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为得君心 再施毒计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105 2019.02.03 06:00

  李复顺还是不太相信柳彦奇会叛变,他说道:“我了解柳旗主,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叛变的。”

  方化成说道:“这可不好说,在这个世上有几个人能抵挡得住高官厚禄的诱惑呢?胡安当年就为一个女人还不是叛变了,出卖了闯王,若不是胡安,闯王岂能败得那么惨?”

  李复顺说道:“你们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但是也不能就立刻认定一定就是柳彦奇出卖了大家,这样吧,我会亲自调查这件事的,再没有结果之前,我希望大家暂时不要公开出去说柳彦奇背叛了组织,一切等调查清楚了再下结论不迟。”

  大家虽然心里认定了就是柳彦奇出卖了大家,但是总舵主已经发了话,也只能暂时不提此事了。

  柳彦奇待统领府处理完了所有的尸体,好不容易挨到了天黑,便迫不及待地来见李复顺,他要当面向他解释清楚,这次的行动,是自己估计不足,遭到了李祺的暗算。

  柳彦奇一露面,不容分说,就遭到了众人的围攻,都说他出卖了“顺义社”,让顺义社损失了三百多个弟兄。

  柳彦奇只是招架并不还手,辩解说道:“我没有出卖顺义社,这次的事情我想一定是有人事先走露了风声,让李祺钻了空子,我们计划得如此周密,如果不是有人走露了风声,李祺他们不可能知道咱们的行动。”

  方化成说道:“你说的没错,肯定是有人走露了风声,我们计划如此周密谁会走露风声呢?今天参与劫狱的兄弟在出发前都不知道今天的任务是什么,他们能走露风声吗?我们几个人差点就把命扔在了统领府,是我们走露了风声吗?真要是有人走露了风声,我看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被李祺的高官厚禄给收买了,被李祺的金银腐蚀了的那个人,这个人贪图高官厚禄,出卖自己的兄弟,真是丧尽天良,这种人必遭天老爷的报应,不得好死。”

  李玉田说道:“我亲耳听见李祺的手下说,这次行动,柳总管功不可没,你还说不是你出卖的兄弟们吗?那你给我们解释解释,李祺手下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柳彦奇说道:“方旗主,李旗主,你们这话说的有点过分了,我柳彦奇真要是出卖了你们,你们还能有机会逃出来吗?”

  李玉田说道:“看看,看看,说实话了吧,今天我们能够死里逃生那是因为我们命大,那是因为天老爷知道那个该死的叛徒还活着,留下我们好找他报仇雪恨。就算你再怎么算计也杀不了我们。”

  柳彦奇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绝非偶然,如果不是咱们的人走露了消息,那就是李祺可能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派人暗中跟踪了我,否则,绝对不会被他拿捏的这么准。我承认,这次行动失败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不是因为我急于把牢里的兄弟们救出来,大家也不会落入到李祺的圈套里,我会就此事负责的。”

  刘百天说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李祺既然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那他为什么没有对你下手?”

  柳彦奇说道:“他没有对我下手很简单,他是想利用我,让我们互相猜忌,让我们自己大乱,然后他好趁火打劫。”

  方化成说道:“只怕是看我们还没有死绝,留着你再次把我们出卖给他吧?”

  柳彦奇怒道:“你,你说话要讲证据,没有证据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李复顺站了起来说道:“好啦,大家都别吵了,柳旗主,毕竟这次计划是你定的,行动失败,我们死了那么多兄弟,无论是不是你出卖的兄弟们,你都难逃其责。既然你说你没有出卖兄弟们,那你就用行动来证明,如果你能亲手杀掉李祺,我们就相信你是清白的,如果你不能杀了李祺,那我也无法帮你开脱。”

  柳彦奇说道:“那好,就算拼着一死我也要杀了李祺,以此来证明我的清白。”

  王佳顺说道:“柳旗主,我们也希望你是清白的,但是,这种清白光靠嘴说是说不清白的,如果你真能杀了李祺,一句话不说,大家也会明白你的清白。柳旗主,能否证明你的清白,就看你怎么做了。”

  柳彦奇说道:“好,我在这里发誓,我一定要手刃李祺,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说完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方化成看着李复顺说道:“总舵主,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李复顺说道:“我还是相信他是忠诚的。可能这次李祺真是从别处得到的消息呢。”

  柳彦奇回到统领府,艾云起迎面走了过来说道:“小爷开夜宴庆祝这次的胜利呢,到处找你也找不到,你这是去哪了?”

  柳彦奇强压住内心的怒火说道:“胜利是你们的胜利,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参与这次行动。”

  说完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祺听说柳彦奇回来了,也猜到了他一定是去见李复顺了,自然不难猜到他此时的心情。她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他就是要让他有嘴也说不清楚,直到他走投无路,心甘情愿的投在自己的麾下。

  像今天这样的事只是个开始,她还要继续的栽赃陷害他,直到他彻底的和顺义社反目成仇。

  同时,李祺心中也知道,柳彦奇必然会恨自己入骨,必将会伺机找自己为他死去的兄弟们报仇,自己也是在以身试险,但是,为了能彻底的俘虏柳彦奇,再大的险她也敢冒。

  李祺吩咐下人送了些吃的给柳彦奇,自己也无心再和大家一起吃酒,独自回房去了。

  柳彦奇自那日起便留心起李祺来,他想寻找个机会对他下手,可是李祺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出出入入都有几个人跟随,柳彦奇本来一个人就没有完全战胜李祺的把握,他身边若再有帮手自己的胜算就更不大了。为了能够稳操胜券,他必须得等候机会。

  方化成他们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柳彦奇就是在演戏,他根本就不想杀了李祺,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打算杀了李祺,说杀李祺不过是掩人耳目,投敌背叛才是真的。

