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碧剑金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乌兰生隙 夜贼偷刀

碧剑金刀 狼王传奇 4050 2019.02.05 06:00

  刘小勇说什么也不能相信他一直敬佩敬重的柳旗主会是个叛徒。

  方化成说道:“你要是真的亲眼看见他叛变了,你还能活着吗?”

  李复顺说道:“本来我也不相信他会叛变,可是,我们的藏身地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李祺找的那么准,如果不是他还能有谁?还有京城的其他据点,一一被李祺端了,没有内鬼,李祺绝对不可能掌握的这么详细。”

  刘百天说道:“我们撤出京城后,一路上遇到好几波我们的人,他们说京城我们所有的据点都被李祺给端了,伤亡惨重,只有少数人当时不在据点里才幸免于难逃了出来,我们都在逃亡,只有柳彦奇一个人在京城,不是他还会是谁?如今他可不得了了,听兄弟们传来的消息说,他现在因为剿杀乱匪立了大功,已经被升为剿乱副统领了,代替了李祺原来的职务。”

  刘小勇听到这里不再出声了,沉默片刻恨恨地说道:“别看他柳彦奇救过我的命,如果真的是他叛变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方化成说道:“当务之急是召集我们的人,秘密地潜回到京城,将这个叛徒给杀了。”

  李复顺说道:“暂时不可,一切等调查清楚了在动手也是不迟。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叛徒,但也不能错杀一个义士。”

  方化成说道:“柳彦奇武功高强,我们单人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刘百天说道:“你说的没错,唯一能够将柳彦奇擒住的只有我们的四大护法了。”

  刘小勇说道:“四位护法就在开封,以来多日了,我前天还看见他们了呢,现在应该在别的分舵里。”

  方化成说道:“那可正好,你快快去派人把他们找来,让他们去对付柳彦奇。”

  刘小勇说道:“那好,我这就派人去找。”

  顺义社的各阶层分派如下:总舵主为最大,主管全局。其下是两位掌教,一管人员调度,一管经费钱财。再下边便是四大护法,主管各方事物。护法之下便是直接统领军队的日月五行旗了。五行旗下边便是各地设立的分舵的分舵主了。分舵主下边还有统领和头人等等。

  刘小勇上次被救了出来,因他在李祺的严刑酷打之下誓死也不招供,被破格提拔为了开封分舵的分舵主。

  大家提到的四大护法乃是顺义社的三号人物,武功自是了得,而且都是久经战阵之人。

  当刘小勇的人找到其他分舵的时候,得知四大护法听从北京逃出来的人说是黑龙旗旗主柳彦奇叛变了,才导致他们惨遭毒手的,说总舵主和其他几位旗主现在下落不明,不知道是死是活,这四位生怕总舵主遇害,连夜赶往了京城。

  四位护法进京到底会怎样对待柳彦奇咱先按下不表,再说说马思明这边。

  因为有乌兰图雅主仆的加入,于秀芸对马思明的关心便不好意思表露得太明显,乌兰图雅也因为有于秀芸在场,不好意思和马思明走的过近。这反让刘小翠有了可乘之机,她一个小丫头蛋子可不管那么多,主动接近马思明,哥哥长、哥哥短的叫得比亲哥哥还亲。有时拉着他的胳膊和他亲昵,马思明虽然只当她是小妹妹一样,但也总是难免让于秀芸和乌兰图雅两人心中不快。

  夜晚投住在客栈,马思明趁大家都睡熟了,偷偷地进入到了乌兰图雅的房间,乌兰图雅故意生气不理他,马思明忙上前和她说好听话。

  乌兰图雅哼了一声说道:“少拿好听话哄我,我可不是你的什么好妹妹,那个小翠才是你的好妹妹呢,有她还理我干什么。”

  马思明说道:“你看你,连个小丫头蛋子的醋你也吃,她才多大,她懂什么?”

  乌兰图雅说道:“她都十五了,不是小孩子了,在科尔沁,十二三岁都嫁人了呢。”

  马思明笑道:“那你为啥都十七了还没嫁人啊?是不是科尔沁的男人都不入你的眼啊?”

