她不该背着姑母偷偷混在军中,万一有个闪失,自己怎么对得起她的父母亲。

  李祺则不以为然,反而自告奋勇要替姑父分忧。

  胡安面对强敌无计可施,见李祺武艺超群,又聪慧过人,无奈之下便允许了她,没想到李祺为人聪明,深会用人,巧施妙计大败义军一战成名,这事给朝廷知道后表奏天子,天子大喜,降诏封她为剿乱副统领,自此,李祺广招天下武林高手,为己所用,这些手下人都尊称她为小爷。

  李祺越是战功卓著,抗清的义军便越是恨她,多次派人刺杀都因寡不敌众反而或是被擒,或是被杀。

  李祺跟随姑父胡安行军打仗原本就是因为好玩,后来荣升副统领之后才知道,当官是非常荣耀的事,那种前呼后拥的感觉让她沉迷,从此一心步入仕途,想成就一番事业。

  姑父胡安曾多次劝她就此收手,说你是女儿身,如果让朝廷知道了,那可是欺君之罪。

  李祺却将自己比做花木兰和穆桂英,说她们可以从军我为什么不行?况且没人知道我是女孩子,我何惧之有?

  胡安劝说无果,只好由她去了,反正她能争能战,立了功也有自己的一份,何乐而不为呢?

  李祺为人机敏聪慧,诡计多端,对付乱党下手极其残忍无情,但凡落在她手里的义军没有几个可以活着逃出来的,除非投降。

  出道之初,军中人见她眉清目秀给她起了个绰号叫“玉面书生”,后来因其手段残忍毒辣,义军叫她“玉面阎罗”。

  李祺刚才远远地看到这位少年只几拳几脚就把她的部下打得人仰马翻好生敬佩,心中就有了想将他收在麾下的想法,于是才示意众人退后,微微一笑说道:“小兄弟好身手,不知小兄弟姓甚名谁?拜哪位高人学艺?”

  少年见来人大自己不过三四岁的样子,却被清兵称之为爷,想必自是有一番本领,见她发问,不慌不忙地答道:“都是看家本领,算不得什么。”

  李祺笑道:“这么低调,小兄弟可否和我比试一番,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看家本领。”

  其实李祺是想借比试之名来试探他的武功深浅。

  少年说道:“看家本领只为看家使用,恕难从命。”说完转身就走。

  李祺哪里肯放他走,一飘身形,人已经欺身到了少年的身后,掌挂风声向他后心袭去。

  少年早有防备,微微一侧身形,躲过这一掌,随后回身出右手二指直指李祺另一只手的手心,李祺忙变掌为爪,抓向少年的双指。少年也不示弱,变指为勾反扣向李祺的手腕,李祺反掌将其挡了出去。

  几个回合下来,李祺不仅深深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自她出道以来,还没遇到过如此强大的对手,她几次狠招都被他巧妙的躲了开去,短时间内又很难看出它的路数,这少年年纪轻轻内力却十分深厚,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此人小小年纪武功就如此深不可测,变化多端,若此人能够收为己用,那可抵千军万马了。又一想,若不能为己所用,投身敌营,那必将是一个劲敌。李祺心中想到这儿就有了降服他的打算,手上招式便越发凶狠起来。

  少年因有师命在身,不敢以武恃强,因此还击不多,只求自保。但看对方步步紧逼心中不免生气,但是生气归生气,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看上去清秀柔弱的一个书生样人,竟然会有如此高深的武功造诣,若能结为好友,平常一起切磋倒也快哉。

  两人打斗急坏了一个人,谁呀?就是刚才让少年代为送东西上嵩山少林的那个年轻人。

  此人其实并没有走远,而是在树林中找了一处隐蔽处藏了起来,听到打斗声便悄悄出来查看,没想到打斗之人正是追杀自己的清狗和自己所托的那位英俊少年。他本以为这帮清狗不会注意一个小小少年,没想到适得其反,要是那件东西落在李祺手中那还了得!

  打斗中又见李祺连出狠招,心中不免为少年捏一把汗。他思考再三决定以身引诱李祺使之放弃那个少年,主意打定,便悄悄地靠近了正走向自己这边的清狗的坐骑,他突然冲将出来,抓住一匹马的缰绳,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他的举动惊动了正在观战的清兵,清兵大叫说道:“小爷快看,乱党在那儿。”

  李祺闻听忙跳出了圈外,说道:“只顾着和你周旋了,差点坏我大事。”

  几名清兵早跃上马背,听到李祺呼了一声“追”便快马加鞭往那年轻人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李祺也跃上了马背,回头对少年说道:“小兄弟武艺不凡,如果愿意,日后可来京城统领府找我,我叫李祺。小兄弟可敢留个名号?”

  她故意说可敢二字其实就是有意激他说出真实名姓,少年也不示弱,回道:嵩山马思明。

  少年知那年轻人本来已经藏好,突然出来夺马而去显然是有意暴露自己来为他解围,知道他交给自己的东西一定比他的命还要珍贵,便不去追赶他们,忙往嵩山少林寺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