  这让柳彦奇很是苦恼。操之过急自己杀不了李祺不说,自己也同样会有危险,自己死了倒也不所谓,可是,那三百多兄弟的血海深仇自己不能不报,可是迟迟不动手又很难向顺义社的人解释清楚,柳彦奇倍感身心疲惫,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助,他忽然想起了马思明,马思明曾经说过愿意和自己一起对付李祺的,前些日子,马思明因为擒拿鳌拜有功,皇上还赐给了他一把宝刀,若能得到马思明的帮助,自己刺杀李祺便可以有十足的把握了,他决定去找马思明,和他商量商量刺杀李祺的事,可是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马思明已经起身往四川去了。

  就在柳彦奇谋划如何对李祺下手之时,李祺也在谋划着她的下一步。她知道,她给柳彦奇下的药份量还不够重,顺义社还有人相信他是清白的,必须再给他来一剂猛药,让顺义社的人对他完全失去信任,只有这样,柳彦奇才能彻底的离开顺义社,成为自己的人。

  又过了几日,李祺借故支走了柳彦奇,随后点齐人马,直奔顺义社在京城郊外的秘密藏身的地方而去。

  这个地方可是顺义社极为隐秘的藏身地点,除了李复顺和顺义社高层领导,就只有五位旗主知道这个地方了。李祺却带着人偷偷地摸了上来。

  当屋里人感觉情况不对时,李祺的人已经对他们行成了合围之势。

  李复顺说道:“这李祺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养伤,除了我们几个人,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啊。”

  方化成说道:“总舵主,怎么能说没人知道呢?柳彦奇昨天不是还来过这里吗。”

  李复顺说道:“难道柳彦奇真的叛变了?”

  李玉田说道:“那还用说吗?我们几个人谁都没有离开过这里,唯一有可能也有时间给李祺通风报信的只有柳彦奇一个人。”

  王佳顺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冲出去才行。”

  方化成说道:“总舵主,你和他们三人先走,我来断后。”

  李复顺说道:“看外面来人不少,我们又都身上有伤,今天想要脱身恐怕不那么容易了。”

  方化成说道:“大丈夫立世一回,现在死是死,活到百岁也难免是个死,既然难免一死,那何不出去大杀一通,轰轰烈烈地死也算值了。”

  李玉田也说道:“死容易,可是顺义社还有几千名弟兄,我们都死了谁来领导他们对抗清狗,总舵主,一会儿我们几个会全力阻挡住李祺,您伺机冲出包围,顺义社可以没有我们几位旗主,但是绝对不能没有总舵主。我李玉田自从加入顺义社那天起,就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是总舵主脱险后,将来查出来是谁出卖了我们,一定要记得给我们几个报仇雪恨。”

  这时,张奎早就喊得不耐烦了,说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再不出来我们就放火烧房子了。快快出来投降,可以保住你们的小命,如若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啦。”

  李玉田和方化成率先跳出屋外,大声说道:“不客气又能怎样?有种的来和爷爷斗上一百回合。”

  说完话,方化成将手中一杆伸缩枪一抖,直指张奎。

  张奎也不示弱,如意双钩一摆便和他打在了一处。

  方化成手里的这杆可以伸缩枪杆的大铁枪被他舞得呼呼生风,张奎的一对如意双钩也不甘示弱,俩人打得难分难解。

  李玉田、刘百天和艾氏兄弟战在了一处,也是打得难解难分。

  李玉田手中一根镔铁棍仗着一寸长一寸强略占上风。

  刘百天手中一把弯月斩也是用得出神入化,艾云起虽然有一身蛮力,但也占不得半点便宜。

  王佳顺一摆五股托天叉迎向了林文孝。

  林文孝在这些人当中可以说实力最弱,他哪是王佳顺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自己的衣襟就被王佳顺给挑破了一个大口子。

  李祺自是知道林文孝不是王佳顺的对手,便示意田久出战。

  田久本不愿意和林文孝两个人打一个人,便示意林文孝退去,可是林文孝知道,凭借自己的能力,打谁都必败无疑,如今田久出战,自己正好伺机偷袭,这样便也可以立个头功了。

  田久无奈,只好和林文孝两个人合力,一起攻向了王佳顺,王佳顺迎战他们两个人就有些吃不消了,连连几个险招差点被田久的铁爪给抓中。田久的鹰爪功自幼练成,爪力有几百斤,被他抓中,武功好的人也难免重伤,若是平常人必是骨断筋折。

  黄大兴一摆自己的九耳大环刀迎向了最后一个出来的李复顺。

  黄大兴原本和李祺平级,同在胡安帐下听调,这次鳌拜被抓,李祺非但没有被牵连还不降反升,便向姑父胡安要了黄大兴收在了自己的麾下。

  胡安起初见李祺善于谋略,多次剿乱有功心中暗暗高兴,后来见李祺野心大于自己,心中也是处处提防,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次鳌拜事件李祺竟然背着自己独自运作,非但没有受到牵连还升了职,和自己平了级,这让胡安心里十分的不舒服。后来李祺向他要黄大兴,胡安满心不愿意,但又不敢得罪李祺,知道李祺诡计多端,如若不给她,她必将不会善罢甘休,只好忍痛割爱了。

  黄大兴虽然武艺不凡,但和李复顺比将起来,还是略逊三分,十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渐占下风。

  李祺在一旁观战,他身边还有几十员战将没有上场,她在等待时机,等待这几个人都身疲力竭的时候再让这些人出手,便可以一举将他们全部拿下了。

  又打斗片刻,李祺觉得是时候收网了,便将右手举了起来向前一挥,她身边那些如狼似虎的战将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得到这个命令便一拥而上,要将这五人全部砍成肉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