  乌兰图雅醋醋地说道:“嫁呀,科尔沁的男人各个都是好男儿呢,等我找到师父送还刀谱我就回科尔沁找个男人嫁了,省得在这一天天看人家哥哥妹妹的。”

  马思明微微一笑,然后伸过手去从后面环住了乌兰图雅的腰,说道:“有我在,看谁敢娶你,谁要娶你我就一刀切了他。”

  乌兰图雅假意挣扎道:“你是我什么人你不许我嫁人,我就嫁我就嫁,回去我就嫁,看你有多大本事能阻止得了我。”

  马思明搂紧了她说道:“好了,发这么半天牢骚又吃这么半天的醋了,够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你应该知道呀,她一个小丫头子,我怎么可能对她有那种想法呢。”

  乌兰图雅又说道:“她是个小丫头子我倒是不担心,可是那秀芸姐姐呢?她可不是个小丫头子。”

  马思明说道:“这咋又扯上秀芸姐姐了。”

  乌兰图雅说道:“别当我看不出来,这一路上,秀芸姐姐可关心你呢。”

  马思明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和秀芸姐姐都是一个镖局子里的人,相互关心也是正常。”

  乌兰图雅说道:“我看没那么简单。秀芸姐姐对你的关心绝对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关心,是不是她也喜欢你呀?”

  马思明有心说出他和于秀芸之间婚约的事,又怕乌兰图雅会因此而离自己而去,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乌兰图雅说道:“是不是被我说中了?”

  马思明说道:“什么说中了,没有的事,我怎么什么都没感觉出来呢。”

  乌兰图雅说道:“就怕是你乐得如此,看出来了你也不承认,哼!做男人不能太花心。”

  马思明说道:“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花心了,那好那好,我从明天开始一路上都不和她们说话了行了吧?”

  乌兰图雅挣脱他的手臂说道:“这话说的好没意思,我几时让你不和她们说话了,你这样说好像我心里不能容人似的,你出去你出去。”

  说完话将马思明推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乌兰图雅凭着女人特有的直觉感受得到于秀芸对马思明的那种关心,绝对不是普普通通姐姐弟弟的那种,虽然她们之间说话不多,但是,于秀芸每次说话都带着对他的关心。这种关心她在科尔沁的时候,从母亲那里全都能够看到,这种关心就像是母亲对父亲的那种关心。这种关心让她心里很不舒服。更有刘小翠从中搅和,让乌兰图雅的心好乱好乱。

  马思明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不知道该如何将他和于秀芸的婚约之事和乌兰图雅说。说明了又怎么办?自己能和于秀芸解除婚约吗?于叔叔当年为了救下自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舍了,自己和她的婚约又是母亲定下的,自己岂能轻易的就解除这婚约!如果不解除这段婚约,乌兰图雅就不能嫁自己为妻,自己该怎么办?

  马思明思来想去无法入眠,就在这时,忽听得窗外有极轻微的脚步声靠近,马思明立时屏住了呼吸,侧耳细听。

  脚步声到了自己的窗户外面便停住了,紧跟着就见一根极细小的的竹管子捅破了窗户纸伸了进来,马思明知道有人要对他施用迷烟。忙用身边的一块儿毛巾捂住了口鼻。果然,一缕轻烟被人吹了进来。少卿,传来了几声轻微的敲打窗户的声音,马思明清楚,这是来人在试探屋里的人有没有被迷倒。

  马思明假装没听见,并不出声,他想看看来人到底想干什么。

  外面的人见里面没有反应,以为里面的人已经被自己的迷烟给迷倒了,便轻轻地推开窗户翻身跳了进来。

  那人蹑手蹑脚地来到床前,伸手向马思明的刀摸去。

  马思明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来人是奔着自己的刀来的。

  那人摸到了刀身,想将刀拿走,可是,刀身有一半夹在马思明的胳膊下面,马思明知道他是来偷刀的,因此将刀身夹的很紧。这人抽了几下都没有把刀抽出去,心里仍是不肯罢休,便来搬动马思明的胳膊。他以为马思明被他的迷烟迷倒了呢,所以才敢这么大胆的来搬动马思明的胳膊。

  这时,马思明借势转过头来,瞪着他那双大眼睛看着来人,这着实把来人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了两步。见马思明并未说话,也未起来,以为他是在睁着眼睛睡觉呢,便再次来到床前,伸手刚要再去拿刀,马思明突然开口说话了:“没想到你还挺执着。”

  这句话把那人着实吓得够呛,一连退了数步,直退到了窗户那里。来人也说了一句话:“原来你没有被我迷倒,你可真能装。”

  这时马思明已经起身下了床,刚要说话,那人见情况不妙,抬手打来一把暗器然后翻身出窗而去。

  那人打过来的并非是什么镖、刀、弩箭之类的杀人暗器,而是几颗石子,这几块儿石子岂能伤得到马思明,马思明只一个“燕子翻身”便将这几块儿石子给轻松接在了手里,同时,一式“雏燕出窝”也来到了窗外,借着月色依稀可见那人逃走的身影,马思明便几个起落,追了上去。

  一直追到郊外,那人见甩不掉马思明,便回过身来,双手同时招呼,一连打向马思明数颗石子。

  马思明早有防备,这几颗石子也都被马思明一一接在了手里。

  马思明双足落地说道:“既然敢来偷我的刀,又为何不敢露个脸让我看看你是谁?”

  那人说道:“想看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说完话已经亮出了自己的佩剑。

  马思明说道:“你为什么要来偷我的刀?是谁指使你来的?”

  那人说道:“少废话,打赢了我什么都告诉你,打不赢,那你就给我留下你手中的刀。”

  说完话已经仗剑欺身攻来。

  马思明并未抽刀,而是将刀斜插在了腰间,解下了自己一直带在身边的金丝马鞭。

  此人武功也甚了得,马思明和他打了几十个回合未分胜负。

  二人虽然斗了几十个回合,但都只是切磋一般,谁都没有痛下狠招,都没有想要对方性命的意思。

  那人忽然跳出圈外说道:“都说你的刀是把宝刀,你为什么不用你的刀?”

  马思明说道:“此刀乃是宝刀,一般兵器遇到它必被其所伤,你也是练武之人,必是对自己的兵器特别珍爱,马某不想伤了你的兵器。”

  那人说道:“对一个要偷你刀的人还存有仁心,这倒是少见。”

  马思明说道:“你只是要偷我的刀而已,并未想要我的性命,我没有理由要对你生出恶心。”

  那人哈哈笑道:“其实我就是想见识见识这把宝刀,江湖传闻失踪十几年的宝刀‘金光刀’再次出世,我倾慕已久,想一睹它的风采。”

  马思明说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这把刀就是金光刀呢?”

  江湖早就传言金光刀落在了扬威镖局的一位姓马的镖师手里了,我前两日外出归来在路上正好碰到扬威镖局的镖车,我便留心靠近打探,我亲耳听见有个小姑娘叫你思明哥哥,因此我断定你就是那传说中一刀结果了东洋武士,又用宝刀力破鳌拜金丝铠甲的马思明了。

  马思明这时才回想起来,这两日有个骑红马的青年人,一直尾随着自己的队伍,开始于秀芸还以为是哪路山贼派来的探子呢,让大家多加提防,没想到竟是奔自己的宝刀而来。

  马思明说道:“原来是你,我想起来了,你可是跟了我们有两三日了。”

  那人这时摘下面巾说道:“没错。在下是前面离此不远的‘圣泉山庄’的少庄主,因慕名宝刀已久,一时好奇心起,只想借来一见。”

  马思明笑道:“有你这么借东西的吗?”

  那人说道:“看来你我势均力敌,你又不肯出刀,我这好奇心真的无法得到满足了。”

  马思明说道:“阁下若真心想一睹此刀的风采,我便借你看上一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